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722章 荒唐的理由

时间:2017-11-30作者:常山赵龙

    闻言,涛涛恍然大悟。

    他心想,怪不得刘星每次去找田心武队长请假,他都能如愿以偿的回家,原来他都找的是这些理由啊。

    虽然理由很好,但是,涛涛又纳闷了。

    他问刘星说:“刘星,其实你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没有去世对吧?

    刘星说:“当然没有真的趋势。”

    涛涛说:“那你这次,说他们去世了,那下次,他们真的去世了,你怎么办啊?”

    刘星吃的是麻辣牛肉面,他被辣的吐着舌头。

    他从口袋掏出卫生纸,擦着鼻子上的鼻涕,说:“还有其他亲戚啊,下次我就准备说我大姑去世呢。”

    涛涛长着大嘴巴,不敢相信的说:“万一你请假的时候,把你的亲戚们全部用完了,你以后请假,怎么办啊?”

    刘星想了想,说:“再找其他远方的亲戚啊,说他们去世,我要奔丧,然后请假回家啊。”

    闻言,涛涛差点给刘星跪了,简直太有才了。

    虽然这个请假的理由很荒唐,但是也不禁是一个好办法。

    于是,涛涛请教刘星,说:“刘星,你说我去找田心武队长请假,我要说哪个亲戚去世,他最有可能放我回家?”

    刘星想都没想的说:“田心武队长从小,是跟着奶奶一起长大的,所以你去找他请假的时候,你就说你奶奶去世了,你要回家奔丧,他肯定会马上放你回家的。”

    闻言,涛涛鼓起勇气说:“好,刘星,谢谢你了,我现在就去找胎田心武队长请假。”

    说着,涛涛就跨出了大门。

    刘星看到涛涛出门了,他在后面说:“涛涛,如果你请下假了,你可要借我二十块钱啊。”

    听到刘星才借二十块钱,涛涛说:“不用借,我送给你二十。”

    闻言,刘星高兴的说:“好的,如果我今天晚上手艺好的话,我就能用这二十块钱,把我输给刘玉明那两千块钱给赢回来。”

    涛涛走到了田心武队长的野营房跟前,他的心里在狂跳着。

    涛涛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现在的自己,和父亲简直一模一样,怕见领导,怕和领导说话,怕找领导请假。

    他深呼吸着,在内心里面鼓励自己,说:“涛涛,你怕什么,也许这次是你第一次找他请假,也是最后一次找他请假呢。”

    心理暗示完毕后,涛涛感觉自己有了勇气。

    于是,涛涛推开田心武队长的门,走了进去。

    此时的田心武正在忙工作,他看到有钻工进来了,便停下了手里的工作,说:“谁啊?”

    涛涛战战兢兢的说:“田心武队长,是我,我是涛涛。”

    听到是涛涛,田心武知道他干活还不错,便语气温和的说:“这么晚了,你不赶紧去睡觉,找我有什么事情?”

    涛涛突然感觉自己结巴了,之前想好的话,已经到嘴边了,却说不出口。

    田心武队长看到涛涛憋的面红耳赤,他说:“是不是谁欺负你了,告诉我,我去收拾他。”

    涛涛使了多大的劲,终于从嘴里蹦出来了几个字:“队长,我家……有事儿……我想请假……回家……”

    听到涛涛要回家,田心武队长的表情立马变化了。

    他严肃的说:“家里面的事情再重要,有工作上的事情重要吗,个人的事情再重要,有集体的事情重要吗?”

    田心武说话声音本来就洪亮,再加上他表情一严肃,脸一烟,房间里面的气氛更加的诡异了。

    涛涛虽然能写文章,而且在文章里面能言善辩,但是他的语言表达能力却很差,尤其是紧张的时候,简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支支吾吾的说:“田心武队长,我家里确实有事儿,我有亲戚病了……”

    话毕,涛涛觉得自己的这个理由够可以了吧,田队长听了之后,肯定会放自己回去的。

    可是,让涛涛没有想到的是,田心武队长马上说道:“一班的司钻刘玉明,他的老母亲还在医院的病床上趟着呢,他为了工作都能坚持,难道你就不能坚持一下,等到冬休再回家吗?”

    涛涛请假的事情,再次被田心武给噎了回去。

    他心说,刘玉明的母亲,肯定没有生病,不然,他哪里还有心情,和刘星在一起赌博,并且还赢走了刘星两千多块钱。

    涛涛被逼的没有办法,他便使出刘星教给自己的杀手锏了。

    他看着田心武队长,说道:“田心武队长,我奶奶今年七十五了,他得了口腔癌,已经扩散到脑子里面了,估计活不了多久了,我得回家去看看啊。”

    话毕,涛涛突然意识到,自己把话给说错了。

    刘星教给自己的方法,是要把最亲的亲戚给说死,而不是说病。

    可是自己刚才,恰恰是把奶奶给说病了,并没有说死?

    涛涛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嘴巴子。

    他心说,这下完了,既然奶奶没有去世,在病床上,那么田心武队长,肯定不会给自己签字,批准假的。

    当涛涛正在内心里面绝望的时候,田心武队长突然表情暗淡的说:“癌症,那可是不治之症啊,尤其是到后期,活活能把人给疼死,你奶奶做化疗和放疗了吗?”

    本来已经绝望的涛涛,看到田心武队长竟然有感而发,他觉得还不应该完全绝望。

    于是,涛涛继续在田心武队长面前,编造自己的谎言。

    他说:“已经做了化疗了,虽然奶奶的头发已经掉光了,但是化疗作用并不明显啊,现在整个人,已经瘦成纸片了,并且食道也恶化了,饭都吃不成,水都喝不成……”

    闻言,田心武队长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说:“那估计人快不行了,人一旦吃不成饭,喝不成水,那可真是受罪啊。”

    话毕,田心武队长擦拭了几下眼泪,然后说:“好了,你回去吧,我给你二十天的假期,你回去把奶奶好好的安葬了,然后再来上班吧。”

    听到田心武队长竟然给自己批假了,涛涛虽然内心激动,但是表面上却身声泪俱下的说:“田队长,我从小是奶奶带大的,我奶奶要是去世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田心武队长从小也是被奶娘带大的,他深有感触的说:“像咱们这些,从小跟着奶奶长大的孩子,有时候感觉,奶奶比母亲还要亲呢。

    好了,明天一大早你就回家吧,到时候你自己看,如果二十天不够,我给你三十天。”

    涛涛一边擦拭着眼泪,一边感谢田心武队长,说:“田队,我太感谢你了,那我明天早上就走了。”

    田心武队长也难忍内心里面的难受,他想到了自己的奶奶,他说:”你放心的回去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