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第385章 来,扶我一下

时间:2019-05-11作者:千苒君笑

    本站:m..孟娬如今身孕都快四个月了,去院外要是遇到孟家其他人出了什么差池怎么办?而且她去了也帮不上忙。

    眼下夏氏和烟儿一起把水桶放在推车上,孟云霄就站在不远处看着。

    两人打好水后,推着车就往回走。

    夏氏这一转身,恰好便看见了孟云霄。烟儿也看见了,不由愣了愣,下意识地去看夏氏,见夏氏神情无异,俨然将他当空气了。

    孟云霄想起以前,夏氏总是为他操持,一时倒适应不了她这番漠不关心的样子,便主动出声道:“好歹你我夫妻一场,有必要做成这样么。”

    夏氏被他挡了去路,方才抬起头来看他,平和地问:“你问我?抛妻弃女、攀权附贵,你不是该问问你自己吗?”

    孟云霄被拆了台,面色微恼,“我本想好好与你说,你却这么不识抬举。”

    夏氏笑了一笑,道:“我也本想见了面好好说的,奈何物是人非。而今我再看你这副脸孔,发现真是让我倒胃口。”

    孟云霄脸色有点发青。

    夏氏又道:“以前你一心只读圣贤书,从不曾管过家里,也放任我被你娘欺负,你也没尽过一天当丈夫当父亲的责任,我又何必继续勉强自己。孟云霄,如今我才发现我早就受够你了,与其有一个你这样的丈夫,我还不如当个寡妇呢。”

    孟云霄怒道:“多年不见,你真是长进了!”

    说着他就扬起了手,准备往夏氏脸上扇下去。

    夏氏丝毫不惧,直直地看着孟云霄,冷笑道:“我不会随便给你打,你要是敢打我试试,那我一定会不留余力地搅得你家犬不宁。”

    孟云霄动作顿了顿,仍是压制不了心中的那股怒气,道:“只要你住在这里一日,就一日是个贱妾,我就还是你的丈夫,是你的天!谁给你的胆子,居然敢威胁我!”

    想他堂堂一个内阁大学士兼工部尚书,会惧她区区一个乡下女人?!

    说罢,他一巴掌用力地扇下来。

    那一刻,过往旧情,烟消云散,彻底在夏氏眼里散得干干净净,什么都不剩。

    她的脸依稀都能感觉到他的掌风向她压来。她的心死寂到没有丝毫波澜。

    只是还没感觉到疼痛,孟云霄的手腕反倒先是一紧。

    随之旁边袭来一道劲风,夏氏定睛一看,崇仪站在她和孟云霄的中间,抬手就精准地扼住了孟云霄的手。

    崇仪速度快得连孟云霄身边的随从都没反应过来。

    孟云霄一看自己被崇仪拦住了,更加的恼羞成怒,动了动手腕,发现一点都动弹不得,于是喝令随从把崇仪拿下。

    随从当即回神,刚往前走两步,崇仪另一手拿着剑,剑未出鞘,在手上帅气地转了个向,她反手就用剑鞘击中随从胸口,把人震出一丈远,摔在地上。

    这时孟娬从后面缓缓

    走来。如今她可不能像以前那样一股脑往前冲了,所以落后了崇仪一步。

    夏氏看见她,道:“阿娬,你怎么出来了?”

    孟娬道:“久不见娘回去,所以出来看一看。”她站在孟云霄面前,看了一眼他被崇仪扼住的手,又问孟云霄道,“你这是想动手打她?”

    不等孟云霄回答,孟娬回头又对崇仪道:“来,崇仪,你扶我一下,我怕一会儿闪了腰。”

    崇仪一脸正直地伸手扶着孟娬。

    下一刻孟娬忽而抬起脚,直往孟云霄的胸腹就一脚狠踹了过去。

    孟云霄是万万没料到孟娬直接了当就给他一脚,那脚力又大,顿时把他踢得仰倒在地,一时喘不过气,连连咳嗽。

    夏氏也被吓了一跳。

    夏氏每次出来取水也都是尽量避开孟家的下人,等他们洒扫完以后才来的。故而眼下这井边并无旁人。

    孟云霄脸色通红,一边咳嗽一边颤手指着孟娬,还怒瞪着一双眼睛。

    孟娬走到他面前,佞然勾唇,嘴角微微笑着,可那双眼里满是嗜冷之意。

    她轻声道:“怎么,想骂我逆女啊?跟你说句大实话啊,你的女儿早就死了,我可不是原来的孟娬。”

    不过估计这大实话说出来,他们也理解不了是什么意思。

    孟娬幽幽又道:“不过你要是再敢动我娘一下,就不是这一脚能解决的事了哦。”

    等孟娬带着夏氏离开以后,孟云霄的随从才搀扶他起来。

    孟云霄不禁看向孟娬的背影,心想自己到底生了个怎样大逆不道的女儿!

    随从询问孟云霄,要不要叫下人用家法惩治夏氏和孟娬,孟云霄想想,还是摆摆手算了。

    他本来只是打算和夏氏单独聊聊,若是能安抚安抚她,说不定还能让她向从前一样一心一意地向着自己。

    可今天这事儿要是被其他人知道了,比如唐氏和贺氏,不仅他脸上无光不说,必然还会生出其他的事端。

    他只当夏氏是个解闷调剂,他可不想为了一个夏氏,而坏了他和唐氏的夫妻感情。

    回到院子里后,夏氏絮絮叨叨地对孟娬说,“你也是快要做娘的人了,怎还能莽莽撞撞的?要是不小心动了胎气可怎么办?”

    孟娬挠挠头,道:“我也不能整天坐着躺着啊,偶尔踹两脚还能舒展舒展筋骨,我觉得甚好。”

    夏氏叹口气,道:“虽不再有父女之情,可他毕竟是与你有血缘关系的生父。你今日这般踹他,来日传出去了,会使你落得个不孝的骂名。”

    她怜爱地摸摸孟娬的头,又道,“阿娬,往后不要这样了,娘可以自己来。”

    孟娬看了看她,道:“那他要动手打你的时候,你怎么不反抗?你可以抓他挠他,狠踢他胯下,让他再也不敢对你动粗。”

    夏氏动了动口,道:“当时

    没想那么多。”而且她不是那般撒泼的人,也做不出来那些。

    如果不是孟娬和崇仪及时出现,可能她真的会捱下孟云霄那一巴掌。

    当日孟云霄要着人打孟娬时,夏氏可以义无反顾地挡在孟娬面前回击回去,可现在到了她自己身上,反倒不知该怎么办了。

    (本章完)

    [搜索本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