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第095章 山鸡也是要下蛋的

时间:2019-05-11作者:千苒君笑

    结果弄好回房刚躺下不久,就听外面哗地一下,下起了大雨。

    夏天的暴雨便是如此,来得迅疾且势猛。晴了这么多天,誓要冲淡这股暑气。

    雨打在屋瓦上,密密麻麻,雨水顺着屋檐急急往下淌。整个乡里都沉浸在一片雨声中,淹没了平时夜里的虫鸣蛙叫。

    没隔多久,暴雨渐转小雨,淅淅沥沥,一直持续到了翌日清晨。

    清晨一推开窗,外面湿洼洼一片。

    有乡民披着蓑衣,扛着锄头,去锄田松土。

    昨晚孟娬把鸡放到了厨房里,今早再放出来,发现它怏怏的,精神好像不太好。一整天,就是一种便秘了的既视感。

    这山鸡养了一些时日了,吃了不少谷糠,长肥了一圈。

    眼下真要是生病了,孟娬只会医人又不是兽医,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医它。

    旭沉芳就建议道:“不如,把它炖了吧?”

    母鸡仿佛知道有人已经开始对它垂涎三尺了似的,咯咯咯,在院子里溜达了一圈,表示自己十分精神。

    结果孟娬一不留神,它又跑回厨房窝在了柴草堆里。

    如此持续了一天,等傍晚孟娬来捉它出去遛遛时,冷不防在厨房里叫了一声。

    殷珩和旭沉芳闻声,当即要进厨房去一看,就见孟娬先跑了出来,一手抱鸡,一手抓着一个白生生圆滚滚的蛋。

    孟娬笑得双眼明亮,如被星光淬洗过一般,道:“我说它怎么老窝着呢,原来是下了蛋!”

    殷珩和旭沉芳两人,皆是神色柔和下来。

    孟娬抱着母鸡使劲顺了两下毛,就差亲它一口了,喜滋滋又道:“真没白养你一场啊!”母鸡傲娇地昂着脖子,咯咯两声。

    随后孟娬哼着小曲儿,蹲在院子里,兴致勃勃地给母鸡盖鸡窝。

    盖鸡窝用的材料,是去竹林里新砍回来的一根竹子,削成一条一条的,再编成一个棚,棚上盖一层茅草。

    彼时殷珩坐在屋檐下,慢条斯理地帮她削着竹子。

    屋檐上残雨汇聚,时不时滴答一下,时光悠闲。

    旭沉芳素手拿着竹条,编了一个青色的蚱蜢,往院里一抛,就见那母鸡兴奋地跳脚乱啄。

    他这人懒归懒,还是会随手递一递竹条,见孟娬编得起劲,过去敛着衣角坐下,帮她一起编,嘴上却道:“阿娬表妹,你对这鸡是不是太好了,对我都不见这么好的。”

    孟娬懒得跟他斗嘴,务实道:“这个鸡窝一定要遮风避雨,冬暖夏凉,要让母鸡住得舒服,它才能勤下蛋。”

    后来鸡窝弄好了,孟娬再在窝棚里给它铺一层草。

    旭沉芳挽着手笑悠悠道:“窝是弄好了,但是还差点什么。”

    孟娬问:“差什么?”

    旭沉芳眨眨眼,道:“差只公鸡啊。”

    孟娬一听,觉得有戏。她脑海里立刻就浮现出母鸡孵小鸡,生出一支游鸡队的场景,那时候盼着的就不是每天一只蛋,而是一窝蛋啦。

    孟娬欣然道:“我一会儿就去借只公鸡回来,给它睡上一睡。”

    这话让夏氏听了去,训斥道:“什么睡不睡的,这话是你能说的吗,不害臊!”况且院里还有两个男子,怎么能当着他们的面说这种话。

    孟娬道:“娘,鸡它也是有需求的。”

    夏氏恢复了些力气,拧着孟娬的耳朵进屋去,“你还说!”

    “娘,娘,轻点,耳朵快掉啦!我的意思是,和公鸡睡过以后的母鸡下的蛋才能孵小鸡啊!”

    晚上,孟娬用这一只圆滚滚的蛋做了一碗芙蓉蛋出来。

    可是家里四个人,完全不够分啊。夏氏和旭沉芳大病初愈,殷珩也有臂伤,孟娬觉得除了自己,这三个人都应该好好补补。

    于是她把蛋羹一分为三,给他们三个每人一大勺。

    三人无话,孟娬道:“快吃啊,一会儿凉了有腥味就不好吃了。”

    而后三人动勺,舀了那蛋羹,却不是往自己嘴里送,而是不约而同地朝孟娬送来。

    这下大家都愣了愣。

    夏氏笑容怜爱道:“阿娬,你快尝尝。娘吃陈芳带来的那些补品就够了,哪还用得着吃这个啊。”

    可以前,夏氏很少有吃到这样热腾腾的蛋羹的。

    旭沉芳道:“表姑妈还是自己吃吧,我不吃这个,嫌腥。我的给阿娬吃。”他笑眯眯地对孟娬又道,“乖,张嘴,我喂你。”

    那双眼睛如星海,亮而无边。

    殷珩什么都没说,他自己低头吃了半勺鸡蛋羹,剩下的送到孟娬嘴边,温声道:“吃么。”

    孟娬咽了咽口水,真要让她选,她当然是……一口就咬住了殷珩的勺子,把他送来的全部吃进了嘴里啊。

    殷珩问:“好吃吗?”

    孟娬舔舔嘴,直勾勾地盯着他道:“好吃。”

    如此张扬大胆的行为,气得夏氏差点摔筷子。

    旭沉芳在旁添油加醋道:“表姑妈,王行这是在诱以美色、公然挑逗阿娬表妹呢,简直就是恬不知耻。”

    夏氏气道:“王行,你再乱教阿娬,仔细我把你踢出去!”

    这怎么能是乱教呢,不教她也会啊,况且她就爱吃这一套啊。

    孟娬瞪了一眼旭沉芳,赶紧道:“娘,切莫受奸人挑唆。快吃饭吧,菜都要凉啦。”

    殷珩只是知道如何能让孟娬喜欢吃他的蛋羹。他更愿意与她一起品尝,让她快活,且又心安理得。

    孟娬还一边给夏氏夹菜,一边安抚道:“这有什么呢,我顶多就是吃了点阿珩的口水而已。要说男女授受不亲,这确实有点暧昧,好像还有点间接接吻的意思……接吻肯定是多少要沾到的嘛……”

    她越说越飘,思绪早不知想到哪里去了,脸上的表情亦是熏熏然,十分陶醉。

    旁边的夏氏听得脸跟锅灰似的黑。

    殷珩适时地低咳一声,道:“阿娬,你确定这是在安慰夫人吗?”

    孟娬回了回神,立刻又严肃道:“哎呀,扯远了扯远了。”

    旭沉芳看了看殷珩和孟娬,挑眉道:“阿娬表妹好像很有经验的样子哦?”

    孟娬一眼瞪来:“你别说话!吃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