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688章 不同的队,不同的待遇

时间:2017-11-19作者:常山赵龙

    涛涛看着丁北东,:“丁师傅好,我叫崔涛,我能当你的徒弟,我也很荣幸啊。”简单的交流了之后,涛涛就跟着丁北东去了宿舍。钻井队有个规定,一般新分来的徒弟,都要和师傅住在一个宿舍。涛涛跟着丁北东走进宿舍后,他感觉40649钻井队的野营房,相比40656a钻井队的野营房,明显要老旧很多。丁北东看着涛涛,:“伙子,我看你的样子,你也是咱们油田子弟吧?”涛涛点点头,:“我是钻一子弟,您呢?”话毕,涛涛感觉丁北东很亲切,也很容易交流,原比方言的老曲,要好接触的多。丁北东很喜欢笑,他基本全程都在笑。他:“我是采一子弟。”听到丁北东也是油田子弟,涛涛高兴的:“师傅,原来您也是油田子弟啊,真是太好了。”丁北东帮忙给涛涛铺好了床。他:“油田子弟有什么好的。”涛涛给丁北东讲述着自己在40656a钻井队的遭遇。他:“哎,我感觉咱们子弟在一起,至少一个人,不会欺负一个人。当我在40656a钻进队的时候,被那些地方上来的孩子,给欺负美了。”闻言,丁北东笑着:“咱们队以子弟为主,基本不存在这种欺负人的情况。”丁北东的话还没有完,徐亮亮就走了进来。按道理,涛涛作为新人,他要首先问好徐亮亮的。可是,徐亮亮竟然客气的先问好涛涛。他:“来了啊,我是徐亮亮,你好。”涛涛看着徐亮亮柔和的面孔,再想想满脸横肉的赵波,他心,虽然都是钻工,怎么钻工与钻工之间的差距,就那么大呢。涛涛:“徐师傅好,我是崔涛。”徐亮亮谦虚的:“不要叫我师傅,叫我徐就好了。”涛涛看着眼前和蔼可亲的徐亮亮,他心,眼前这个人,至少不会像赵波一样,欺负自己。不一会儿,老张也走了进来。老张三十多岁,他皮肤白皙,话像女人一样温柔。他道:“你就是新来的钻工崔啊,欢迎你。”涛涛看着眼前客气,礼貌的老张,马上就想到了那个满嘴脏话,贼眉鼠眼的南骇。涛涛客气的对老张,:“张师傅好。”老张虽然要长涛涛七八岁,但是他却腼腆的:“崔,你过来了,就不要客气,以后你在生活中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你就告诉我,我能帮助你的地方,我就会帮助你的。”闻言,涛涛感觉好温暖。他回忆着自己在40656a钻井队的遭遇。他感觉眼前的这个40649钻井队,简直就是堂的。涛涛看着老张,感谢的:“张师傅,您也是咱们油田子弟吧?”老张笑着:“是啊,不过我是超生户,从在老家农村呢,之前在建工干焊工,是零时工,最后才来钻井队当钻工的。”听到老张也是子弟,涛涛感觉亲切的:“咱们子弟就是好,至少一个,不会欺负一个啊。”老张笑笑:“咱们队上的人都可以,一般情况下,一个不会欺负一个的。”这时,大个子闫凌云走了进来。大个子人如其名,个子真的很高,大概有一米九三左右。他年龄不大,但是面相很老。他:“新来的?”涛涛客气的:“您就是王队口中的,大个子师傅吧?”大个子不苟言笑,他:“我信闫,不过你以后喊我大个子就好了。”涛涛看着大家的都很和蔼,他瞬间感觉自己得救了。涛涛有感而发的:“大家好,我能分到咱们队,真的是太好啊。不像我在40656a钻井队的时候,每个人都欺负我,每个人都命令我,我感觉自己就是最卑贱的人。”丁北东听到40656a钻井队,他:“涛涛,你记住,凡是队号后面带字母a的钻井队,都是新队,40656a估计也是新队。你知道新队的钻工,为什么喜欢欺负人吗?”涛涛不明白的:“我原本以为每个钻井队,都是像40656a钻井队一样,难道不是啊?”丁北东:“肯定不是啊,咱们五项目部,凡是成立新队,都会从老队调人过去。而老队根本不会放素质高,干活好的人离开。他们总是把那种素质又差,人品也差,干活又不球行的人,给弄走。所以,40656a钻井队作为一个新队,一定是集合了每个队最垃圾的人。所以,当这些垃圾人聚集在一起,他们才会欺负你。”老张:“丁北东的对,咱们队作为一个探井队,一个好队来,像这种欺负人的现象,真很少。”听着丁北东的分析,涛涛恍然大悟。他:“怪不得之前我呆的40656a钻井队,南骇是偷,赵波是流浪汉,程正杰乱找女人感染姓病,老曲工作一年也拿不回去一分钱……原来他们都是被其他队伍,给淘汰了的钻工啊。”涛涛抵达40649队的当晚上,就跟着上夜班了。夜班里,涛涛感觉幸福的是,自己所在的班级,真的没有人欺负自己。除了师傅丁北东会命令自己干活之外,真的没有一个人会命令自己,辱骂自己,教训自己。而且,当大家在一起干活的时候,都是彼此同心协力,同甘共苦。不像涛涛在40656a钻井队的时候,干活的人,永远在干活,不干活的人,永远在休息。老实人,干活干死,奸诈狡猾的人,休息死。一个夜班下来,虽然涛涛很累。可是,涛涛的干活,却得到了大家的承认。丁北东夸奖涛涛,:“涛涛,到底你是大学生,干活就是麻利,不仅快,而且很猛。”老张夸奖涛涛,:“伙子,你果然很实在,一点也不偷奸耍滑,整整干了一个晚上的活。”徐亮亮更是给涛涛竖起了大拇指,:“你干活太猛了,将来绝对是咱们队的一员猛将。”大个子虽然不喜欢笑,但是他也对涛涛给与了很高的评价。他:“涛涛,像你这样,干活特别卖力的大学生,我还是第一次见。”听着大家对自己的夸奖,涛涛感觉受宠若惊。因为他在40656a钻井队的时候,也是这样干活的啊。但是,那时的自己,不仅没有得到大家的肯定,而且每还被欺负,被辱骂,甚至被评为班级里干活最不球行,最没有力气的钻工。涛涛不由的想起了那句老话,树挪死,人挪活。同样的干活,在不同的钻井队,竟然待遇千差万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