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第525章 你未免太天真

时间:2019-05-30作者:千苒君笑

    太后道:“别恼别恼,哀家听闻明小姐性情直爽,颇有将门风范,这是好事。”

    徐夫人起身道:“雁君是个好孩子,她不会平白无故污蔑谁的。太后,臣妇儿媳推了斟茶太监,臣妇也难辞其咎,请太后降罪。”

    太后叹道:“今日难得这么高兴,哀家也不想罚谁,真若有此事,想必也是无心之失。殷武王妃也是个通情达理的,且看她怎么处理吧。”

    随后太后也准了徐夫人和明夫人一起过去一看。

    虽然有人作证,推斟茶太监的人就是孟姝,孟姝推脱不掉,但她却一口咬死了自己不是故意的,当时一心顾着放风筝,根本没注意到身后有人。

    孟楣没有跟着孟姝一起过来,她正忘情地放自己的风筝,经由自己的丫鬟提醒,朝这边看来,似乎才发现这边出了事。

    孟娬看着孟姝,缓缓道:“算了,今日迎冬礼,不宜扫了太后的雅兴。我相信你不是故意的。”

    说着孟娬转身不再理会,孟姝暗暗松了口气,刚想直起身子,却又听孟娬悠悠道:“让她跪着吧。”

    孟姝惊愕地看着孟娬的背影,让自己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跪她?

    简直是异想天开!

    孟姝道:“你既相信我不是故意的,又凭何让我跪?”她冷笑道,“王妃就是这样说一套又做一套的吗?”

    孟娬顿了顿脚,回头看她,道:“今日若赦你免跪,下次再有人想谋害我,背后推我一把,是不是一句‘我不是故意的’,就没事了?徐少夫人,你未免太天真。”

    话音儿一落,便有一道妇人的声音传来:“需得跪,犯了错丝毫不知反省悔改,还振振有词、责声质问,孟家没教好,也是我徐家失于管束。”

    徐夫人走过来,冷冷看了孟姝一眼,吩咐自己身边的奴婢道:“去让她跪下,向殷武王妃认错。”

    由不得孟姝拒绝,她就被婢子给摁着杵跪在了地上。

    孟姝何曾在人前这样受辱,而且这让她受辱的人不光有她痛恨的孟娬,还有自己的婆婆。

    这些世家小姐和少夫人们都围拢来看,被自己的婆婆当众摁着下跪,往后还怎么抬得起头来?

    膝盖上传来发麻的疼痛,孟姝眼泪就止不住地往下掉。

    徐夫人虽然比孟娬年长一轮,可身份摆在这里,她也不得不福身礼上三分,并代孟姝向孟娬赔罪。

    孟娬托她起身,道:“徐夫人不必如此大礼。”

    别人不清楚,徐夫人却是清楚得很,什么无心之失,这孟姝分明是蓄意谋害。

    她眼高于顶,一直不甘心被嫁进徐家。眼下见了孟娬,想方设法找机会报复呢。

    倘若真让她得逞,被冠上个谋害殷武王妃的罪名,徐家一家都脱不了干系。

    更何况倘若还有殷武王追究起来,别提能有什么好果子吃。

    孟娬不会不知道她是蓄意的,只是没在今日迎冬礼上大动干戈罢了。

    孟娬看向派丫鬟来传话的那位明小姐,颔首致意道:“多谢明小姐告知。”

    明夫人本是想责怪明雁君的出头惹得徐夫人下不得台的,孟娬如是一说,她反而不好责怪了。

    明雁君道:“王妃不必挂怀,我只是恰好看见罢了。”

    孟娬衣裳湿了,茶温褪得很快,冷风迎面吹来,胸口就变得凉冰冰、飕飕冷。

    不过冷倒是其次,主要是不雅观。

    从这草原到扎帐篷的休息地,一路上会遇到不少人,也不宜让人看见。

    谁还有心放风筝,烟儿和崇仪早就把风筝线圈一抛,连带着孟娬的一起,三只风筝随风就飘远了。

    烟儿要回去给孟娬拿披风,徐夫人便作势要把自己的披风解下来给孟娬披上,被孟娬拒绝。

    明雁君便让自己的丫鬟把她的披风拿来,道:“王妃不嫌弃的话,就用我的吧,反正我也不冷,没披过。”

    明雁君是将门之后,从小强身健体,根本不需要这些,只是碰巧丫鬟带着罢了。

    孟娬和她一样,今天这样的天气也根本不觉得冷,所以干脆就没让烟儿带披风。

    眼下明雁君的披风解了燃眉之急,孟娬也就不跟她客气。

    系上披风,往胸前一拢,基本也就遮挡住了。

    一群人陆陆续续地离开了这个场地,最终只余下孟姝孤零零地跪在地上,徐夫人留下两个奴婢在一旁看着,不许她起来。

    孟楣远远地看着孟娬和明雁君说话时,脸上那股俏皮可爱的神情依稀淡了淡。

    明雁君,前不久圣旨册封下来的七皇子的正妃。

    等大家都散了以后,孟楣才抬脚向孟姝走去。

    她垂眼看了看跪着的孟姝,叹道:“不是放风筝么,我一回头就不见姐姐了。却不想姐姐竟然这么不小心。”

    先前谢初莺指明说孟娬所在的地方适合放风筝,孟楣不傻,自然不会往前凑,可孟姝被仇恨冲昏了头脑,会想这么多么?

    这就注定别人冷眼旁观时,孟姝还一头热地冲上去。

    虽然明雁君看见那斟茶太监背后的人是孟姝,但她也无法证明孟姝究竟是有意还是无意。

    这种情况下,今日又是迎冬礼,大家本是欢聚一处,倘若孟娬还紧抓着不放,难免让人觉得小题大做。

    所以没有什么谋害王妃的罪名,只是一点小过失,在徐夫人的认同下罚了孟姝的跪,太后也挑不出什么错来。

    孟娬到太后这处来时,太后还关怀备至地问:“殷武王妃可有恙?”

    孟娬道:“谢太后关心,臣妇无恙。”

    太后道:“无恙就好,看来只是虚惊一场。”她召了孟娬到面前来,还递给她一杯热茶,又道,“赶紧暖暖身子。”

    经过此事,大家都意兴阑珊,太后又念及孟娬的衣裳湿了,怕她着凉,便带着众人撤离了这地儿。

    不过这次赛风筝该奖赏的还得奖赏,尽管孟娬她们的风筝已经不知飞远到何处去了。不光孟娬得了奖赏,就连烟儿和崇仪都有份。

    回休息地时,太后还携着孟娬的手,面容慈和地嘘寒问暖了几句。

    在外人看来,太后对她这位殷武王妃可谓是爱护得很了。

    只是旁人却听不见太后与孟娬私话里的内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