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西游之我为牛蛮 第二百零五 警惕

时间:2019-08-14作者:漆黑血海

    “是!是!”

    牛蛮一声恐吓,顿时吓得寒缡魂飞天外,不敢怠慢,忙战战兢兢地言道“小人不敢欺瞒大王,之所以离了广寒,辞了太阴,却是因为在下自来交好的一位故友言及下界繁华盛况,尤其人情风貌皆于月婵有所不同,在下好奇之下,寻了间隙趁机到了下界。”

    “至于为何流落到了西牛贺洲,现在想来也是有几分蹊跷,自小人下了月宫,就接连不断地意外闯入种种大小不一的争斗之中,一路辗转,餐风饮露,从南瞻部洲一路西行,且战且退,及至到了西牛贺洲,再次摆脱了身后追兵。”

    “因为被大王突破异象吸引,自己又因为连番大战损了元气,这才鬼迷了心窍,不自量力地向大王出手。好在大王法力高深,神通无量,略施手段就轻而易举地擒下小道,不然就是小道的罪过了。”

    所谓千穿万穿,牛屁最穿。

    寒缡的一席话除了令牛蛮思绪万千以外,最后特意拍的牛屁也令牛蛮多看了他一眼。

    “不过…”牛蛮回味一下寒缡的话,从中倒是发现了不少漏洞,不由地阴谋论起来,譬如,这广寒宫少与外界交流,按牛大哥曾经所言,据牛蛮的分析,这广寒宫的人都属于极深的“死宅”属性,寒缡口中的好友按理说应该对寒缡的性子有所了解,若真是为他着想,就不应该在他眼前谈论凡俗之事。

    毕竟广寒清苦寂寞,也不欢迎外人造访是天下皆知的事情。

    将外界之事,尤其是最易引人向往的下界之事告知疑似广寒宫出身的寒缡,寒缡哪位好友就其心可诛了。

    尤其是寒缡下界后频频“无意间”闯入各方争斗,险死还生。

    有道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牛蛮以局外人的身份旁观着一切,抽丝剥茧的分析,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早已布置妥当的局。

    目的就是为了借外人之手让寒缡不惹广寒宫怀疑的情况下身死道消。

    整个事件看起来有些扑朔迷离。

    牛蛮不是没考虑过有人开始为西游这个大局布局,谋划利益。

    毕竟西游五人组中的猪八戒之所以被贬下凡,究其原因与广寒宫有着直接的关系。

    而西游需要历经的九九八十一难,除了要清除他们这些土生土长的西牛贺洲妖族外,另外在西游途中搞风搞雨的妖王则与天庭、道门和佛门有着密切的联系。

    而其中一家妖王便是广寒宫的捣药玉兔。

    要说这其中没有猫腻,牛蛮绝无理由相信。

    只是这一切都是自己的猜测,是真是假难以辩论。

    看着此时一脸乖顺的寒缡,牛蛮想到自己的猜测,不由得悚然一惊,暗骂自己一句反射弧太长,自以为进阶玄仙,又在自己地盘便放松了警惕。

    不管自己的推论正确与否,寒缡身在某个精心布置的局中,肯定时刻处于他人的关注之下,而且修为比寒缡只高不低,虽然不知道到底在哪个层次,但至少也是个金仙是肯定的。

    说不定自己从和寒缡碰撞开始就已经进入了有心人的视线,恐怕现在自己已经在其监视之下。

    虽然不想承认,但牛蛮也无法否认这样的可能性。

    一念至此,牛蛮审问寒缡的兴致一下子去了大半,变得忧心忡忡。

    即使牛蛮自问自己非一般玄仙可比,但面对金仙依旧底气不足。

    既然自己无意中入局,为了自家小命着想,牛蛮觉得死道友不死贫道,还是要及时联系自己的便宜亲戚牛魔王,凭借他的背景和实力,至少能为自己吸引一部分火力,最起码比起自己可能处于风口浪尖、朝不保夕的处境,牛魔王参与其中的话,相比自己的处境好的太多了。

    毕竟牛魔王本身是金仙巅峰的修为,又出身截教,又身为圣人通天教主的坐骑,背后有整个截教撑腰。

    这在一些有心人眼中并不是秘密。

    虽说上古封神一战,截教大败亏输,道统几乎被灭,但到底还是有几个大能存在。

    尤其其中一个还是圣人四大亲传弟子的存在—无当圣母。

    这位圣母在封神之战时就已经得窥大罗金仙之境,而封神一战后,这位赫赫有名的截教圣母劫满灾消,无数年积累的底蕴在短短数百年井喷式的爆发。

    短短不到千年的时间,这位一心潜修的无当圣母就登临大罗巅峰之境,隐隐触摸到了准圣,也就是混元散仙的门槛。

    成为而今西游世界举足轻重的一方巨头。

    这等隐秘之事虽然常人难以知晓,但截教之人却从未藏着掖着。

    只是封神一战后,作为胜利者的阐教和人教占据了主流大势,明里暗里打压截教,消除截教的影响。

    其他自上古时期过来的仙人又对截教敬而远之,即使偶有提及也是遮遮掩掩。

    截教这才渐渐消散在世人眼中。

    但若是有心人刻意探查之下,费些功夫,对于这名面上的消息还是能有所获。

    牛蛮自然有心收集天地秘闻,以备不时之需,又与牛魔王的关系非同一般,有心探问又不涉及截教秘密,这种事情牛蛮不提牛魔王自然不会主动告知,牛蛮提起牛魔王也不会瞒着。

    是以牛蛮这才知道的这般清楚。

    心思百转,牛蛮看着眼前这个烫手山芋,杀也不是,放也不是。

    杀了,说不定正如了暗自算计之人的意。

    放了,估计寒缡前脚刚离开,后脚就有人找上门来灭了自己。

    所以牛蛮思前想后,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把牛魔王拉进来,把水能搅得越浑越好。

    既然是自己大哥,兄弟有难自然要让田先出来顶缸。

    大不了日后修为上来了再还回去人情便是。

    五指伸张,掌中妖狱施展而出,将寒缡封入其中,旋即便身子一动,牛蛮便圆光扶摇术朝着翠屏山的方向激射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