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751章 恒心打动冰心

时间:2017-12-10作者:常山赵龙

    转眼七天假期就结束了。

    在这短短的七天假期里面,涛涛既有收获,也有失落。

    收获的是,他真的遇到了自己的梦中情人,或者说是理想中女孩的类型。

    失落的是,女孩并没有直接答应自己的表白。

    涛涛在内心里面鼓励自己,爱情本来就是得来不易,继续坚持吧,看自己的恒心,能不能打动蕾蕾的冰心。

    从省城到定边,涛涛足足坐了七个小时的大巴。

    当涛涛风尘仆仆的抵达宿舍的时候,却发现刘星在收拾东西。

    李世民和袁璐则失落的坐在一边。

    由于路途遥远,涛涛只背了一个小书包。

    相比省城的炎热,定边的宿舍里面,异常的凉快。

    涛涛看着正在收拾东西的刘星,好奇的问他说:“刘星,你到假了,准备回家?”

    李世民看到涛涛回来了,和他打了个招呼,说:“刘星不干了。”

    闻言,涛涛楞了一下,他没有想到,刘星竟然不干了。

    他冲到了刘星的跟前,认真的对他说:“刘星,固井其实一点都不苦,在油田上来说,固井还是好单位呢。”

    刘星已经把皮箱装好了。

    他看了一眼涛涛,说:“苦,其实只是一方面,最主要的是,咱们签的合同是长兴工,只是个临时工而已。”

    涛涛知道长兴工,它属于劳务派遣的一种。

    长兴工其实说白了,就是临时工。

    涛涛不相信的说:“刘星,你有没有搞错,咱们可是单位,从学校里面招收来的操作工啊,当初单位不是承诺和咱们签合同制b的吗?怎么可能是长兴工呢?”

    袁璐冷哼了一声,他在旁边说:“本来单位是要和咱们签合同制b的,但是当咱们的合同到了sc石油管理局之后,咱们的劳动合同就被打了回来。”

    涛涛知道,长庆油田已经于去年的时候分家了。

    其中,长庆石油勘探局和四川石油管理局合并,成立川庆钻探。

    油田公司独立出来,成为了长庆油田。

    而涛涛所在的固井公司,正是属于川庆钻探。

    涛涛询问袁璐,说:“难道川庆钻探总部不承认咱们的合同?”

    袁璐说:“咱们这边的用工形式有好多种,什么合同化,合同制a,合同制b,劳务工,长兴工,三七工,为民工等等,可是人家sc石油管理局,也就是两个工种,不是正式工,就是临时工。

    所以,按照人家的规定,既然咱们的合同不是合同化,那么就是临时工。

    所以,我们现在成了临时工了……”

    听着袁璐的解释,涛涛不敢相信,自己跑来跑去,没想到最后竟然跑成了一名临时工?

    李世民在旁边抱怨,说:“我原先在机械厂的时候,就是临时工,我本来想着来固井,还能混个合同制b,可是现在看来,我是在做美梦了啊。”

    涛涛虽然接受不了临时工这个身份,但是他并没有过激到辞职这个程度。

    他劝说刘星,道:“刘星,你先别走,要不,你先等一等,看我们的工种,还会不会转正?”

    刘星已经心灰意冷了,他说:“涛涛,你是石油子弟,你还有机会,像我们这种从地方上招聘进来的操作工,恐怕机会很少了。

    算了,我还是回老家另谋出路吧。”

    涛涛知道刘星老家是洛阳人,他说:“虽然我们现在是临时工,可是我们毕竟还有一份旱涝保收的工作,你如果回洛阳的话,工作并没有那么好找的。”

    刘星在交通职业技术学院的时候,学习的是汽车销售与维修,他很有抱负的说:“我准备回我们老家,然后去市里的4s店卖车呢。”

    听到刘星要去卖车,涛涛也不知道该不该劝他。

    刘星和涛涛一样,属于那种学习型的孩子。

    他们的动手能力很差,而且性格腼腆,和周围的大老粗们,根本相处不到一起。

    他说:“涛涛,李世民,袁璐,我走了,你们好好干,不要学我。”

    说着,刘星就提着皮箱朝门口走去。

    送走了刘星之后,涛涛陷入了深深的恐惧当中。

    他心想,如果自己以这个临时工的身份,继续在固井干下去的话,不仅一点前途没有,甚至还面临随时被解雇的可能。

    那时,企业还没实行同工同酬的政策。

    所以,像涛涛这样的临时工,虽然每天和正式工们干一样的活,但是拿的报酬,却只有正式工们的三分之一,甚至更少。

    月底,当涛涛拿着一千五百块钱的工资,三百块钱的奖金,六百块钱差费的时候,他心里很是凄凉。

    同样和自己在一起干活的贺小东,仅仅因为他是正式工,他的奖金,就要比涛涛高出四倍之多。

    而且,每当单位发季度奖,或者上产奖的时候,涛涛他们这些临时工,不是没有,就是仅仅能拿到正式工的四分之一,甚至更少。

    至于购物卡,劳保等等福利待遇,像涛涛,李世民,袁璐这些临时工,根本就没有。

    虽然固井上的工作,有时候也是快乐的,但是每当发钱的时候,涛涛就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

    他最怕身边的人在一起讨论收入,因为自己的收入,永远是最低,最少的。

    涛涛粗略的算了一下,照这个样子下去,自己今年一年,可能连个两万块钱都挣不下。

    他看看和自己干一样活的贺小东,一年下来竟能挣个六七万块钱,他真是羡慕嫉妒。

    他再想想,自己二十五岁的年龄,可能马上就要面临结婚和要孝。

    可是现在,以自己临时工的身份,以及每个月就这么点的收入,怎么能养活老婆和孩子?

    涛涛感觉很迷茫,同时也很害怕。

    ……

    涛涛自从和蕾蕾开始处对象之后,他每天晚上会准时准点给她打一个电话。

    可是今天晚上,当涛涛打电话之前,他却感觉自己实在没有自信和蕾蕾聊天了。

    他感觉像蕾蕾这么漂亮,气质,集各种优点于一身的女孩,怎么会看上自己?

    即使她看上自己,要是她跟了自己这个穷光蛋的话,可能要吃一辈子苦,受一辈子罪。

    又或者,自己根本就配不上人家蕾蕾。

    涛涛甚至在心里自嘲,虽然你喜欢人家,但是你配不上人家,既然如此,你又何必浪费电话费,又何必耽误人家女孩的前程呢?

    于是,涛涛给蕾蕾打电话的频率,便降到了三四天一个电话,或者一个礼拜一个电话。

    涛涛自从知道了自己临时工这个身份后,他就一直瞒着母亲。

    他怕母亲知道自己的工种后,会很伤心,会很难过,毕竟母亲已经为自己操碎了心。

    何况,母亲身体还不好,既有冠心病,还有糖尿病。

    可是,天底下毕竟没有不透风的墙,冬梅还是知道了涛涛的工种。

    她直接把电话给涛涛打了过来。

    当涛涛看到是母亲的电话,他像往常一样,接起了母亲的电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