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第303章 你睁开眼看呐,你自由啦

时间:2019-05-11作者:千苒君笑

    旭明宥本以为这次旭沉芳必死无疑的,但是没想到他还活着。随从来报,是凤梧用自己换回旭沉芳一命。

    旭明宥愤怒不已,他想,既然是凤梧不知死活,那么她做出的选择就该由她自己来承担后果。

    可后来,他还没来得及去找凤梧发泄,随从又来报,道是凤梧回城以后便饮下砒霜,自尽了。

    旭明宥在房里枯坐了两天,望着窗外的皑皑白雪,突然间所有的愤怒和扭曲都化作了一片空白。

    他只反复地道一句话:“她怎么敢……她怎么敢!”

    那个女人的卖身契还在他这儿,只要他没放她走,她就是自己的女人!

    他知道她很想要自由,明明她很快就会得到自由了,为什么中途放弃了?

    旭明宥坐到半夜,得知随从打探来的地点后,起身要出门。

    他身形在这两日里已经熬得十分瘦削,加之前些日脸上留下的淤痕,整个人显得十分狰狞,有些脱形。

    随从见他一出门就咳嗽,便劝道:“大公子还是好些以后再去吧。”

    旭明宥眼神阴冷渗人地看着随从,有种无法化解的深重怨气,道:“背叛我的人,我会让她死也不得安宁。”

    随从已经打点好了,用马车载着旭明宥连夜出城,去到一个朝向东边、视野开阔的地方。

    那里添了一座新坟。

    旭明宥踩着积雪快步地走过去,见那坟前的墓碑被雪濡湿了,碑前还有没烧透的零星纸钱。

    旭明宥在坟前伫立良久,他探手来,缓缓抚上那青湿的石碑。恍惚间,竟有些不属于他的温柔。

    然而下一刻,他就疯了一般,整个人变得极其暴戾。他双手扒住石碑,用力地把它从地里拔起,狠狠摔在了一旁。

    他一言不发,而后扑到那新坟上,便开始徒手挖了起来。

    大雪漫天而下,他双手刨出一捧捧的新泥堆在一边。

    很快他身上落满了雪,他刨得更狠,俨然像个疯子。

    随从见状上前帮忙,旭明宥咆哮道:“滚开!都给我滚开!”

    所有的愤怒和疯狂,以后都再也寻不到由头。那怒火从最初像岩浆一样喷发,到后来渐渐冷却,变成了尘埃。

    他只是剩下满腔的不甘和嫉妒而已。

    旭明宥头发散乱,遮住了侧脸,他满身都是泥,可也阻止不了他疯狗一样地刨。

    他嘴里念念有词:“你背叛我,你想逃离我,我不同意……你到死都是我的……”

    最后他生生刨开了坟,见到了里面的棺材。

    最终随从还是得来帮忙把棺木抬出来。

    当费力地打开棺木时,雪花纷纷飘落进里面,旭明宥看见凤梧躺在棺里,她穿着一身素雅干净的裙裳,还和以前一样美丽。她安安静静得阖着眉目,落在她眉间的雪没有温度,久久化不开。

    但在旭明宥看来,她只像是暂时睡着了一般。

    旭明宥把她抱了出来。抱她出来之前,他脱掉了自己沾满泥巴的外衣,用雪水洗干净了双手。

    他把她带离这个冰冷而又孤独的地方。

    随从把棺木盖上,把土重新填上。天色依稀发明时,马车才又缓缓驶回了城。

    旭明宥把凤梧抱回自己的院里,把她放在榻几上。

    她靠着榻几,神情安然,仿佛静静聆听着窗外下雪的声音。旭明宥便一直静静地凝视着她。

    过了很久,旭明宥哑声开口道:“凤梧,只要你睁开眼睛,你开口跟我说话,我就原谅你。”

    旭明宥等了一会儿,他有些癫狂,像是还真在等凤梧的反应一般。只是凤梧始终阖着眼,也始终闭着口唇,没有任何反应。

    旭明宥自顾自又道:“我不逼你了,你想怎样就怎样。你不想做花魁,不想接客就算了;你要离开,要换个地方生活也算了;哪怕你背叛了我,你想跟旭沉芳在一起也算了!”

    他着急了,伸手握着凤梧的肩膀,“你说话!”

    旭明宥想到了什么,他连忙放下凤梧,又着急地在房中到处翻找,房里的摆设稀稀拉拉落了一地。

    后来旭明宥想起他把东西放在哪儿了,忙跑到自己睡觉的床边,在自己枕头底下找到一个信封,又回到凤梧身边来。

    他从信封里取出一张泛黄的纸,展开在凤梧面前,上面字迹分明,末尾还盖了鲜红的手指印。

    旭明宥道:“这是你的卖身契,你不想待在我身边了,好,我放你自由,我放你自由。凤梧,你给我看着,我现在就撕了它。”

    旭明宥把那张卖身契撕得个粉碎,有些讨好地捧着满手碎屑移到凤梧眼前,想祈求她睁眼看一眼。

    旭明宥诱哄道:“你睁开眼看呐,你自由啦。我再也不拘着你啦,你想干什么就去干什么啊。”

    他还说,“你要是没处可去,你要是怕没人要你,我要你。被糟蹋算什么,就算你被全天下男人碰过,我也照样要。我娶你做我的女人,不是做妾,我让你做正室,做我旭明宥堂堂正正的夫人。”

    这一天,旭明宥跟凤梧说了好多好多的话,他所能想到的所有对她好的,他统统都说了。

    他想,如果她能睁开眼答应一句,他一定会说到做到。

    可是最后,她都不曾答应他。

    她恨极了他,应该至死都不想再看见他。

    从来没有哪个女人敢如此漠视他。旭明宥见她不识好歹,有些怒从中来,赤红着双眼,伸手就想去掐凤梧的脖子。

    可是手在触到她冰凉的肌肤时,却像是被烫到一般,开始发颤。

    最终他也没能下得去手,而是揽着她的肩膀,一点点把她抱进怀里,低低道:“你很冷是不是?不怕,我身上暖和。”

    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

    在醉春风的时候,她从来没有真心实意地笑过。

    可是离开了醉春风,她去到旭沉芳的身边以后,她总是在发自内心地笑。那笑容真的好刺眼啊,刺眼到他想生生摧毁了去。

    每一次他都想让她由笑变哭,看见她向自己服软求饶。可是她从不曾服软求饶过,也从不曾因为自己受他的虐待而哭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