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702章 耳边的风声,父亲的话声

时间:2017-11-29作者:常山赵龙

    由于车站门口的车很多,所以大巴走走停停。涛涛从汽车前排,跑到最后一排后,对坐在窗户跟前的师傅,:“师傅您好,帮个忙,我父亲和母亲过来送我了,我想和他们几句话。”闻言,师傅很有同情心,立刻给涛涛让了一个位置。涛涛坐到师傅的座位上,打开了窗户。他看着卫国,:“老爸,你刚从山上回来吗?”卫国跑了一路,口干舌燥。他舔着嘴唇,并没有解释,自己晚回来的原因。他直接告诉涛涛,:“涛涛,你在钻井队干活,不论干什么活,第一件事情就要先判断,干这个活有没有什么风险?它可能对你造成些什么伤害?然后再开始干活……”卫国一边,一边跟着汽车跑。涛涛听着父亲的一言一语,再看看父亲一个五十岁的老人,还要跟着汽车跑,他心里一阵难过。他抑制着自己的感情,:“老爸,我知道了,我干活的时候,一定会先判断风险的。”卫国一边仔细看着涛涛左眼上的伤口,一边继续高速涛涛,:“你现在刚去钻井队,肯定是场地工或者外钳工,当你在井场干活的时候,千万不要背对着钻台,那样十分的危险……”涛涛是个感情很丰富的人,他心里难受的:“爸爸,我知道了。”当大巴开出城北客运站门口拥堵的路段后,便开始加速了。卫国似乎有着和涛涛不完的话。他跑的很快,追着汽车。他对窗户边上的涛涛,:“钻台旁边的偏房跟前,有一个逃生装置,如果发生上顶下砸,或者发生井喷,你要第一时间,利用那个逃生装置,从钻台上滑下来……”此时的涛涛,由于车已经开的很快了,耳边的风声,远远的盖过了父亲的话声。虽然他没有听清楚父亲的话,但是他仍旧看着,在追着车跑的卫国,:“老爸,我知道了,你快回去吧。”大巴车在拐弯的时候,提高了车速。卫国再也追不上了。他停了下来,佝偻着身子,喘着粗气。他擦拭着脸上,和脖子上的汗水,给涛涛招着手,:“儿子,上队之后,好好干,即使是钻工,也要成为一个攒劲的钻工。”涛涛看着父亲消瘦的身影,慢慢的在自己的眼前消失,他伤心的流下了眼泪。冬梅看到卫国,竟然追着车跑出了几百米,她简直惊呆了。她骑着自行车,追上去后,看着卫国:“你都五十岁的人了,你不要命了,追着车使劲的跑,你还以为你是二十岁的伙子吗?你还以为你是短跑冠军啊?”冬梅的话还没有完,却看到卫国在背过自己,擦拭眼泪。冬梅不话了,她把自行车放到一边,上前把卫国抱在了自己的怀里。她安慰着卫国,:“卫国,好了,别哭了,我知道你心疼儿子,我知道你操心儿子,我知道你舍不得儿子……”冬梅的话还没有完,卫国就趴在冬梅的肩膀上,伤心的哭了起来。他一边哭,一边:“我年轻的时候,就上了钻井队,辛苦工作了一辈子了,儿子现在又上钻井队,我不是舍不得儿子,我是不愿意他跑那么远……”冬梅安慰着卫国,:“鸟儿翅膀硬了,都要展翅高飞,虫子都能化茧成蝶,更何况一个大伙子呢。你不要担心了,你刚才不是把该的话,都给他了嘛。他这次受了伤,下次一定会注意的……”……涛涛坐了一车,终于在下午五点的时候,抵达了盐池。涛涛下了车,原本准备在盐池找个宾馆,先住上一晚上,等第二一大早,再赶往苏里格沙漠里面。可是,刚登记了房子的涛涛,就接到了王队长的电话。王队长在电话里面告诉涛涛,队上的驻井车,刚好在盐池买羊,准备回去给钻工们改善改善伙食,涛涛可以乘坐驻井车上来。听到有顺车上队,涛涛高兴极了。他心想,还要有驻井车,不然,自己还得在第二的时候,先赶往乌审旗,然后再从乌审旗坐车进苏里格沙漠,花钱不,还折腾人。涛涛在六点半,坐上驻井车,晚上九点多的时候抵达了40649钻井队。虽然夜晚的沙漠里面已经很冷了,可是涛涛的心却是热的。毕竟自己只用了一的时间,就抵达了队上。从早上算起,涛涛这一的时间内,整整坐了十几个时的汽车。他把东西放进宿舍后,感觉头昏脑涨,两腿发软。可以,这车把人给坐的,除了累,还是累。涛涛趟到床上,他感觉累极了,甚至眼睛一闭,就能睡着。当涛涛脱了衣服,刚准备睡觉的时候,驻井车司机却走了进来。涛涛还以为,自己把什么东西落在了车上,他起身:“司机师傅,我的东西都拿完了。”司机师傅是个大胖子,他留着络腮胡子,:“我知道你东西拿完了,王队知道你今回来,他叫你过去他办公室呢。”听到王队叫自己,涛涛纳闷了。他心,王队找自己,能有什么事情呢?难道自己当技术员的事情,已经落实了吗?于是,涛涛高兴的朝王队的野营房走去。涛涛自打抵达40649钻井队之后,已经干了钻工好几个月了,可是仍旧不见提拔技术员的任何消息。涛涛走进王队的野营房后,看着王队:“王队,你找我?”王队虽然是陇东人,但是他并不是托关系才进的钻井队,而是考学进的钻井队。王队喜欢在大夏里面,穿一双棉工鞋,他感觉棉工鞋吸汗,不会得脚气。王队翘着二郎腿,看着涛涛,:“眼睛好了没有?”涛涛点点头,:“眼睛好了。”王队:“破伤风针,打了没有?”涛涛点点头,:“打了。”话毕,涛涛心里暗自庆幸,他心,王队怎么突然这么关心自己,是不是真的要让自己当技术员了?正当涛涛庆幸的时候,王队顿了顿,看着涛涛,:“你回家后,老张和王强也回家了,现在你们班,就剩下司钻丁北东,井架工大个子,内钳工徐亮亮和外钳工老徐四个人在上班了。”涛涛知道老徐是别的班的人,肯定是因为自己所在班级的人太少,所以才把老徐给调过来顶班了。涛涛点点头:“我们班加上我,竟然一次性回去三个人啊?”王队听到涛涛没有理解自己意思,他便明,道:“我的意思是,让你回去收拾下,今晚上,去跟着上夜班呢,你没听明白啊?”闻言,涛涛的脑袋嗡的一声。他心,自己昨晚上,本来就没有睡好,再加上今坐了一的车,头昏脑涨,两腿发软。而且,自己到现在,还没有吃饭,又饿又瞌睡。王队让自己这会儿,去跟着上夜班,那不是开玩笑吗?王队看着涛涛不话,他表情一变,严肃的:“你到底去,还是不去?”看着王队严肃的面孔,涛涛不由自主的点点头,:“我去,我回宿舍穿上工衣,带上安全帽,拿上手套,我就上井去干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