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708章 就这张老脸,豁出去了

时间:2017-11-29作者:常山赵龙

    卫国走在那条熟悉的道路,风城四路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他的脑子里面很乱,也很恍惚。可以,此时的卫国,脑海里面,除了儿子在钻井队上,受伤的画面,就是妻子冬梅在自己面前,抱怨的画面。自己二十二岁考取了长庆石油学校,从农村走了出来,成为了一名石油工人。自己一辈子都工作在沙漠和大山里面。自己工作勤勤恳恳,认认真真,可以,自己给企业,给单位,给石油奉献了一生。自己年轻的时候,也曾经为工作,为家庭,为儿女发愁过。可是,即使发愁,却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发愁。他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能解决眼前的困境?长庆石油学校,可以是长庆油田的黄埔军校,好多现任的科长,处长,经理,厂长都是出自长庆石油学校。这些单位的大领导,不是自己的同级同学,就是自己的同班同学……即使不是一个年级,那也是比自己低几届的同学。眼看同学们一个个飞黄腾达,扶摇直上,可是自己呢,工作了一辈子了,仍然在原地踏步,仍然在每耕耘那一亩三分地。自己年轻的时候,是钻井技术员,现在五十岁了,是固井工程师。虽然在技术方面,自己提升了不少,但是在仕途方面,可是自己寸步不前。卫国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看着未央路上的红灯亮了后,便以最快的速度穿了过去。他看着眼前的长庆大厦,又开始发愁,自己该怎么上去?即使上去之后,该怎么找到黎经理?即使面对黎经理,自己又该怎么?怀着忐忑的心里,卫国在门岗房里面,报了李科长的电话号码。顺利的拿到进门卡后,卫国来到了黎经理办公室门前。当他敲门的一瞬间,他心里多么的希望,黎经理不在。因为自己一个人,实在没有胆量,面对自己的顶头大上司。卫国把手放在办公室的门前,轻轻的敲了几下。他觉得既然出差,那么肯定得半个月的出,黎经理这会一定不在办公室。可是,卫国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门里面竟然传来了声音:“请进。“听到这铿锵有力的声音,卫国当时就愣住了。这声音绝对是黎经理的声音。多少年了,黎功宇的声音不曾变过。他的声音总是在铿锵有力中,又带着一股阴柔。卫国年轻的时候,和黎功宇在一个队上干过。当时,卫国回老家农村,讨了老婆冬梅,便把她带了上来。当黎功宇看到卫国,从农村带了一个老婆上来后,他非常的想不通。他当时就告诉卫国,咱们作为一个读过书,有文化,有学历的工人阶级,至少也应该找一个读过书,有文化的工人阶级女人当老婆,怎么能回老家,找一个没知识,没文化的农民阶级女人做老婆呢?那岂不是把自己的一辈子,给毁了吗?虽然当时黎功宇好言相劝,但是卫国并不以为然。他觉得,自己打骨子里面就是农民,并不是什么有文化的高级知识分子,更不是什么高人一等的工人阶级。自己也没有必要,为了攀上一个工人阶级的老婆,而放弃自己时候,就定了娃娃亲的冬梅。再了,就算自己这个从农村来的土老帽,找一个有学历,有文化的工人阶级姑娘结婚,还不一定能有共同语言呢。虽然冬梅没有学历,也不是工人阶级,可是,自己和冬梅在一起有共同语言啊。虽然黎功宇最后找了,同样在钻井队工作的录井工童静静结婚,但是卫国并不羡慕他们。此时,卫国听着办公室里面传出来的声音,他不知如何是好,何去何从?如果李科长在的话,他陪同自己一起来,估计这件事情,就办成了。毕竟李科长能言善辩,而且还和黎经理有交集。不像自己,如果不是儿子的这个事情,自己根本不会和黎经理有任何的交集。虽然两人以前是一个学校的同学,一个单位的同事,并且曾经是平级,住一个宿舍。但是现在,卫国感觉自己的身份,已经和黎经理差的太远。他感觉自己,已经不配和人家有交集了。卫国在门口犹豫了半,不知道该进,还是不该进?突然,房子里面又传出来一声:“请进。“卫国深呼吸了一口,他决定,就自己这张老脸,他豁出去了。卫国推开门,直接走了进去。十几年没有见过了,当卫国看着眼前白白胖胖,红光满面,梳着大背头的黎经理,很难把那个曾经刚到学校,骨瘦如柴,步履蹒跚,那个和自己在一个钻井队,皮肤黝黑,头发脏乱的黎功宇,联系在一起了。同时,黎功宇看到卫国后,他也惊呆了。因为卫国生皮肤白,当时在学校的时候,没有几个男孩,能比卫国的皮肤白。可是现在,经过了几十年在前线的风吹日晒雨淋,卫国的皮肤,已经糟糕到不能看了。卫国看着黎经理,他紧张无比,结结巴巴的:“黎经理,您好。“黎经理从办公桌起身,他看着卫国,:“你是,崔卫国?“卫国点头哈腰,装出一副笑容灿烂的样子,:“黎经理,我是崔卫国。“黎经理邀请卫国坐下,他上下打量着卫国,:“咱们两个,有十几年没有见了吧?“卫国在经理面前,他感觉浑身不自在的:“差不多,不过我老婆可是在礼泉东院的干部楼,碰见过你老婆童静静几次呢。“黎经理曾经有一段世间,住在礼泉基地,所以冬梅就和童静静碰面了。黎经理上下打量着卫国,看着他拘谨的样子,:“卫国,你突然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黎经理已经习惯了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没有见过的老同学突然上门来找自己了。他知道,其中百分之百的,是找自己办事儿。卫国看到黎经理没有绕弯子,而是直接问自己,卫国便也鼓起勇气,便也没有客套。他咬着牙,直接道:“黎经理,我儿子本科毕业,现在在钻井队当钻工呢。“闻言,黎经理看着卫国,:“本科毕业,没有当技术员吗?“卫国摇摇头,:“没有,就是最底层的老钻。“黎经理问卫国,:“你儿子是石油大学毕业的吗?“闻言,卫国尴尬的:“不是石油大学毕业的。“黎经理继续问卫国,:“那他是石油专业毕业的吗?“卫国再次摇头,:“不是,他是英语专业毕业。“闻言,黎经理突然哈哈大笑着:“怪不得呢,我就一个堂堂的本科生,在我们钻井队里面,怎么能当一个最底层的钻工呢?“闻言,卫国呆住了。他心,这下完了,这次指定是完了。还没有等自己开口,涛涛在钻井队受伤的事情,黎经理已经开口笑了。看来,涛涛想当技术员的梦想,不对,应该是想当会计的梦想,是要破灭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