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第809章 乘风而起

时间:2019-08-27作者:千苒君笑

    ,。殷珩问:“她身边都有哪些人?”

    崇咸道:“崇仪和崇孝,还有暗卫。”

    在护卫方面没什么可担心的,过了一会儿,殷珩又问:“她出城去赏景?”

    崇咸应道:“好像是去试滑翔伞。”

    殷珩沉默,第一时间就想起之前有一次他一回家,孟娬用那滑翔伞从屋顶上飞过,就直直把他撞翻在地上的事。

    崇咸又道:“属下从崇仪那里探得口风,她们似乎要去山上试,想飞过山谷。”

    殷珩:“……飞过山谷?”

    上回在王府里试试便罢了,顶多是从房顶上摔下来。这次去山上试,若不小心,从半空直接摔到山谷里,怕是可以直接去阎王那里报到了。

    殷珩放下手里的公文,揉了揉额心,起身便往外走。崇咸连忙跟上。

    一出公署,两人便打马出城。

    这时,孟娬和崇仪他们已经到了某处山脚下。

    崇仪眼里冒光,斗志昂扬:“我们开始爬山吧。”

    崇仪和孟娬两个背着背包上山浑不费力,只是烟儿还没走到半山腰便累得气喘吁吁。

    崇孝老实巴交地跟在最后面,烟儿走着走着,忽而感觉背上一轻,她停下来回过头一看,才见是崇孝帮她拎了背包的重量。

    她脸颊不知是累得还是被冷风吹的,显得红扑扑的,眼神有些躲闪。

    崇孝道:“我帮你吧。”

    孟娬和崇仪走在前面几步停下,亦是回头来看烟儿和崇孝。

    烟儿受不了她俩的眼神,硬着头皮道:“我自己可以的。”

    孟娬就一本正经地开口道:“烟儿,你就让他帮你背吧,何必逞强呢。”

    崇仪则一脸耿直地道:“就是。大不了回头你再帮他洗一次衣服回报他就好了。”

    烟儿脸颊更红,跺跺脚把背包抢回来,自己继续往山上走。

    孟娬便好笑地道:“崇孝,你帮烟儿背。她若是不肯,你就连人带包地给她背上山去。”

    崇孝应了一声,王妃的命令他不敢不遵,于是就很务实地把烟儿的背包都拿过来。烟儿真要跟他抢也抢不过啊,何况她更不想当着孟娬和崇仪的面儿被崇孝给背着走。

    遂烟儿闷闷地哼了一声,也不管他了,自顾自扭头往前走。

    这处山头是早就商定下的,成为滑翔伞试飞的第一个起点。

    山头并不十分拔高,地势也不险峻陡峭,山顶的坡度绵延,上面有一块宽阔之地可以用作缓冲。

    等到了山顶,俯眼望去,只见视野所及之处,山林环绕,红黄秋色不再,而是呈一派墨绿的常青色,在有些暗淡的天光下,生出两分辽阔的萧索。

    先前断断续续地下了一些日子的秋冬冷雨,到今天,眼下天气不晴也无雨,但头顶罩着浓云,所以显得暗淡。

    北方有风,却也吹不散天上的云,等再晚些的时候,怕是还得有一场雨。

    所以孟娬和崇仪也不耽搁,一到山顶后,拂了杂草空出地方,把背包里的滑翔伞拿出来,迎风抖开。

    伞叶兜着冷风,渐渐呈现出饱满的弧度。

    据孟娬所言,这样的试飞环境反而是比较安全的。

    若是途中,滑翔伞出了什么岔子,也不必太过惊慌。反正下面是一片树林,便是掉下去,滑翔伞的伞叶多半也会挂在那些树梢上,因而人摔不到地上去。

    烟儿表情戚戚的:“可我看,怎么也很危险啊。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在王府里试飞吧。”

    烟儿背包里也有一只滑翔伞,但她死活不肯拿出来试。

    崇仪让崇孝拿出来抖开,道:“崇孝,一会儿你带上烟儿。”

    孟娬一边做着最后调整,一边道:“两个人的话飞得可能不远,一个人飞得更远些。崇孝,你需得保证烟儿的安全。”

    这滑翔伞本就是孟娬给他们侍从做的,将来外出行任务如能用上它,可以省时省力,甚至于关键时候可以用来逃生救命。

    所以今天如果孟娬试飞成功了,后面会逐渐普及,殷珩的侍从们都得慢慢学会使用这个。

    至于烟儿,纯属是来凑热闹的,要是不让崇孝捎上她,留她一个人在山脚或是在山顶,也让人不放心。

    最后孟娬和崇仪分别套上伞绳,站在顺风口面向山谷,那风把滑翔伞吹胀得鼓鼓的,牵起一股张力,仿佛只要一踮脚,就能乘风而去。

    孟娬和崇仪是比较兴奋的,脑后乌发被吹得纷纷扬扬,孟娬侧头看向崇仪,笑道:“准备好了吗?”

    崇仪点头。

    孟娬便手指着山谷,扬声道:“我们便朝那边飞,能飞多远是多远,注意拉动调解伞绳控制方向,别撞周围山体上,下降的时候也注意别伤着。”

    崇仪应道:“知道了。”

    孟娬道:“那我们可要出发了。”

    说罢,两人均是往后退了几步,控制着滑翔伞带来的拉引力,然后在那股拉引力下先后快步往前跑,等跑到边缘了,双脚腾空而起。

    孟娬率先跑出去,手法熟练,而后崇仪和烟儿、崇孝便眼睁睁地看见她在那滑翔伞下腾飞而去。

    顿时遍野山林均在脚下,她低头能看见山谷间松林葱茂、溪流浅浅,抬头可见层山叠峦、冷翠如屏。

    天地之广袤,锦绣河川、气势恢宏。

    人的视野也跟着开阔起来,才发现自己不过渺渺一粟。

    不过能在此间遨游,已是快事。

    随着渐渐飞远,山谷里也回荡着孟娬清越的笑声。

    崇仪见状,也快步往前跑,而后到边缘提气抬脚,继而整个人悬空。她能感受到风的力量,在促使她前进。

    烟儿见了,既向往又害怕。她光是一看山谷下,就已经开始两腿发软了。

    后来,崇孝在耳旁出声道:“烟儿姑娘抓好了。”

    “啊?”烟儿醒了醒神,发现崇孝居然不知何时照着孟娬和崇仪的手法把伞绳神不知鬼不觉地套在了他和自己的身上。

    当时烟儿的表情别提有多惊悚了。

    崇孝带着她后退几步,她便手舞足蹈地表示反抗,欲哭无泪道:“你怎么不说一声?我不要!我不想飞……啊啊啊啊啊……”

    崇孝把控着伞绳,在她的尖叫声里一下跃向半空。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