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780章 沙漠的荒凉,心情的凄凉

时间:2017-12-19作者:常山赵龙

    听到涛涛问自己转岗的问题,强摇摇头,:“我只知道钻井队在转岗,至于固井队,我并不清楚啊?”话毕,强提醒涛涛,:“你最好去问问你们领导啊,要是能转岗的话,我在采油队等你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闻言,涛涛内心里面澎湃着。他:“好的,谢谢你,强,给我提供这么重要的信息,我现在就打电话问一下我们领导。如果能转岗的话,我一定去采油队找你。强,再次感谢你。”听到涛涛一连感谢了自己好几遍,他:“涛涛,你别那么客气,你不也帮过我吗?你忘记当年未央湖双选会的时候,你给正在内蒙古苏里格沙漠里面当钻工的我打电话,让我回来报名参加双选会,重新择业的事情了吗?虽然当时,我没有听你的话,错过了一次绝佳的去采油的机会。而且,那次以后,我以为我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去采油了。可是,我没有想到的是,现在,机会又来了。真是感谢命运的垂青啊。”提起三年前那次双选会,永远都是涛涛心中的痛。如果自己听了母亲的建议,不要去钻进,而是去采油的话,自己的身份,也不会是现在的临时工。如果那次双选会选择正确的话,自己也不会这样来回的折腾。涛涛在钻井队上,一年的时间,他从40656a钻井队,跑到40649钻井队。接着,他又从40649钻井队,跑到40567钻井队。最后,他又来到了固井队。这一路折腾下来的结果是,涛涛刚熟悉了一个行业,掌握了一个行业里面的技术,又得转业,重新面对新的行业,新的技术。不得已,他工作这几年,他总是重新开始学习,重新开始积累。另外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一方面,涛涛这样跑来跑去,基本没有挣到什么钱。和涛涛一起参加工作的樊伟,上了水电厂,三年半下来,挣了不下十八万。而同样工作了三年半的涛涛,可是连十万都没有,差距简直不是一点半点的大。挂了强的电话,涛涛就打通了杨队的电话。此时正是中午,杨队正在睡午觉。他很不情愿的接起了涛涛的电话,:“崔涛,怎么了,你又要回家?”涛涛每次请假轮休,基本都是趁着午休的时间,给杨队打电话。因为这个点上的杨队,正瞌睡的要命,也懒得给涛涛拖后休假的时间,便会一口答应涛涛,然后继续睡觉。所以,当杨队接起涛涛的电话后,他的第一反应,便是难道涛涛又要请假。涛涛尴尬的:“杨队,我打电话,想问问你,咱们固井队,有转岗的名额吗?”听到涛涛又在午休的时候骚扰自己,杨队气愤的:“没有。”话毕,就一把挂了电话。吃了杨队的闭门羹,涛涛又把电话,给卫国打了过去。此时的卫国,正在宿舍里面,和舍友张九州下棋。高沟口这段时间,固井的任务不是很重,卫国难得休息了几。卫国一步棋,将死了张九州。他正高兴的手舞足蹈,就接到了涛涛的电话。当年涛涛在钻井队工作的时候,每当涛涛打回来电话,卫国的心,就都要紧绷一下。因为他特别担心,是涛涛受伤的坏消息。现在,到了固井队,每当涛涛打过来电话的时候,卫国明显没有那么紧张了。他接起了电话,高兴的:“涛涛,怎么了?”显然,卫国仍旧沉寂在下棋将死张九州的喜悦当中。涛涛赶忙告诉卫国,:“爸爸,强给我打电话,钻井队已经开始往采油转岗了,并且,强已经转到采油队上班了呢。”听到转岗,一向消息闭塞的卫国也是惊讶。他:“还有这种事情?”涛涛赶紧解释,:“强了,凡事女工,身体不好的男工,或者是有意向去钻井队的男工,都有机会转岗上采油队呢。”卫国马上从下棋胜利的喜悦中平静了下来。他对涛涛,:“涛涛,你先等一下,我问问你张九州叔叔。”虽然卫国一直信息闭塞,但是由于他和万事通张九州,住在一个宿舍,所以卫国也基本没有错过什么特别重要的信息。卫国放下电话,就询问张九州,:“九州,最近钻井队在转岗,你知道吗?”张九州比卫国十岁左右,他也是长庆石油学校毕业的中专生。按道理,张九州也应该从事技术工作。可是,由于他的身体不好,所以便留在了单位搞资料,写文章。张九州任然研究着,刚才下棋失败的原因。他告诉卫国,:“钻进队年后,总共转了两批人呢,难道你不知道啊?”卫国认真的摇摇头,:“我真的不知道。”张九州:“由于钻井队是特殊工种,并且工作及其辛苦,所以,便把女工和身体不好的男工,转岗到采油队了。”听到转岗的信息确凿,卫国赶紧问张九州,:“那固井队往采油队,转岗了没有?”张九州突然笑了出来,他:“固井队比采油好啊,傻子才离开固井去采油呢。”卫国知道,相比采油来,固井的收入更高一点。他:“我知道采油没有咱们固井好,但是我儿子在固井队是临时工啊。我想,如果咱们固井队,也有转岗名额的话,我想把我儿子,给转到采油上去,不定还能转成了正式工呢。”张九州摇摇头,:“临时工给转成正式工,你的想法,也太真了吧?就是钻井队上转岗的时候,也只是转的正式工,临时工根本没有机会。”卫国明白了,他:“九州,那你意思是,转岗这个东西,也只针对的是正式工而已?”张九州点点头,:“那肯定了。”话毕,张九州找到了自己输棋的原因,他:“卫国,咱们再来一局,我一定杀的你片甲不留。”卫国一边摆棋,一边拿起电话,他给涛涛:“涛涛,你九州叔刚才……“卫国的话还没有完,涛涛就声音低沉的在电话里面:”老爸,你刚才和九州叔的对话,我已经听到了。我知道了,你不用给我了。”卫国听着涛涛的话声音,他知道儿子心情不好。他叹了口气,心,难道自己的儿子,真的要在固井队,干一辈子临时工吗?涛涛挂了电话。他坐在沙丘上,看着沙漠里面的荒凉,心情也随之变的凄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