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766章 反唇相讥

时间:2017-12-16作者:常山赵龙

    冬梅已经有好一段时间,没有联系红霞了。

    不仅是因为红霞说话不算数,放了自己鸽子,更是因为她晃悠了自己的儿子涛涛。

    不过现在,一转眼两年过去了,冬梅也释怀了。

    从冬梅认识红霞的时候,红霞就一直穿的很时尚,当她来到省城之后,她就打扮的更加时尚了。

    虽然红霞只比冬梅小三岁,但是今年也四十七了。

    说好的时间,冬梅和王雪娥,已经在六楼等待了。

    红霞一进门,劈头盖脸的就说道:“哎,你们两个,一个女儿进了单位开始培训了,一个儿子保送了研究生,剩下我们家李毛还飘着,我真是着急啊。”

    冬梅看到进门的红霞,不仅穿的性感,更是画了很浓的妆。

    她想笑不想笑的安慰红霞,说:“招工这个事情,你不能着急啊。”

    王雪娥还有点适应不了红霞的浓妆,她和冬梅从年轻的时候就一直是素颜,几乎从来没有化过妆。

    她看着眼前的红霞,说:“红霞,你怎么把嘴画的这么红,好像喝了血一样。”

    红霞穿着低胸的衣服,她说:“哎,我这也是心里着急吗,整天坐立不安,心慌的不行,更自卑的不行,把自己画一下,出门的时候,还能增加点自信。

    冬梅听着红霞的症状有点像更年期综合症,她说:“红霞,你是不是感觉自己,出现了一系列生理和心理的变化,比如焦虑,抑郁,和睡眠障碍等等。”

    闻言,红霞深有感触的说:“冬梅,怪不得我们是几十年的好姐妹了,你真是太了解我了,对了,难道你也有过这种感受吗?”

    冬梅呵呵笑着说:“你这是更年期综合症,凡是女人,都要在四十六岁到五十岁之间经历呢。”

    红霞虽然时尚,虽然喜欢打扮自己,但是她知识匮乏,懂得东西非常的少。

    她惊讶的说:“什么是更年期综合症啊?”

    冬梅给红霞解释了一遍,然后告诉她说:“我今年刚好五十了,算是更年期综合症最后一年了,所以感觉能好点。

    像你和王雪娥这个年龄,一定要注意调理自己,不然总想着寻短见。”

    闻言,红霞感触很深的说:“冬梅,你说的太对了,你是不知道,这段时间,因为李毛招工这个事情,还有她和许军婚姻这个事情,简直把我给急坏了呢。”

    听到李毛年纪小小,红霞竟然已经为她婚姻的事情操心了,王雪娥开玩笑的说:“怎么,李毛要出嫁了吗?”

    红霞摇摇头,她表情尴尬的说:“出嫁什么啊,她谈的那个对象,我现在有点不同意了。”

    冬梅知道李毛在高中的时候,就和班级里面一个叫做许军的男孩谈上了对象。

    而且,那个男孩是班级里面学习数一数二好的孩子,大学也考的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大学。

    冬梅不明白的说:“红霞,许军不是学习好,大学也好吗,那么优秀的孩子,你怎么能不同意他和你家李毛在一起呢?”

    红霞给冬梅抱怨说:“哎,学习好,大学好,并不等于工作好啊。

    许军自从大学毕业了之后,就一直在家待业呢。

    前段时间,李毛过来求他爸爸,让他爸爸给许军找一个工作……”

    听到好大学的毕业生都找不到工作,王雪娥突然担心起了大儿子王鹏。

    她说:“许军好大学毕业的,都找不到工作啊,那我干脆把王鹏叫回来,让他招工上班算了,不然等到研究生毕业了,也没有工作,那不是完蛋了吗?”

    红霞赶紧打住了王雪娥,说:“许军学的是文科,他哪里能和学理科的王鹏比呢,你可千万不要让王鹏回来,王鹏学的那专业,是热门专业,将来毕业了之后,随便就进研究院了呢。”

    听到许军学的是文科,王雪娥放下了心,她说:“原来是文科啊,我就说呢。”

    冬梅则非常关心李建军给许军找的工作,她问红霞说:“你们家李建军,给许军找了个什么工作啊?”

    红霞心情低落的说:“许军既不是油田子弟,也学习的不是石油工程专业,还能给他找个什么工作,暂时在监督站,给他谋了一份临时工的活,让他先干着呗。”

    听到许军竟然在监督站干临时工,冬梅瞬间明白了红霞,为什么不同意这桩婚事了。

    不过,冬梅还是安慰红霞,说:“红霞啊,你先不要想的太极端,说不定许军干上几年临时工,就转正了呢。”

    红霞则一把将许军给拍死,她说:“能转什么正啊,就他一个月挣的那一千五百块钱,将来怎么养活李毛和孩子?”

    王雪娥也安慰红霞,说:“李毛不是暂时还没有招工吗,等她招工了,两个人上班,一个正式工,一个临时工,随便把家庭给养活了呢。”

    红霞不高兴的说:“夫妻两人,女人家是正式工,男人家是临时工,你觉得合适吗?

    许军总不能吃软饭吧?”

    话毕,红霞气的咬牙切齿。

    听到红霞转不过弯来,冬梅好想继续安慰红霞。

    突然,红霞却又打起了涛涛的注意。

    她看着冬梅,突然一笑,说:“冬梅,实在不行,你让涛涛去追李毛得了。

    不然,我真怕李毛和许军继续发展下去,两人会结婚呢。”

    听到红霞又要把李毛说给涛涛,冬梅当即心想,既然已经吃过红霞的亏,上过红霞的当了,那这次,坚决不能把红霞的话当做一回事儿,更不能同意红霞。

    冬梅直接说道:“红霞啊,当年李晶上不了一中,我帮你给李晶在一中报名的时候,你当着李晶,涛涛和我的面,信誓旦旦的让李晶将来一定嫁给涛涛……

    大学的时候,我陪着你去给李晶报名上学,你又发自肺腑的告诉李晶,将来一定要嫁给涛涛……

    前几年,我帮你买房的时候,你还是一本正经的说,要把李晶说给涛涛……

    可是最后呢,李晶刚一上采油队,你就新高彩烈的告诉我说,李晶在采油队,不仅有人追,而且还是大学生呢……

    所以我说,你根本不把子曾经许下的承诺当一回事儿……

    所以这次,无论你怎么说,我也不会同意,让涛涛去追李毛的……”

    红霞听着冬梅的话,她尴尬至极,额头上留着冷汗,心里更是感觉愧疚的不行。

    没错,她确实说过,让李晶将来嫁给涛涛,而且是不止一次的说过,但是最后,她还是将自己说过的一切,都当做了儿戏,更是给冬梅热切的期盼,浇足了冷水。

    冬梅看到自己把红霞给说的不好意思了,她安慰红霞,说:“红霞,我说这些话,你也别往心里去,因为我说的都是事实,

    再个,你不是嫌弃临时工吗,涛涛在固井上干的,就是临时工……

    我怕你刚踢跑了许军那个临时工,又遇见涛涛这个临时工,那你岂不是得不偿失了……”

    闻言,红霞猛的转过头来,他看着冬梅,不可思议的说:“涛涛这孩子,从小就学习好,人也乖,怎么搞到现在,成了临时工了呢,我不相信。”风是叶的涟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