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696章 做贼心虚,此地无银三百两

时间:2017-11-29作者:常山赵龙

    第二,冬梅就带着涛涛,来到了星龙园职工医院。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经过检查,涛涛的伤势,并没有什么大碍,只要休息一段时间就会痊愈。再打了一针破伤风之后,冬梅和涛涛,尹青三人,朝着菜市场走去。为了给涛涛养伤,冬梅准备去菜市场买只甲鱼回来炖了,给涛涛补一补。三人在菜市场转悠了一圈,冬梅也下了血本,花了三百多块钱,买了一只个头不的甲鱼。当三人从菜市场出来的时候,冬梅突然在出口停了下来。冬梅看着不远处,她紧张的:“这个贞观路和风城四路菜市场啊,以后还真是少来啊。”涛涛看着母亲,他一脸诧异的:“老妈,怎么了?为什么不能常来?”冬梅像做贼一样,四处看着,:“张丽和饶迪走过来了。”听到饶迪,涛涛第一反应便是,难道母亲在自己回来之前,又和张丽阿姨商量好了,安排了自己和饶迪的相亲?涛涛赶忙问母亲:“老妈,我要是知道,你提前给我安排了和饶迪的相亲,我就在队上把伤养好了再回来啊。”冬梅看着不远处的一棵树,:“我没有给你安排啊,只不过凑巧碰上了张丽和饶迪母女而已,我就怕你现在这个样子,会吓着人家张丽和饶迪母女。”闻言,涛涛想想自己现在这个样子,确实恨恐怖。他眼睛肿的像熊猫,脸蛋肿的像橡皮人,皮肤被晒的像黑人……而且自己出来的时候,也随便穿了一个大马裤,大背心,简直就像是拾荒的。涛涛在内心里面责备着自己:如果提前知道能在这里碰见张丽阿姨和饶迪的话,自己出来的时候,也就收拾打扮一下了啊。涛涛看着张丽和饶迪在不断走近,他紧张的问母亲,:“老妈,那咱们怎么办啊,是见,还是不见啊?”冬梅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当然不能见了,第一印象绝对很重要的,等你脸上的伤好了,你们再见吧。你暂时藏到那颗树后面去。”闻言,涛涛像兔子一样,哧溜一下,就藏到了不远处的那颗树下面。这时,张丽和饶迪走了过来。由于礼拜早上买菜的人多,所以张丽并没有看到冬梅。反倒是冬梅做贼心虚,冲着张丽打招呼,:“张丽,过来买菜啊。”听到有人喊叫自己的声音,张丽转头找了半,才找到冬梅。她:“你也来买菜啊,我还没有看到你。”听到张丽竟然没有看到自己,冬梅心,早知道张丽和饶迪没有看到自己和涛涛,自己真应该带着涛涛悄悄的溜走,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还搞的紧张。冬梅笑嘻嘻的:“是啊,我过来买菜,你呢。”张丽看到冬梅手里提的甲鱼,她好奇的:“怎么了,准备熬补汤,家里有人病了吗?”闻言,冬梅吓了一跳。虽然冬梅想撒谎,但是她却是个不会谎的人。当她听到张丽问自己家里是不是有人病了,她以为张丽看到藏到树背后的涛涛了,她便道:“涛涛眼睛肿了,脸也肿了,我意思先让两个孩子先……”冬梅的话还没有完,站在旁边的尹青,就用肘子戳了一下冬梅,提醒她不要话漏嘴了。张丽纳闷的看着冬梅,不明白她的是什么意思。她:“冬梅啊,我的意思是,你是不是把卫国妈,给接到省城了。如果卫国妈身体不好了,我和饶里去看看卫国妈啊。”闻言,冬梅恍然大悟,在心里责备自己,真是做贼心虚,此地无银三百两啊。冬梅给张丽解释,:“卫国妈来了一个冬,实在住不习惯,也惦记着自己的儿子,便回老家了。”话毕,冬梅又神来之笔的给张丽介绍尹青,:“张丽啊,你不要误会,我旁边这个女孩呢,是我侄女尹青,并不是涛涛的女朋友。”闻言,张丽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她心想,冬梅今是怎么了,话前言不搭后语,颠三倒四的?张丽点点头,:“我看出来了,这姑娘还长的和你有点像呢。”冬梅怪异的笑着,:“是啊,人家都生儿像舅舅,生姑娘像大姑嘛。”话毕,冬梅才发现,刚才和张丽一起走过来的饶迪,竟然不见了。冬梅忙问张丽,:“我刚才看到你和饶迪一起走过来了,怎么这会儿,饶迪却不见了呢?”张丽指了指不远处的大树后面,一个卖坚果的摊子,:“饶迪呀,虽然不吃零食,可是却特别喜欢吃坚果,她在那里买坚果呢。”闻言,冬梅朝着卖坚果的摊子看了过去。不看不要紧,这一看啊,差点把冬梅的魂给吓没。那个卖坚果的摊子,刚好就在涛涛藏身的那棵大树的后面。现在啊,可以涛涛和饶迪两人,都在大树的后面。只不过,一个面朝着坚果摊子,一个面朝着大树。冬梅瞪大了眼睛,她尴尬无比,头皮发麻的:“哦……啊……哎……,吃坚果好,不好,好……”张丽搞不懂冬梅在什么,她眨巴了下眼睛,:“那我进去买菜了,中午家里要来几个朋友呢。”闻言,冬梅赶紧:“好,好,好,那你和饶迪赶紧进去买菜吧,我也回去给涛涛熬甲鱼汤……”话道一半,冬梅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不是给涛涛熬甲鱼汤,是给我侄女熬甲鱼汤……”张丽已经转身走了,当她听到冬梅的话,又转过身来。她顿了一下,然后长大嘴巴,半才:“如果涛涛回来的话,你给我打电话,这段时间,饶迪在放暑假,让两个孩子见一下。”冬梅笑着,表情搞笑的:“好的,没问题。”冬梅看到张丽走进了菜市场,赶忙向藏在大树后面的涛涛招手,意思让他出来。此时的涛涛,正藏在大树后面。他心里庆幸,还好自己跑的快,没有被饶迪给发现。不然,像自己现在这个样子,估计能把饶迪给吓死。不要相亲了,就是交个朋友,估计都困难。虽然涛涛庆幸饶迪没有看到自己,可是他不知道的是,此时的饶迪,距离涛涛还不到两米的距离。只不过,涛涛没有看到身后买坚果的饶迪,而饶迪也没有看到,藏在大树后面,正在躲避自己的涛涛。涛涛看到母亲在朝自己招手,他便一边往从大树后面出来,一边大声,:“老妈啊,张丽阿姨和饶迪走了啊,真是吓死我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