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692章 肿的如熊猫一样的眼睛

时间:2017-11-29作者:常山赵龙

    回到家的冬梅,感觉累的不行。她瘫坐在沙发上,揉着右腿的膝盖,:“哎呀,年轻的时候,不知道珍惜自己的身体,现在老了才知道,年轻时候透支的体力,都是要在老了的时候,给还上的。”尹青在旁边给冬梅揉着膝盖,:“大姑,你以后就不要走那么长的路了,不要你累了,就是我这个年轻姑娘,都跟着累了呢。”冬梅靠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尹青啊,你以后找对象,尽量也要找个有房的男孩啊。”听到冬梅建议自己找个有房的对象,尹青不以为然的:“我不像她们城里女孩,那么物质,那么现实,我是农村女孩,我只看重感情。只要哪个男孩真心对我好,真心喜欢我,并且我也喜欢他,那我可不在乎什么房子不房子的。”听着尹青的话,冬梅在感觉尹青对待感情纯真的同时,也提醒她:“大姑也不是给你教坏,我只是想告诉你的是,如果你找一个有房的男孩的话,那么你将来肯定会少奋斗好多年,并且生活能轻松一点,仅此而已。”尹青涉世之初,她根本想不来生活的艰难,奋斗的辛苦,成功的不易。她表情轻松,轻描淡写的:“我将来找个对象,我们两个人一起奋斗就好了,我不信靠着我们自己的双手,还在省城里面奋斗不出来一套房子来?”冬梅看着尹青幼稚的脸庞,她心里想,希望尹青靠着自己的双手,可以在省城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事实证明,尹青真的不是一个特别物质和现实的女孩。在她的感情之路上,冬梅和亲戚们,曾经给尹青介绍过,好几个条件特别好的男孩。而且那些男孩,都特别钟意身材高挑,相貌端庄的尹青。可是,尹青就是看不上他们,不是嫌弃胖,就是嫌矮。最后,尹青在老家农村,寻了一个庄稼汉嫁了。晚上八点的多的时候,涛涛的电话打了回来。冬梅知道,涛涛平均一个礼拜,给家里打一个电话,而且基本都是每晚上八点的时候。可是,他怎么今又把电话打了过来?冬梅在电话里面询问,涛涛在井上怎么样?这两心情如何?可是,涛涛却他已经到榆林了。听到涛涛在榆林,冬梅惊诧的:“涛涛,你不是在苏里格沙漠里面打井吗,怎么跑到榆林去了?”涛涛提着行李,找了一个宾馆住了下来。他告诉冬梅,:“老妈,我最近在队上表现好,队长特准我回家探亲一次,所以今下午,我从苏里格沙漠里面出来,直接赶到榆林市了。”听到涛涛从苏里格沙漠里面赶到榆林市了,冬梅不明白的:“涛涛,你从苏里格沙漠里面出来,好像直达靖边,然后再回省城,能近一点吧,怎么跑到榆林去了?”涛涛找了一个,一晚上三十块钱的旅馆住下了。房间很,他:“其实距离差不多,差也就差一个多时的车程而已。”话毕,涛涛又询问冬梅,:“妈妈,我爸爸穿多大的鞋啊?”听到涛涛问卫国的鞋,冬梅感觉莫名其妙的:“问你爸鞋干什么呢?”涛涛把皮箱放到边上,他躺在床上,:“我们队上发了五百块钱的购物卡,是榆林市百货大楼的,我所以过来榆林,顺道给你和我爸爸买点东西,把卡一消费,毕竟这个卡是有时间限制呢。”听到涛涛之所以绕道去榆林,竟然是为了给自己和卫国买东西。冬梅感动的:“儿子,你才刚工作,你就不要给我和你爸爸买东西了,你多给自己买点东西。”涛涛笑着:“我也没啥买的,就给你和我爸爸买吧。”冬梅告诉了涛涛,卫国的鞋号。她:“你爸爸穿的是三九的鞋。”问完了父亲的鞋号,涛涛又问冬梅是不是穿170的衣服?冬梅听到涛涛要给自己买衣服,她:“我这个大胖子,买衣服的时候,必须试一试才行的,不然根本买不成。”涛涛知道母亲胖,不好买衣服。他:“那我也给你买双鞋吧。”听到孩子又要给自己买鞋,冬梅激动的:“儿子,你给你买双鞋得了,就别给我买鞋了。”涛涛:“我现在是老钻了,一年也只在家呆两个月,我不需要太多的鞋,我平时都在沙漠里面,有工鞋呢。”听到儿子执意要给自己买鞋,冬梅告诉涛涛:“我穿38的鞋,不过要是码大的话,你就给我买37的鞋就好了。”挂了母亲的电话,涛涛在床上趟了一会。他看到三十块钱,不大的房间里面,竟然还有洗澡间。当涛涛脱了衣服,准备进去洗澡的时候,他在镜子里面看,到了自己肿的如熊猫一样的眼睛。他心想,如果现在洗个热水澡的话,眼睛会不会肿的更厉害?其实,涛涛给母亲撒了个慌。他之所以能回来休假,不是因为他表现好,队长给了他探亲的假,而是因为涛涛受伤了,并且受伤的部位是眼睛。两前,涛涛所在的40649钻井队,在进行安装放喷管线作业。而涛涛所在的班级,主要负责连接放喷管线之间的油任。由于放喷管线是由钻杆连接而成,所以在连接每根重达一吨重的钻杆时,必须辅助利气动绞车才行。当气动绞车的钢丝绳,拴住钻杆后,司钻丁北东便在钻台上操作起了气动绞车。而剩下的人员,则由井架工大个子带领,在井架的右侧,抬的抬,搡的搡,进行对扣作业。涛涛跟在老张的后面。就在钢丝绳的不远处,两人用一根长撬杠抬着钻杆,配合前面对扣的徐亮亮和闫强。当丁北东操作气动绞车吃上劲以后,他提醒大家道:“下面干活的人,注意把护目镜带上,心飞溅伤人。”闻言,老张,徐亮亮,大个子,闫强都戴上了护目镜。唯独涛涛没有佩戴护目镜。老张看着眼前吃劲的钢丝绳越拉越紧,他提醒涛涛,:“涛涛,你把护目镜戴上。”涛涛之所不想戴护目镜的主要原因,是他的护目镜镜片磨损的很厉害,戴上之后非常的影响视线。涛涛的护目镜,就装在口袋里面。他不以为然的:“老张,没事儿,你们戴吧,我戴上那个东西,感觉视力范围太窄了。”老张指了指自己的护目镜,:“我的护目镜镜片,磨损也很厉害啊,关键时刻,你还是戴上护目镜吧。”因为涛涛总共当钻工也才五个月时间,所以他不知道工作的危险性。涛涛笑着,表情非常的轻松。他:”老张,不就是气动绞车拉个钻杆吗,有什么好怕的。“话毕,涛涛甚至觉得老张胆,怕这怕那,一点没有男人气概。老张还是提醒涛涛,:”涛涛,你现在是单身汉,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所以你不怕受伤。如果你像我一样,上有老,下有,你就会很珍惜命的。”老张的话还没有完,当气动绞车,拉动钻杆开始上提的时候,只听“砰”的一声,气动绞车的钢丝绳,便给拉断了。那些钢丝断裂的残渣,如子弹一样飞了出去,朝着四面八方扩散飞溅。而在气动绞车拉断钢丝绳的一瞬间,大家就像狼来了一样,四散而逃。当然,大家的逃跑,也是受过专业培训的。在钻井队上,大家接受的安全培训是,如果发生什么意外事故,第一件事情就是朝着安全处奔跑,千万不要回头看,更不要停留,人命关,安全第一。当大家都跑到安全区域后,才发现原来是钢丝绳拉断了。只见,钻杆重重的砸到了地面上。大个子看了看周围的徐亮亮,老张,闫强,却发现涛涛不见了。他赶忙带领到家跑了回去,寻找涛涛。只见,涛涛被飞出来的细钢丝,扎中了左眼眼角。大个子看着躺在地上的涛涛,赶忙冲了上去。大个子工作八年了,他见过太多的事故,他清楚的知道,如果有人受伤,那么第一件事情,并不是把伤员扶起来,而是查看他的伤势,打开他的气道,抠出他嘴里的异物,保证伤员有顺畅的呼吸。显然,涛涛已经晕了过去。大个子查看了涛涛的伤势后,发现他除了眼角,被扎了一根钢丝之外,身上其他地方,并没有什么伤痕。大个子看了看涛涛身边的一个破碎的掩木,再看看钻杆底下的另外两块掩木,大个子:“涛涛一定被是掩木击中头部,而造成了暂时的昏迷。”徐亮亮年龄最,他害怕的:“大个子,涛涛该不会被飞出来的掩木,给砸死了吧?”大个子知道掩木由于长期使用,已经没有那么坚硬了,再加上涛涛头上并没有流血,所以大个子判断,掩木的伤害并不重。而最重的伤害,就是涛涛眼角的那根细钢丝。很快,涛涛就苏醒了过来。他并没有什么大碍。他不仅原地站了起来,而且还思维清晰,对答如流。只不过,涛涛感觉自己脸上热热的,好像有热水,从额头上浇下来一样。他顺手摸了一下脸上,这才发现了自己,被一根铅笔芯粗的钢丝,直接扎中眼角。并且,自己已经血流满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