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705章 你回来,我去

时间:2017-11-29作者:常山赵龙

    卫国听完了涛涛给自己的讲述,他凭借自己的经验判断,涛涛手上所受的伤,肯定不会像涛涛所的那样,仅仅是皮外伤那么轻?卫国拿着电话的手,已经开始出汗了。他问涛涛:“涛涛,你实话告诉我,气动绞车挂着三分的钢丝绳把你的手给夹了,真的只是皮外伤吗?”涛涛虽然感觉手很疼,但是他假装很轻松的:“老爸,真的是皮外伤,你还不信?”卫国咬着牙,他知道,气动绞车一次几吨的力量,如果被夹手的话,最轻也会被夹骨折。他:“涛涛,我不相信你的手,只是受了一个皮外伤,你给你的手上,拍个照片,然后用彩信给我发过来。”当时,手机仅仅是手机,不仅不能视频,像素也很低。涛涛的手机,像素只有三十万,再加上已近用了两年多,所以拍照已经非常模糊不清了。涛涛用自己模糊不清的手机,对着自己的手,拍了张照片,然后用彩信给卫国发了过去。当卫国收到照片后,他仔仔细细的看了半,确实没有在照片上,看到什么严重的问题。于是,卫国又把电话给涛涛打了过去。涛涛为了让父亲放心,他早已经和几个同事串通好了。司钻丁北东在电话里面给卫国保证,:“叔叔,我是涛涛的司钻,我给你保证,涛涛的手,只是擦破了点皮而已,绝对不要紧。”徐亮亮也给卫国保证,:“叔叔,我就是那个操作气动绞车的钻工,涛涛的手还没有夹进去,我就把气动绞车给停了下来。”虽然一连好几个同事给卫国保证,但是卫国的心里,还是确定涛涛的手,哪怕是受最轻的伤,那也得骨折。虽然卫国知道涛涛的伤不轻,可是,当卫国挂了电话,冬梅在旁边询问的时候,卫国为了不让冬梅担心,他故意装出一副笑脸,:“没事儿,你就别操心了,就是把手上的皮给划了而已。”冬梅没有在钻井队上干活,也不知道钻井队的危险。她看着卫国的笑脸,便相信了他。冬梅:“真的没有什么大碍?”卫国表情轻松的:“你放心好了,真的没有什么大碍。”冬梅松了一口气,她:“哎,没什么问题就好,真是吓死了我了。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不长心呢,刚被钢丝绳扎了眼睛,紧接着又被钢丝绳给夹了手,你这孩子……”听到冬梅在责怪涛涛,卫国打断了冬梅的话。他替涛涛辩解道:“钻井队上的好多伤害,都不是因为自己不心造成的,而是被别人的不心所伤害,怨不着涛涛。”冬梅还从来没听过,自己的受伤,竟然还和自己没关系,全是别人的错?她纳闷的:“那涛涛也太倒霉了吧,因为同事的失误,而自己受伤了?”卫国点点头,:“这很正常,要不怎么能,在钻井队工作,要做到三不伤害呢,不伤害自己,不伤害别人,不被别人伤害。”冬梅听着卫国话头头是道的样子,她突然想到了张丽给自己过的话。她道:“卫国啊,你这个张丽,她冬的时候,都给咱们答应了,帮忙让涛涛干技术员呢,现在都是夏了,怎么涛涛还在干钻工啊?”卫国想了想,:“张丽老公饶里,肯定是通过项目部的领导,让涛涛去40649钻井队当技术员的。可是当涛涛上了队之后,还有队长那一关要过呢。”冬梅听到竟然这么麻烦,她:“这么不容易啊,我本来还想着,只要饶里的一句话,涛涛就能当上技术员,可是现在看来,就是当个的技术员,也难于上青啊?”卫国继续给冬梅解释道:“其实,难也难,不难也不难。人家饶里能想办法,把涛涛从五项目部最烂的40656a钻井队,调到探井队40649队,已经很不错了,我们就不要再抱怨人家了。”冬梅点点头,她:“那咱们也不能就这么一直漫无目的的等下吧?”卫国表情忧愁的:“不等怎么办,难道咱们主动去给饶里再一次啊?”冬梅突然想到了卫国的另外一个同学,钻井公司的老总黎功宇。他和卫国都是毕业于长庆石油学校,而且两人曾经还坐过同桌。冬梅清晰的记得,卫国给她讲过,上学那会儿,黎功宇学习是班级里面最笨的几个人之一。每次考试,黎功宇不是倒数第一,就是倒数第二。可是,当大家从学校毕业了之后,学习不好的黎功宇,反倒是爬的最快的几个同学之一。他年纪轻轻,就当了队长。然后一路顺风顺水,从队长到副科,科级,副处级,直到现在的处级。于是,冬梅告诉卫国,:“卫国,不行,你去找找黎功宇算了。”听到去找黎功宇,卫国当即打起了退堂鼓。他:“黎功宇虽然和我是同学,但是人家现在已经是老总了,处级干部,我一个普通工人去找人家,人家会帮咱吗?”冬梅记得那会在新疆的时候,卫国在当技术员,黎功宇在当队长,他时不时还会过来串门子。她:“虽然人家现在是处级了,可是毕竟咱们两家人年轻的时候,都是有交集的呢,我在礼泉的时候,每次路过东院的干部楼,黎功宇的老婆童晶晶,还常给我打招呼呢。”卫国这辈子最怕的事情,就是去求人办事。尤其是让卫国去找领导办事,那还不如杀了他呢。此时的卫国,愁容马上满脸都是。他抓耳挠腮的:“如果我去找人家了,怎么啊?”“你就,你儿子是本科毕业生,可是现在,却在钻井队当钻工,已经受了两次伤了,让他给帮个忙,让儿子当个技术员。”冬梅的很简单。卫国心里也知道,让涛涛当技术员的事情,对他们两口子来,难度简直堪比登。可是对人家黎功宇来,就是一句话,或者一个电话的事情。卫国反复想着,冬梅嘴里的那句话。他:“如果人家不答应,那怎么办,岂不是尴尬死了?”冬梅想不通,已经五十岁的卫国,已经工作了半辈子的卫国,怎么都老了,还像年轻的时候一样,怕见领导,怕和领导话,更怕去找领导办事儿?她失望之极,又愤怒至极。她看了卫国一眼,道:“好吧,你不去找黎功宇,那我去黎功宇的老婆童晶晶去。”着,冬梅就朝门口走去。卫国看着冬梅打开了门,他突然有种被逼上梁山的感觉。他朝着冬梅喊道:“冬梅,你回来,我去,就我去。”着,卫国就开始穿袜子,穿皮鞋,准备去长庆大厦上,找黎功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