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683章 受欺负的老实人

时间:2017-11-18作者:常山赵龙

    第二,当涛涛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他惊诧于自己竟然没有被冻死。他怀疑人生的心想,苏里格沙漠里面,零下三十五度的低温,在没有任何取暖设施的房子里面,按道理是挺不过的啊?可是,怎么不光自己活着,就是野营房里面的其他三个人,也都活的好好的?此时,老曲正在和赵波拿着榔头砸门。涛涛看着桌子上,装满水的茶杯,已经被冻成了一块冰疙瘩。他:“谢谢地,大家都还活着。”程正杰整个人都钻在被窝里面,他不情愿的伸出头来,:“不活着怎么办,难道还死了啊?”涛涛又看了看老曲和赵波,他好奇的:“师傅,赵波,你们两个干啥呢?”老曲用榔头砸开了门之后,:“还能干啥,门被冻住了,不砸能开吗?”当老曲砸开门后,一股冷空气,从外面涌了进来。涛涛这时候,才感觉到了冷。原来,虽然外面的温度很低,但是由于野营房密封很好,再加上房子空间狭,并且一个房子里面住住着四个人,所以整个房间的温度,还是能够维持在零度左右的。由于井场没电,所以整个驻地,也没法做饭,大家只能干吃方便面。大家在啃了几的方便面,住了几的“冰窖”之后,柴油终于运上来了。当发电机开始运转,整个井场都供上电之后,大家欢呼雀跃,竟然比过年还热闹。三月份的,虽然省城已经不怎么冷了,但是苏里格沙漠里面,依然冷的可怕。涛涛仍然每忍受着酷寒。尤其是夜班里,他感觉简直度日如年。可是,相比酷寒来,让涛涛更加措手不及的事情接踵而至。由于涛涛从没有干过活儿,动手能力十分欠缺,所以干起活来,及其的笨手笨脚。再加上涛涛生胆,好欺负,所以他成了整个班级所有人使唤的对象。老曲指挥涛涛,:“涛涛,你从钻台上下去,去井场门口的工具箱,给我拿个管钳过来。”涛涛点头哈腰的:”师傅,我马上就去给你拿过来。”老曲看着涛涛走下钻台的背影,冲着他吼叫道:“在钻井队干活,取个工具一定要跑着去拿,然后再跑着给我拿过来,听见了没有。”闻言,涛涛点点头,便一路狂奔。他从六米高的钻台上跑下去,去两百米开外的井场口,拿了管钳,又一路狂奔着,从井场口,跑到了钻台上。当涛涛气喘吁吁的把管钳递给老曲后,刚准备坐在旁边的偏房休息一会儿,程正杰又朝着他吼叫,道:”涛涛,我前些给你,让你替我保管的石棉绳子呢?“那些石棉绳子,本来都是由井架工程正杰保管的,只不过他太懒,不想管,所以才交给涛涛替他管理。涛涛:”我放到泥浆循环罐上了。“程正杰大手一挥,:“快去,给我拿过来。”涛涛看着陈正杰,:“现在拿过来吗?”程正杰不客气的:“废话,赶紧给我拿过来,快点。”闻言,涛涛又跑下了钻台,朝着泥浆循环罐跑去。当涛涛拿了石棉绳上来,他已经累的满头大汗了。大汗淋漓的涛涛,刚准备歇一歇,站在钻台底下的赵波,又朝着涛涛喊道:“泥浆工叫配浆了,涛涛,你快点给我下来,和我一起配合泥浆工配浆。”由于钻台上很吵,涛涛根本听不见赵波再什么?他站在钻台上,朝着正走向泥浆泵的赵波,:“干什么?”赵波指了指泥浆泵,然后打了个手势。看着赵波的手势,涛涛明白了,赵波是叫自己下去和他去配浆。可是,涛涛明明记得,开班前会的时候,司钻文峰,是把配浆的活,安排给赵波的啊。是让他专门配合泥浆工干活的。怎么他现,他又拉上自己呢?当涛涛正犹豫不决的时候,老曲作为师父,在一旁骂涛涛,道:“新来的,你还不勤快点,等什么呢?”涛涛辩解道:“可是,配浆是赵波的活儿,不是我的活啊?”老曲干脆扔掉了手中的管钳,:“你这个徒弟,我是带不成了,下了班,我就去找陈队长,我不带你了。”闻言,涛涛赶忙一边给老曲道歉,一边冲到钻台下,来到泥浆泵跟前,配合赵波配浆了。所谓的配浆,其实就是把成吨的化学药品,比如碱度调节剂,降滤失剂,絮凝剂,包被剂,防塌剂等等,人工倒入泥浆泵中,然后启泵打入井下,进行泥浆循环。涛涛抵达后,看着泥浆泵后面,堆成山一样的化学药品,他问赵波::“加多少?”赵波指了指后面一堆的,装在蛇皮袋子里面,每袋子五十斤重的药剂,:“咱们两个人,一个加十吨。”闻言,涛涛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心,一袋子五十斤,一个人加十吨,那么自己至少要抱着几百袋子的药品来回,上下的奔波,才能完成任务。而泥浆工更是在旁边催促着两人:“你们两个快点配浆,井万一塌陷了,咱们可付不起这个责任。”闻言,涛涛便和赵波两人戴着口罩,开始了配浆。几百袋子药品配浆完毕,涛涛累的已经快虚脱了。他吐着舌头,恨不得就地躺下。可是,赵波看到泥浆配完了,他便对涛涛,:“好了,泥浆配完了,你去钻台上干活去吧。”话毕,赵波就坐在了一袋子药剂上面,摘下口罩,一边喝水,一边休息。涛涛真想就地躺下休息,因为他真的累趴了。可是,当他听到赵波让自己回钻台去后,他又没有办法。于是,涛涛便托着疲惫的身躯,朝着钻台走去。钻台六米,相当于二层楼高。干了一个早上的活,奔跑了一个早上的涛涛,根本就没有停过。他累极了。可是,刚上到钻台的涛涛,还没有来及坐下,南骇又过来给涛涛分配工作了。南骇把涛涛叫进钻台旁边的偏房,告诉他:“把这个柜子打开,然后拿出十七,十九的梅花扳手,跟我去修理气动绞车。”已经累的够呛的涛涛,实在干不动了。他:“南骇,钥匙就在旁边的窗户上放着,你就不能自己开箱子吗?”涛涛的话还没有完,南骇突然一拳砸在柜子上,冲着涛涛骂道:“你他妈的作为一个徒弟,你竟然还敢不干师傅吩咐给你的工作,你简直找打。”听到南骇竟然如此的得寸进尺,已经累的没有力气的涛涛,突然来了力气。他气愤之极,心,难道老实人,就要干活干死吗?难道老实人,就要受你们每一个的指挥吗?难道作为一个刚来钻井队的钻工,就要被你们每个人使唤吗?难道我平时话客气点,礼貌点,就要被你们每个人认为我软弱可欺吗?着,涛涛就攥起了拳头,准备和南骇干一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