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701章 离别的车站

时间:2017-11-29作者:常山赵龙

    冬梅最先看到了交警朝他们招手。她对卫国:“卫国,靠边停,靠边停……”卫国正在疯狂的骑着单车,他深怕时间来不及。他从额头上摸下来一把汗,甩了下去,:“时间已经来不及了,还敢靠边停啊?”冬梅先从自行车上跳了下来。她:“交警在前面呢。”“什么,交警?”卫国看着不远处朝着自己招手的交警。冬梅提醒卫国,:“你赶紧下来吧,心交警给你开罚款单?”卫国停了下来,他矫健的从自行车上跳了下来。交警朝着两人走了过来。卫国看着交警,他一紧张,竟然语无伦次的:“警察叔叔好……哎,不对,警察师傅,你好。”交警表情严肃的:“大爷,大妈,在市区的街道上,是不准骑自行车带人的。”卫国尴尬的笑着,:“交警同志,我们两人,就一辆自行车,总不能让我骑着,让她跟在后买跑吧?”交警看到卫国没有意识到自己行为的危险性。于是,他便给卫国解释,:“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管理条例中,明文规定,市区的街道上,是不准骑自行车带人的。因为市区街道,都是公共交通车辆在通行,为了你们的安全,同时也为了维护城市市区街道的交通次序,请你们不要骑车带人,否则我就要罚款了。”闻言,冬梅点着头,:“交警同志,我们也是不懂法,所以我们才骑车带人的,现在我们知道了,我们马上停止我们的违法行为。”卫国从口袋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他异常着急的:“冬梅,你骑着自行车走。”着,卫国就把自行车,递到了冬梅的手里。冬梅看着卫国,:“是你赶着回来看儿子的,要是我骑着车子过去了,你看不上儿子,那岂不是白回来了?”卫国擦着脸上的汗水,:“你胖,你跑不动,我瘦,我跑的快。你骑自行车在前面,我在后面跟着跑。”着,卫国就前面跑了。冬梅看着卫国,竟然朝着城北客运站的方向跑了过去,她吃了一惊。冬梅看着交警,不好意思的:“交警同志,我们知道了,以后啊,我们再也不会骑车带人了,那我们先走了啊。”着,冬梅就骑上自行车,朝着卫国的方向追去。交警看着眼前的老两口,一个在前面跑,一个骑着自行车在后面追,他感慨的:“哎,真是可怜下父母心啊。”卫国跑的很快,冬梅骑自行车还追不上。她看着前面的卫国,感叹道:“当初我和你定娃娃亲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在学校的运动会上,跑步特别快,现在老了,你还跑步这么快,真是没有想到啊。”卫国在前面跑着,气喘吁吁。虽然气很热,虽然他汗流浃背,但是他却感觉跑步,要比骑自行车更轻松一点。要知道,卫国一个一百一十斤体重的人,骑着自行车,载着冬梅一个体重一百六十斤重的人,是何等的累,何等的费劲。十五分钟之后,卫国终于跑到了城北客运站。冬梅也骑着自行车,赶到城北客运站。两人把自行车,锁到门口后,就朝着候车室跑去。可是,两人却被候车室门口的保安给挡住了。保安看着冬梅和卫国,:“你们是干什么的?”卫国满身都是汗水,他身上的衣服,彻底湿透了。他看着保安,:“我儿子在候车室里面等车,我进去送儿子。”冬梅也:“儿子要从咱们省城,去内蒙古的苏里格沙漠里面呢,我们进去送送他啊。”保安上下打量了一番卫国和冬梅,:“你们有月台票吗?”闻言,卫国和冬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的:“我们没有月台票啊。”保安挡住了冬梅和卫国的去路,他:“既然没有月台票,那么你们就在外面等吧。”卫国着急的:“外面等,怎么行呢?”冬梅看着候车室里面,伸着脖子,:“我儿子在钻井队上班,他爸爸在钻井队工作了一辈子,想进去给儿子讲讲工作中要注意的那些危险。”保安看着冬梅真诚的样子,再看看卫国紧张的样子,他想了想,:“好吧,那你们进去送完儿子后,就赶紧出来,不要给我们的管理,带来任何的麻烦。”闻言,冬梅和卫国高兴的点点头,冲进了候车室。候车室里面很凉快,人也很多。可是,面对偌大的候车室,卫国和冬梅找了半,也没有找到涛涛。卫国喘着粗气,脸上流着汗,:“孩子该不会已经上车了吧?”、冬梅看看表:“你还别,真的到时间了。”卫国着急的都快哭出来,他:“我千里迢迢,辛辛苦苦的从山上赶回来,就想见儿子一面,你,这可怎么办啊?”冬梅看着卫国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竟然着急的快哭出来,她想了想,:“就算涛涛已经上车了,可是不管是任何一辆大巴,它们都要经过出站口的,我们快去出站口等吧。”着,冬梅就朝着出站口跑去。卫国跟在冬梅的身后,也朝着出站口跑去。两人抵达了出站口。卫国看着一辆一辆,从出站口出来的大巴,不知道哪一辆是涛涛所乘坐的大巴。冬梅站在出站口,目不转睛的盯着每一辆,从城北客运站里面出来的大巴。突然,冬梅透过窗户,看到一个靠在座位上,正在玩手机的孩子。这个孩子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儿子涛涛。冬梅激动的拉着卫国的手,:“卫国,你看,涛涛。”闻言,卫国顺着冬梅手指的方向,看到了涛涛。显然,涛涛并没有发现父亲和母亲。冬梅靠近了那辆大巴,伸手在窗户上敲了几下。正在玩手机的涛涛,转过头来,看到父亲和母亲,竟然过来送自己了。他赶忙冲着窗户喊道:“老妈,老爸,你们怎么来了?”可是,由于空调车的窗户,并不能摇下来,而且由于空调车的密封性能很好,卫国和冬梅,只能看见涛涛的嘴型,根本听不见他在什么?冬梅给涛涛打着手势,:“你去最后一排,最后一排有一扇窗户能打开。”虽然涛涛听不见母亲在什么,但是她看着母亲话的嘴型,以及母亲的手势,他很快就明白了母亲的意思。于是,涛涛从座位上起身,朝着最后一排座位跑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