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741章 李世民

时间:2017-12-07作者:常山赵龙

    这,涛涛慵懒的躺在床上,像往常一样,等待上课学习的时间。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突然,一个穿着时尚毛衣,紧身牛仔裤,斜挎着包的年轻人走了进来。年轻人进来后,马上从口袋掏出烟,给涛涛发着烟,:“大哥,抽烟。”涛涛不抽烟,他拒绝了眼前年轻的人的烟。他:“谢谢,我不抽烟。”看到涛涛不抽烟,他又从书包里面拿出了易拉罐可乐,递给涛涛:“师傅,喝饮料。”涛涛虽然不抽烟,可是他喜欢喝可乐。涛涛接过可乐,笑着:“谢谢你。”年轻人环视了窑洞一周,失望至极的:“人人都夸的固井队好,可是,怎么生活条件这么艰苦啊,职工的宿舍竟然是窑洞?”涛涛并没有感觉窑洞有多么的不好,至少比钻井队上狭的野营房要好很多。涛涛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发现他的眼睛出奇的大,而嘴巴永远都是半张开着,好像氧气永远不够用一样。涛涛:“窑洞其实还挺好的,不但不冷,而且还住着舒适。”年轻人鼻子很高,很像外国人的鼻子,非常的直,非常的挺。他:“我在机械厂上班的时候,都住的是标准的职工宿舍,不但是两人间,而且还带卫生间,并且能洗澡,可是在这个窑洞里面,我要去哪里上厕所,在哪里洗澡啊?”涛涛看着眼前的年轻人想笑,他:“有这么好的窑洞住,就不错了,你竟然还要求这么高,你是新来的吗?”年轻人把书包扔到炕上,:“怎么固井队的职工宿舍连床都不够,难道我要住炕吗?”抱怨了半条件不好的年轻人,坐在炕上,:“我叫李世民,我是从机械厂调过来的。”听到眼前的年轻人和自己一样,都是刚分过来的,涛涛瞬间对他有了好感,毕竟他也算是大家一起奋斗的同事了。涛涛:“你的名字好霸气,我是崔涛,认识你很高兴。”李世民把自己的铺盖,在炕上铺开之后,然后躺在炕上,:“我该不会以后,要在条件这么差的地方,生活吧?”涛涛想不明白,李世民为什么要一直抱怨。相比李世民的抱怨,涛涛对眼前的生活条件,已经很满足,他感觉已经很幸福了,至少厕所就在院子里面,不像钻井队上一样,为了上个厕所,还要跑一千多米的距离。至少院子里面就有自来水,不像钻井队上一样,时不时的断水,只能在附近的沙漠里面打井,吃那种又苦又涩的水。至少每下午吃了饭之后,还可以回到宿舍,想休息就休息,想上厕所就上厕所,不像钻井队一样,每吃了饭之后,就要开始开会,一开就是几个时,憋的人连厕所都没法上。李世民在床上躺了一会之后,他突然一个猛子跳了起来。他气愤的:“不行,我得去找杨队,让他给我们提高生活质量,不然我就和他没完。”话毕,李世民就怒气冲冲的出了窑洞,直奔杨队的办公室。涛涛看着新来的李世民,竟然还跟队长叫板,他半没有反应过来。在钻井队上,一个队的队长,简直就是土皇帝,不要和队长叫板了,就是和队长话的时候声音大了,都要挨骂。李世民出去后,不一会就回来了。进了门的李世民,哈哈大笑着:“涛涛,咱们明就可以上井干活了。”听到明就可以上井干活了,涛涛既紧张又激动。他:“李世民,杨队不是,咱们先要在中队里面,接受为时一个月的学习和培训吗,怎么突然明就要上井干活了啊?”李世民笑着:“我告诉杨队,我们的住宿条件太差了,如果不给我们改善,我们就罢工,所以杨队答应,让我们去姬塬的固井基地生活了。”听到李世民竟然用罢工来威胁杨队,涛涛简直惊呆了。他:“李世民,你太牛了,实话,我真心佩服你。”李世民自信的拍拍胸脯,:“反正在这呆着,也没钱,还不如上井干活,咱们还能挣差费。”在固井上工作,如果不上井,只呆在基地的话,只能挣最基本的工资和奖金,而不能挣差费。固井队规定,干一口井,操作工能挣到三十块钱左右的差费。而有时候,一能干三口井,就能收入一百多块钱。因为要上井,所以杨队很快把涛涛,李世民,刘星,袁璐给分配了下去。涛涛和刘星,分到了固井工程车上,当固井操作工。而袁璐则被分配到了供水车上当供水工。李世民则被分配去当水泥头工,算是古井上最辛苦的工作了吧。和涛涛签师徒合同的是一个三十五岁的男人,他是固井工程车的司机,既会开车,也会固井。一辆固井车上,配属三个人,一个司机,两个操作工。周占河是司机,涛涛和张立军是操作工。从此后,涛涛就被固定到了这辆工程车上。他每的生活,就是跟着师傅周占河,师哥张立军干活。而每干的活,就是漫山遍野的跑着固井。每当固井的时候,就是一个大型作业。两辆固井车工程车是主力,负责把固井水泥打入井下,封住油层,水层等等。一辆供水车,四到五辆灰罐车,配合固井工程车工作,差不多用一个时左右,就能完成一口井的任务。虽然第一次上井干活,就是晚上,但是涛涛在钻井队上,早就习惯了晚上干活。所以,面对晚上的固井,涛涛没有感觉有多么的恐怖。可是,相比涛涛,从来没有上过夜班的李世民惊呆了。他看着涛涛,:“涛涛,固井队怎么晚上还要干活,难道不睡觉吗?”涛涛在钻井队上的时候,就见过固井队上来固井,所以他再熟悉不过钻井队的套路了。涛涛告诉李世民,:“李世民,你不懂啊。固井队是配合钻井队干活的,钻井队肯定会在白,把自己的活干完,等到晚上没事了,再叫你固井队上来干活。所以,咱们以后可要做好上夜班固井的心里准备啊。”闻言,李世民差点吓的晕过去。他:“我的呐,这样熬夜,那还怎么得了,那不是累死人吗?”李世民告诉涛涛,他在机械厂的时候,每的工作都是朝九晚五,早上工作四个时,下午工作四个时,准时上班,准时下班,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晚上十一点了,竟然还在荒郊野外,山顶顶上干活。一直很孤傲,很自信的李世民,看着高耸入云的井架,轰鸣的钻机,满井场的钻杆和各种车辆,他哭了。他伤心的道:“周围的人,都固井队好,固井队工作轻松,工资高。可是,我来了之后才发现,固井队一点都不好。这里,住宿不好,生活不好,还要晚上干活……早知道固井队是这样,我就不离开机械厂,我就不来固井队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