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第813章 凤榻暖帐

时间:2019-08-29作者:千苒君笑

    皇后道:“让她们到本宫这里来,把这里也搞得乌烟瘴气的吗?”

    况且涉事妃嫔之一是谢家的人,后宫里人人都看着,她若不及时处理,还以为她有意偏袒,这让她如何服众。

    故皇后才要临时过去一趟。

    皇后留了一个身边的嬷嬷在宫里,在寝宫里备好热水暖炭,以便她回来可驱寒。

    只是不想,皇后走了没多久,谢初莺便过来了。

    谢初莺在皇后的寝宫门前见了嬷嬷,便笑道:“我见今日下雪了,想必夜里寒,所以带了些蜜酒过来,饮过后可以暖身子呢。”

    嬷嬷亦笑道:“姑娘有心了,只是今夜姑娘来得恐怕不巧,咱们皇后娘娘眼下不在寝宫里呢,让姑娘撞了个空。”

    谢初莺诧异道:“眼下天都黑了,皇后娘娘外出了么?”

    嬷嬷道:“娘娘往后宫走动去了,要处理些后宫琐事。老奴还是遣人送姑娘回去吧。”

    谢初莺道:“我先等等吧,有两天没来,我倒是有话想与皇后娘娘说。”

    都是谢家姊妹,眼下皇后又待她十分宽厚,嬷嬷思及此,也就不劝了,而是请谢初莺进皇后寝宫里去坐着等候。

    谢初莺进去以后,把食盒往桌边放了放,走到之前与皇后闲聊时常坐的软座上款款坐下。

    除了静坐等候以外,她并无其他举动。

    嬷嬷给她上了茶,便退到门边去守着。

    原以为皇后会早去早回,没想到嬷嬷最先等来的却不是皇后,而是皇帝。

    皇帝忙完了政务,带着若干宫人冒雪前来,结果一到内院,却听嬷嬷禀话,说是皇后此刻不在寝宫里,因芸妃和绮妃产生争执,皇后正在那边处理。

    眼下来都来了,皇帝也不能调头就走,于是便掀了掀龙袍,抬脚踏入皇后的寝宫。

    嬷嬷见状,正欲说话,黄公公便小声与她道:“皇上刚忙完政务就过来了,茶都没来得及喝一口,还不上茶去。”

    嬷嬷只好连忙去备茶。

    皇帝在门外时谢初莺就已经听到声音了,眼下皇帝一进来,才发现寝宫里竟然还有她在。

    谢初莺有些无措地起身,向皇帝见礼。

    皇帝似探究又似了然的眼神上下打量了她一遍,道:“你来找皇后?”

    谢初莺应道:“初莺见今日有雪,所以带了些蜜酒来,与皇后娘娘驱寒。”

    回话间,嬷嬷已经把热茶送了上来。

    皇帝在另一边软座上坐下,揭了茶盖,撇去浮沫吹了两下,浅浅抿了一口。

    黄公公很有眼识地示意嬷嬷退下。

    寝宫里一度陷入沉默,气氛有点说不上来的怪异。

    皇帝审视着谢初莺,她始终垂着头,谨守本分的样子。不过垂头时,却露出了一段优美的后颈,在灯火下泛着柔腻的光泽。

    皇帝问道:“你带来的蜜酒呢。”

    谢初莺抬头看了看桌边的食盒,问:“皇上可要尝尝?”

    皇帝点了点头。

    谢初莺便起身去把食盒拿过来打开,将里面的一罐蜜酒取出,还配有两样点心小食。

    谢初莺又娉婷站在皇帝的跟前,动手倒出蜜酒。

    蜜酒呈熟透的澄黄,入盏之际,芬芳四溢,还夹杂着一股若有若无的甜味儿,与谢初莺身上的女孩儿家的淡香杂糅在一起,有种别样的味道。

    皇帝在入口前,把杯盏推到谢初莺面前,让她先喝。谢初莺只好端起杯,小口小口地都饮了下去。

    皇帝见状,才品了一杯。

    他看着谢初莺道:“你恨朕吗?”

    谢初莺摇头,道:“是臣女父兄做了大逆不道之事,皇上秉公处理是才应该。若不是皇上大恩,容许臣女留在太后身边,臣女还不知会是何光景。”

    这酒入口香醇柔和,饮后不久,胸口里一团暖热,在这雪天里尤为适合。

    谢初莺给皇帝倒酒时,皇帝又闻到了她身上的那股少女幽香。

    皇帝就近一看,她其实生得十分漂亮,有两分皇后年轻时的模样,灯火下的肌肤雪润而富有弹性,是年轻的气息。

    也不知这蜜酒是后劲足还是怎的,皇帝腹中暖意更甚,寝殿里的灯火忽扑闪了一下,谢初莺的眼神也跟着扑闪。

    她喝了两杯蜜酒,脸颊红晕嫣然。

    再后来,谢初莺起身再给皇帝倒酒时,皇帝拿了她的手腕,便将人拉进了怀里。

    殿中的黄公公和两名太监连忙垂头。

    谢初莺温顺地倚在皇帝怀里,皇帝抱起她便起身朝皇后凤榻走去。

    黄公公见状觉得不妥,动了动口,但转念一想还是什么都没说。

    谢初莺的衣裙被一件件从帐中抛了出来,到最后给剥光得一丝都不剩。如此,她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儿也做不出什么对皇帝不利的事,黄公公这才打了手势,让太监随他一道退出去。

    皇后的嬷嬷在门外候着,心想有太监在里面侍奉,应该出不了什么事。

    可眼见着太监们都撤出来了,嬷嬷心头一沉,面上不动声色道:“公公,皇上可要换盏茶,奴婢这就去重新泡一杯来。”

    黄公公最后一个出来,还顺带把寝宫的门给带上了,道:“嬷嬷不必麻烦了,皇上他现在用不上呢。”

    嬷嬷在皇帝到来之后,便第一时间派人赶紧往皇后那里传信去。

    彼时皇后还坐在芸妃与绮妃的宫殿里,头疼地听两人轮番哭诉,一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都被彼此抖出来中伤对方。

    皇后不知不觉就把时间耗在了这里。

    直到有太监匆匆从中宫跑来,禀道:“启禀皇后娘娘,皇上过中宫了,还请娘娘早回。”

    随后皇后命自己身边的大太监留下,好好记录两人所述,等明日交给她看后再做定夺,于是便摆驾回去了。

    皇后回到中宫,直往内院去。远远便看见黄公公等人正一丝不苟地候在门外。

    一同候着的还有皇后身边的嬷嬷,不过嬷嬷神情不太对劲,既着急又不敢放肆。

    “皇上可在寝宫里?”皇后一边缓缓走上台阶一边询问,结果还不待嬷嬷或是黄公公回答,她便冷不防听见了自己的寝宫里传来的男女之声,顿时面容僵了一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