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西游之我为牛蛮 第一百三十章 老夫苏乞儿

时间:2019-08-14作者:漆黑血海

    随着牛蛮化身的老乞呼唤,令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在众人眼中。

    那被拿出的破旧葫芦青光大作,葫口蓦地涌出一股不可抗拒的巨大吸力,狂风乍起,吞噬周遭一切,离得近的摊子直接被连货带物吸食进去,摊子的主人也是人精,见机得快,又只是被波及,在地上一翻腾打滚,动作麻溜儿,跑到十几米开外,惊骇地望着那处。

    那名飞腾扑杀过来的壮汉就没那么好运气,在葫芦口对准他的刹那,首当其冲,只觉周遭空间被封锁,身子被一股神秘可怖的力量控制,动弹不得,双目滚圆,神情绝望,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身形慢慢变小,最终被那旧迹斑斑的黄皮葫芦收了。

    “这不可思议!简直骇人听闻,若不是亲眼所见,怕是吹得天花乱坠,我也不会相信。”

    一间临街酒楼的包厢,一位身着金丝银边云锦的华服少年,双目睁大,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的一幕。

    谁能想到,一位炼髓境界的武道大宗师,千人敌的存在,炼出拳意的强者,就这样被一位不修边幅的老乞儿拿出的一破旧的黄皮葫芦轻松地收了进去。

    没有任何气血滚动激荡的痕迹,没有施展任何惊人道法的迹象,眼前的老乞在众人眼中就是一凡胎,没有经过任何修炼的凡人。

    这世上无论的武道神兵,还是威力莫测的仙道法器无一不需要激发才能运用。

    道贵,不可轻传,道重,不可擅动。

    凡人无有修为在身,难以催动法器。

    而今众目睽睽之下,老乞只依靠葫芦本身的力量,就这般轻松至极的收拾了一武道大宗师。

    似这般奇异荒诞之事,哪怕场中最为见多识广之人,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惊世骇俗!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老乞身上,更准确地说是集中到他手中那看起来有些年头的黄皮葫芦上。

    贪婪、占有、羡慕、暴戾、忌惮、好奇、吃惊、幸灾乐祸

    似乎还嫌热闹不够大,不够震撼人心。

    牛蛮嘿嘿一笑,晃了晃手中葫芦,隐隐有水流之声,拔开葫芦塞口,一股令人心驰神往,心神沉醉的清香飘荡而出,香飘数里。

    场中众人,不论街头商贩,还是王孙公子都情不自禁地噏了噏鼻子,望着那弥漫酒香的葫口,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喉咙。

    “呵呵!差不多了,一位精炼骨髓的武道大宗师,其味道应该不错,比那散花楼太上道圣女身上的体香可要美妙多了,多谢你们为老子送来这般香醇的美酒。”

    牛蛮大喜,眼露陶醉,高举酒葫芦,仰头灌了几大口,浓郁的酒浆狂涌而出,凛冽的酒香刺激所有人的味蕾,这是武道大宗师一身血肉所化,大补之物。

    此刻,一些好酒之人忍不住口干舌燥,连连吞咽口水,若不是顾忌场合不对,怕早就一拥而上,争抢起来。

    即使如此,也是眼巴巴地看着牛蛮,眼里满是肉疼,恨不得取而代之。

    这股酒香幅散而开,距离轿近的人群顿觉毛孔舒张,如冰雪极地的跋涉旅客突遇暖阳辐照,暖融融地让人难以忘怀,便是一些不善酒事的妇人也面色一变,眸中异彩连连,朝着牛蛮手中的葫芦望去。

    事无绝对,尽管酒香醉人,也有不少围观的众人面色狂变,神情严肃凝重,以人血酿酒,顷刻之间,一位大宗师境界的武道高手化为脓水。

    这等手段,这等视人命如草芥的恨辣心性,让一些自诩正义之士的士大夫之流看得眉头紧皱,嘴唇蠕动,看向牛蛮的目光好似在看一头嗜血的狂魔。

    “好宝贝!好强大的威力,这等宝物必须落在我的手里,绝不能外流。”

    有身着玄色锦袍的男子目光灼灼地望着牛蛮手中的葫芦,志在必得。

    “大胆!”

    牛蛮对面,见到一位同僚当场身死,顷刻化为乌有,一群大宗师境界的护卫勃然大怒,乌纹钢制作的精刀长剑纷纷出鞘。

    寒光闪,冷光烁,杀机凛凛,煞气腾腾。

    他们亲眼目睹一位不弱于他们的武道大宗师惨死,惊怒之余,不敢大意。

    一个个持刀舞剑,全拥而上,血气阳刚,滂湃的气血连成一团,如天地烘炉,浩浩荡荡,朝着牛蛮碾压而来。

    十几位炼髓强者的合力一击,其中更有几位“深入骨髓、炼髓如霜”的顶尖大宗师,半步武圣级别的强者存在,气血浓烈连贯,声势浩大,一股气浪撕裂虚空。

    面对这来势汹汹的一击,一般的初级武圣饮恨,便是巅峰武圣也要暂避其嘤,躲其锋芒。

    地上厚重坚硬的大理石地板破碎龟裂,无一处完好,被巨大的气浪冲卷而起,走石飞沙。

    旁观的众人面色骇然,一些武道修为练到极深处,甚至同样成就武道大宗师的高手一个个面色狂变,心下震颤,一些道术高深之辈更是脸白如纸,神魂直欲透体而出,被血气冲散击溃。

    越是修为强大,越是能感觉到这股力量的恐怖。

    “哼!你们这帮混小子还真是自不量力,也罢,既然着急来给爷爷下酒,今天就大发慈悲,成全你们。”

    牛蛮化身的老乞丐大笑几声,眼里满是不屑,似乎并未将这令众人色变的攻击放在眼中,给人一种成竹在胸,万事变而我自岿然不动的错觉。

    呼啸的狂风中,牛蛮一只手掌撑地,朝着地面轻轻一按,一个翻身纵跃,站立起来,身上破衣烂衫被吹得猎猎作响,布条随风摆。

    手拍葫芦,对着冲奔而来的众人阴测一笑,“收!”

    “不好,大家快退!”

    有心灵达到半步武圣的武道大宗师洞察先机,心头狂跳,急忙出声,同时当先一纵,身影暴退。

    可惜,还是晚了一步,一股难以抗拒的吸力席卷,天旋地转间,众人无一幸免,尽数被收入葫芦当中。

    这一下场中诸人再也坐不住了。

    若刚才那一下,他们只是初窥锋芒,感触还不算深,如同炮弹炸裂,那现在这一场景,则不易于在众人心中投下一颗原子弹。

    只是猛然间又忆起什么,原本迈出的步子又收了回去,不少王公子弟将目光投向那辆车马,眼中满是兴味。

    “阁下能有如此宝贝,广大神通,却从未耳闻,不知阁下名姓。”

    良久,马车中传出一阵童声,虽是稚嫩,但掷地有声,气息绵长,沉稳有力。

    “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葫芦装天下,乾坤倒拂如。老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江湖人称苏乞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