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717章 更年期的折磨

时间:2017-11-29作者:常山赵龙

    冬梅瞪着红霞,她没有说话。

    而红霞仿佛沉寂在自己的世界当中不能自拔。

    当初李晶因为未婚先孕,而给红霞造成的烦恼和压抑,好像就在李晶上山后,被两个高材生同时追,而冲破的烟消云散一般。

    红霞仿佛也看到了冬梅的异样。

    她突然收敛了很多。

    她看着冬梅,说:“涛涛还在钻井队吧?“

    冬梅看着红霞并不在乎的表情,她突然在瞬间想通了。

    也许当时,红霞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她只是在信誓旦旦的开玩笑而已。

    而自己却在认认真真的,把它当一回事儿,当一件拍在板子上的,或者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虽然自己曾经帮过红霞无数的忙,虽然自己给红霞解决过无数的困难……

    甚至红霞的两个女儿,李晶和李毛,都是在冬梅家吃饭长大的。

    可是,自己并不能因为帮了人家,或者照顾了人家的孩子,就让人家的女儿,嫁给自己的儿子啊?

    这其中好像真的,就没有任何的因果关系啊?

    冬梅楞半天,她终于开口说话了:“涛涛还在钻井队呢。“

    红霞听到涛涛仍旧在钻井队干着,她表示失望的说:“哎,我们家李建军和你们家卫国,两个人都在钻井队干了一辈子了,现在儿子又在钻井队上干,真是我为单位献石油,献完石油献子孙啊。“

    冬梅冷冷的笑了一下,她说:“上采油队,也不都是一样吗,都是石油工人,不都在干体力活吗?“

    红霞反驳冬梅,说:“可是,采油是主业,并且基本以子弟为主,而钻井是副业,基本以从地方上招聘的社会闲杂人员为主啊,能一样吗,肯定不会一样啊。“

    冬梅不想和红霞理论什么,她看了看天,说:“这个天气,虽然是阴天,但是却不下雨。“

    话毕,冬梅就转身走了,丢红霞一个人呆呆的站在原地,不明白冬梅刚才说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虽然冬梅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而绝交姐妹关系,但是冬梅至少已经被红霞,给伤的体无完肤了。

    她边走边想,既然红霞当初,不想把女儿李晶说给涛涛,那么她就不要的随便开口,随便发誓……

    既然许了愿了,发了誓了,现在又全部悄无声息的推翻,这到底是个什么事儿啊?

    冬梅回到空荡荡的家里。

    她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心里很是难受。

    她心说,卫国是一名石油工人,自己和卫国结婚之后,就一直过着这种两地分居的生活。

    孩子,自己一个人带,家庭,自己一个人经营,大事小事,都自己一个人处理。

    现在,儿子又上了钻井队,难道他将来,也要像卫国一样,过一辈子这种不着家,不着孩子,不着父母的生活吗?

    自己那一辈儿的女人,至少还能守的住空房,耐得住寂寞,等的住老公。

    可是,涛涛这一辈儿的女孩,能做的到这些吗?

    如果涛涛结婚后,把老婆扔到家里面,自己去苏里格沙漠里面,一年只回来一两次,这日子还能过吗?

    想到这里,冬梅的头都大了。

    于此同时,红霞刚才又推翻了,自己之前说的所有话,并且取消了涛涛和李晶的媒人之约。

    冬梅突然感觉,自己承受不住了。

    现在,自己必须给卫国打个电话,否则,自己的心情又会变的很糟糕,很抑郁,很痛苦。

    冬梅自从进入更年期之后,也不知道是为涛涛工作的事情发愁,还是为其他什么事情发愁,她总是感觉,有时候真的不想活了。

    虽然现在生活这么好,住房这么好,一切都这么好,可是她的心情,却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抑郁了起来。

    卫国曾经建议冬梅去看医生,可是冬梅觉得自己能调整过来,便没有去看医生。

    可是眼下,冬梅的情况并没有好转,而是急转直下。

    当卫国的电话打通之后,冬梅立刻在电话里,给给卫国哭诉说:“卫国,红霞的女儿李晶,有男朋友了,她们不愿意涛涛了,你说涛涛以后,要是没有媳妇,那该怎么办啊?“

    卫国知道,冬梅最近不正常了,知道她最近经常杞人忧天。

    于是,卫国安慰冬梅,说:“天下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

    冬梅马上理解了卫国的意思,她说:“可是,如果涛涛将来要过,你我这种两地分居的生活……

    如果涛涛将来找的媳妇,不是咱们油田子弟……

    不是从小耳濡目染,父母在油田的这种两地分居生活的女孩,那该怎么办啊?

    如果涛涛找的对象,是地方上的女孩,那么她肯定会很难接受,甚至完全不能接受,涛涛的这种工作性质,夫妻之间的这种生活方式?“

    卫国从来没有为涛涛的结婚发过愁,他说:“就算李晶没有了,饶里的女儿饶迪,还在那里放着呢啊。“

    冬梅虽然知道,饶迪还没有和涛涛相亲,但是她感觉胜算不高。

    冬梅始终觉得,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饶迪看不上涛涛。

    她说:“万一饶迪,看不上涛涛呢?“

    卫国哈哈一笑说:“看不上更好啊,你爹当年给你写信的时候,不是告诉你,婚姻这个事情,讲究门当户对,宁可低就,也不高攀吗?“

    卫国突然提起了二十多年前的事情,这让冬梅有点始料未及。

    当时,二十出头的冬梅生的漂亮,红唇皓齿,她在市里的热压翻新轮胎厂工作。

    工厂里,先后有两个领导的儿子看上了冬梅。

    当时,卫国还没有给冬梅回信,他还没有确定的告诉冬梅,自己就看上她了。

    所以,冬梅便给父亲写了一封信,问父亲自己该怎么办?

    而父亲的回信,则就是卫国刚才复述的那样,竟然一个字不差。

    冬梅突然被卫国给逗笑了,她说:“那都是二十几年前的事情了,我都忘记的一干二净了,可是没有想到,记忆力从来不好的你,竟然还记得?“

    虽然冬梅都已经把这件事忘的差不多了,但是卫国却记忆深刻。

    卫国之所以对这件事情记忆深刻,也因为这件事情,直接决定了卫国的婚姻,娶的是冬梅,而不是别人。

    如果当时冬梅爸回信,让冬梅在婚姻中,选择高攀而不是低就,那么卫国肯定没戏。

    所以,卫国为老爷子的这份信,感谢了老爷子一辈子。

    卫国在电话里面,听到冬梅心情好了,他继续说:“再说了,等今年冬休了,咱们还要在省城给涛涛买房呢。

    到时候啊,涛涛在省城有房了,我看哪个女孩,还不愿意嫁给涛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