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694 上阵父子兵,打仗亲兄弟

时间:2017-11-29作者:常山赵龙

    涛涛走进明亮花园,进了13栋楼。他坐在电梯里面,不由的想起了大一寒假,自己和父亲怄气的一句话。当时,涛涛在整个寒假理,都坐在客厅里面看到电视。卫国走过来,提醒涛涛,道:“像你整这样看电视,我看不行吧?”由于卫国话的口吻有点生硬,涛涛感觉父亲是在吆喝自己,于是,他不客气的道:“大不了将来上钻井队,当个老钻。”闻言,父亲沉默了半晌道:“老钻有那么好当吗,搞不好你要吃苦受罪一辈子。”话毕,父亲就心情难受的进了房子。虽然涛涛当时的,只是一句无心的话,也是一句气话,可是他没有想到,大学毕业后,自己真的成为了一名老钻。出了电梯,涛涛站在家门口。突然,他又想起了初中二年级时候,自己所经历的一件事情。当时,甘泉子校的初中部已经撤走了,所有初中生都来礼泉子校住校和上学。涛涛清晰的记得,在学校食堂给大家做饭的,是一位胖胖的老师傅。他是四川人,长的像个熊猫,憨态可掬。由于涛涛排队打饭的时候,和师傅话一点都不礼貌,并且没有表现出来一个好学生应该有的素养。于是,师傅便用一口纯正的四川话,批评涛涛:“你这个娃儿,就抱好好学习,将来上了井队,当个钻工都不行……”涛涛当时感觉这句话很好笑,他心想,像自己这样意气风发的孩子,怎么将来可能上钻井队当个钻工呢?可是,十年过去了,涛涛发现,当年老师傅的话太在理了。现在的自己,上了钻井队,真的当个钻工,都不行啊。想了很多,回忆了也很多,涛涛轻轻的在门上敲击了几下。房子里面,冬梅和尹青正在看电视。冬梅知道涛涛今要回来,她整整等了一。虽然电视的声音很大,但是当冬梅听到敲门声后,她没有顾得上穿鞋,直接光着脚丫子冲到了门口。冬梅打开了门。她看到,涛涛当了半年老钻回来后,整个人的相貌,竟然发生了变化。她惊讶的:“涛涛,你怎么变的这么黑,这么瘦?”涛涛看到母亲后,他真的想哭。他抑制住内心的哭泣,道:“在沙漠里面干活嘛,太阳很毒辣,风沙也很大,我这样已经算是很不错了。你还没有见过其他钻工呢,他们的皮肤更夸张。”着,涛涛就走进了房子里面。冬梅平时看电视的时候,为了节约电,她都会把客厅里面的大灯给关掉。当涛涛进来后,冬梅便打开了客厅的大灯。涛涛放下手里的皮箱后,尹青高兴的走了过来。她看着涛涛,:“涛涛哥,你可回来了啊。”涛涛看着曾经皮肤黝黑,身材消瘦的尹青,竟然变的白胖白胖,他惊讶的:“尹青,我记得你以前皮肤很黑啊,怎么现在,皮肤变的这么白?”尹青笑着:“以前在农村,干活,风吹日晒,不黑才怪。现在在城里,住着单元房,吹着空调,太阳晒不着,风吹不到,不白才怪。”听着尹青俏皮的话,涛涛被逗笑了。尹青作为冬梅的娘家人,她像勇勇一样,性格外向,能言会道,并且很有眼色。所以,她在冬梅家,一点也不感觉到拘束。不像卫国家的那些亲戚,不仅拘束,而且还害羞,就是连双眼的对视都不敢。在灯光下,冬梅突然发现,涛涛的左眼,肿的像个桃。她诧异的:“涛涛,你的左眼怎么了?”涛涛故意低下了头,他掩饰着伤口:“走路不心,撞到电线杆上了。”听到涛涛竟然能撞到电线杆上,冬梅半信半疑的:“真的吗?”涛涛嘿嘿一笑,表情非常自然的:“这个人倒霉啊,喝凉水都塞牙,我在榆林市给你和我爸爸买鞋,走路没看,一不心左脸给碰到电线杆上了,偏偏把眼睛给撞肿了。”冬梅看着涛涛不像谎的样子,她便信了涛涛。冬梅询问着涛涛,:“你在40649钻井队,感觉怎么样?”涛涛坐下后,尹青就把水果给涛涛拿了过来。涛涛在钻井队上,根本没有水果,可以差不多已经有三四个月,他都没有吃过水果了。涛涛吃着香甜的水果,:“好队和烂队就是不一样,当我在40656a钻井队的时候,被人欺负,我还以为所有钻井队都是一样呢。结果我到了40649钻井队,根本没有人欺负我,而且大家相处的都很愉快……”冬梅听到涛涛逐渐适应了钻井队的工作和生活,她感觉心里非常的欣慰。冬梅看着从内蒙古回来的涛涛,突然想起了自己年轻那会儿。那会儿,她盼星星,盼月亮,盼着从新疆回来的卫国。卫国二十多岁的时候,在新疆沙漠里面当钻工,一年只能回来一次。现在,自己的儿子涛涛,二十多岁,正值当年,却也在沙漠里面当钻工,只不过他是在内蒙古的沙漠而已。父子两代人,都不约而同的成为了一名石油工人。他们都把自己的青春,奉献给了石油,奉献给了鄂尔多斯盆地。冬梅知道涛涛已经有半年没有见过父亲了,她问涛涛:“涛涛,你这次回来,休息多长时间?”涛涛吃完了香蕉,又吃着橘子,:“休息半个月,就上山了。”听到儿子只能在家呆半个月时间,冬梅惋惜的:“你爸爸半个月之后刚好回来,而你半个月之后,却又刚上班,你们父子两人啊,见个面真是不容易啊。”话毕,冬梅心想,过去讲究上阵父子兵,打仗亲兄弟,现在干石油这一行,也讲究父子兵,亲兄弟啊。放眼鄂尔多斯盆地,放眼长庆油田,有多少个父亲和儿子一起,奋战在沙漠,奋战在大山,奋战在大沟中……有多少亲兄弟一起,看着单井,倒着班,干着大班……虽然冬梅相信了涛涛,相信了他眼睛上的伤,是他不心撞到电线杆上导致的,可是,尹青却非常的怀疑。她年轻,眼睛好,不像冬梅,已经有些老花眼了。尹青趁着冬梅进卧室的空档,悄悄的对她:“大姑,我怎么看我涛涛哥眼睛上的伤,不像是撞到电线杆上了呢?”闻言,冬梅猛的看向尹青,:“那你,他眼睛上的伤,是从哪里来的?”尹青想了想,她猜测着:“我怎么感觉,我涛涛哥的左边眼角,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扎了一样。”闻言,冬梅心里咯噔一下。她知道钻井队的工作危险,受伤也是时有发生。可是,她却没有想到,这种事情今竟然能够发生在自己儿子身上?于是,冬梅从抽屉里面找出了眼镜,然后走出了卧室,来到了涛涛跟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