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783章 破床胜没床

时间:2017-12-20作者:常山赵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涛涛冲到钻井队驻地后,就开始寻找铁皮房子。

    他看着周围的铁皮房子,心说,到底哪个是钻井队安排给固井队住宿的呢?

    经验告诉涛涛,一般哪个房子最破最烂,那么哪个房子,就是钻井队留给大家住宿的。

    果然,涛涛凭借着经验,很快就找到了大家住宿的那两个铁皮房子。

    可是,让涛涛失望的是,两个铁皮房子里面,一共只有十四张床,竟然全部住满了人。

    第一个房间里面,睡着工程车司机老马,操作工陈朝朝,操作工郭虎林,水泥头工李世民,供水工张彩斌,下灰工杨六生,供水车司机张军。

    另外一个房间里面,睡的全部都是灰罐车司机。

    涛涛郁闷的坐在房间的角落里面。

    他嘴里叹了口气,说:“哎,他娘的,又没有睡觉的床位了,难道钻井队,就不能多给固井队员工几张床,让每个人都有床位睡觉吗?”

    发泄完牢骚,涛涛心说,今天晚上,又得坐在墙角,凑合一晚上了。

    涛涛蜷缩在墙角,在内心里面告诉自己,今天晚上是难得的一个不干活的晚上,自己一定要把握机会,好好的睡上几个小时,让自己头晕目眩的这个亚健康状态,尽快恢复过来。

    于是,涛涛靠着墙,坐在冰冷的地板上。

    他靠着冰凉的墙壁,就开始睡觉。

    他的脑海里面数着羊:一只,两只,三只……

    可是,还没等涛涛数到一百只羊,刘志勇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他在电话里面问涛涛,说:”涛涛,我刚才过来,怎么没有见你进来,你在哪里睡着呢?”

    虽然涛涛心里,还有点抱怨刘志勇的这个电话,影响自己的睡眠时间。

    但是,他还是接起了刘志勇的电话。

    他说:“我在左边那个房子睡着呢。”

    刘志勇问:“有床位吗?”

    涛涛说:“没有,我在墙角坐着睡觉呢。”

    闻言,刘志勇直叹气。

    他说:“怪不得你一天满脸倦意,头也晕的很,原来是因为你没睡好啊。

    你过来,我这里有床位。”

    听到刘志勇那里有床位,涛涛高兴极了。

    他说:“志勇,你在哪个房间,我这会就过来找你。”

    刘志勇小声的在电话里面,说:“我在伙房呢。”

    听到刘志勇在伙房,涛涛立马冲了过去。

    当涛涛冲进伙房的时候,果然看到了两张床。

    一张刘志勇睡着,而另外一张空着。

    刘志勇指了指旁边那张床,说:“厨师打麻将去了,今天晚上不回来睡,你就睡他床上吧。”

    涛涛看到眼前的床,不仅干净,而且还有厚厚的床垫子和被子,他激动的说:“志勇哥,真是太感谢你了啊。”

    话毕,涛涛就跳到了床上。

    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这些年固井的过程中,涛涛几乎把什么床,都睡过。

    有被子,没有褥子的干板床。

    中间破了一个洞,漏风的木板床。

    床单和被罩脏到几十年没有洗过的床。

    床单上有老鼠屎的床。

    床下面是狗窝的床……

    虽然刚开始的时候,涛涛还接受不了这样恶劣的工作环境。

    但是随着工作的进展,他已经能够适应各种不同的床了。

    并且涛涛觉得,破床胜没床。

    虽然床破,虽然床脏,但是也比坐在墙角,蜷缩着睡觉强百倍。

    涛涛脱了衣服,躺在舒服的床上。

    他盖上厚实的被子后,感觉幸福的难以言表。

    可是,当涛涛闭住眼睛,准备数羊睡觉的时候,他却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这间房子里面,虽然床很好,但是手机却没有信号。

    涛涛郁闷了,他把手机放到头边上。

    他心想,这么好的房间,要是手机能有信号,那该多好啊。

    这样,如果半夜干活的话,至少能接到师傅的电话。

    否则,一定被骂死。

    涛涛很瞌睡,并且十分的瞌睡。

    可是,他却又不敢睡。

    他生怕一旦睡着,手机没有信号,接不到师傅干活的电话,自己可就完蛋了。

    于是,涛涛便闭住眼睛,眯上个十分钟,或者二十分钟,然后拿着手机,跑到外面去,站在有信号的地方,看看手机里面,有没有师傅的未接来电。

    当他看到手机里面,没有师傅的未接来电,涛涛又回到房子里面,继续睡个十分钟,二十分钟,再出去看手机。

    如此往复循环,涛涛折腾了半晚上。

    刘志勇虽然瞌睡,但是他也被涛涛的出出进进,给折腾的没睡好。

    刘志勇听到门咯吱响了一声,他知道,涛涛又从外面进来了。

    他叹了口气,说:”涛涛,你女朋友这么晚了,还给你打电话啊?“

    涛涛看到手机里面,没有师傅通知干活的未接来电,他又钻进了被窝。

    他看到自己,把刘志勇给吵醒了,涛涛不好意思的说:“志勇,真不好意思,我进进出出的,影响你休息了。”

    刘志勇叹了口气,翻了个身子,说:“涛涛,我知道恋爱固然重要,但是你晚上,也得睡好觉啊。”

    闻言,涛涛尴尬至极。

    他说:“志勇,我是在看我师傅周占河,有没有给我打电话。”

    听到涛涛是在看周占河的电话,而不是看女朋友的电话,刘志勇大跌眼镜。

    他说:“涛涛,如果周占河通知咱们干活的话,他就是打不通你的电话,也会打我的电话啊。

    你何必这么跑出来,跑进去呢?”

    闻言,涛涛不好意思的说:“志勇,你的手机有信号吗?”

    闻言,志勇把手机从口袋里面掏了出来。

    他看到自己的手机也没有信号,便说:“涛涛,就算手机打不通,他肯定也会派一个人,专门过来喊咱们的。”

    涛涛担心的说:“可是,并没有人知道咱们两人,在伙房里面睡觉啊?

    要是干活的时候,我师傅找不到我,我可定要被骂死了。”

    刘志勇看到涛涛害怕的样子,便安慰他说:“哎,你这个孩子,真是老实啊,就算他们不知道咱们住在伙房里面,但是人家不会在院子里面喊叫咱们的名字啊?

    你就别担心了,好好睡觉吧。”

    话毕,刘志勇看了看时间,已经凌晨两点了。

    涛涛叹了一口气。

    他趟了下去,说:“算了,我豁出去了,哪怕明天被周占河给骂死,今天晚上这个觉,我还得跌踏实的睡,因为我实在累的不行了。”

    话毕,涛涛就趟了下去。

    虽然涛涛嘴里那么说,但是他的心里,还是担心师傅干活找不到自己。

    就这样,涛涛一个晚上都没有睡好。

    前半夜,他是一会出去,一会进来。

    后半夜,他虽然在床上躺着,但是他的耳朵,却始终警惕着。

    他一晚上都在担心,师傅在院子里面吼叫自己的名字,而自己没有听见。

    第二天早晨八点的时候,李世民在院子里面喊叫着涛涛的名字。

    听到有人喊叫自己,涛涛紧张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打开门,朝着李世民喊道:“我们在这儿呢。”

    李世民已经换好了脏工衣。

    他带着安全帽,说:“涛涛,固井了。”

    闻言,涛涛点了点头,便回到房间,开始穿衣服。

    刘志勇看着涛涛慌慌张张的样子,他说:“涛涛,你慢慢穿,着急什么?”

    涛涛三下五除二的,就穿好了衣服。

    他说:“咱们得快点,不然迟到了,我师傅肯定会臭骂我的。”

    显然,涛涛已经被周占河给骂怕了。

    他甚至在内心里面,已经产生了这方面的阴影。

    相比涛涛的着急,刘志勇一点也不着急。

    他说:“涛涛,我告诉你,你师傅为啥这段时间,总是骂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