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第755章 见面

时间:2019-08-12作者:千苒君笑

    夏氏的扭伤,孟娬听她说,当晚回来之前抹了药油。而且孟娬也看了,处理得妥当,伤势没有加重。

    第二日肿就全消了,只不过揉起来还有酸胀感觉。

    孟娬过来给夏氏继续用跌打油揉抹,道:“这两天最好少用这只脚走路。等全好了再走。”

    夏氏点点头。

    孟娬手上动作不停,嘴上又道:“昨个娘伤了脚,用这脚走路没?”

    夏氏以为孟娬会怪她不爱惜自己的脚,顺口就否定道:“没有。”

    孟娬抬起头看她,微微挑眉:“没有?”

    夏氏:“真没有。”

    孟娬道:“娘与商侯见面的地方,总不能把马车驾到室内去吧,那从室内到出院子再到门口上马车的路,都是怎么走的?”

    夏氏:“……”

    孟娬道:“让商侯抱的?”

    夏氏才感觉自己中了孟娬的套了。

    夏氏袖中的手有些轻微颤动,忙紧紧抓着座椅椅把,继续否认道:“没让他抱。我自己踮着脚走的。”

    顿了顿,她又道:“他顶多,是扶了我一下。”

    孟娬继续给她揉脚踝。

    过了一会儿,夏氏又此地无银三百两道:“脚踝也是我自己抹药油揉的。”

    孟娬好笑道:“娘,我没问。”

    夏氏偏开头看向外面,道:“我不是怕你误会么。”

    随后几天里,夏氏都待在自己院里,甚少走路。

    几天后,夏氏的脚基本无碍,也能正常行走了。

    商侯让阿烁来接她出门。

    关于簪子的详情,孟娬也没有多问夏氏,眼下见夏氏又要出门,她也没阻拦,只叮嘱多加小心。

    孟娬把夏氏送到后门,上了阿烁的马车。

    夏氏上车时,见着阿烁的脸上淤青还没全散,不由问道:“你还好吗?脸上可有用熟鸡蛋滚一下?”

    阿烁接到了夏氏,便戴上遮阳的斗笠。笠纱一盖下来,能遮住他大半张脸。

    他驱车缓缓驶离,道:“一点小伤,没妨碍。”

    以前经常跟着商侯在外跑,小打小伤的根本不当回事。

    阿烁驾车在巷子里行驶起来。

    他这人,要么嘴巴通常很毒要么就寡言冷漠,只有在老夫人面前的时候才会善解人意。

    不过他想,好歹是他家侯爷心爱的女人,他应该客气而热情一点。

    于是阿烁主动跟夏氏好说好话道:“上次夫人帮忙买的特产,我带回黎国去,老夫人甚是喜欢。”

    夏氏笑容温和地道:“是么。”

    阿烁道:“夫人挑的基本都很合她的心意。”

    夏氏道:“那就好,我还担心我选得不够好。”

    阿烁道:“老夫人往宫里的老太妃和皇后娘娘那处送了一些。她们都很欢喜。若不是黎国和殷国离得远,老夫人定要请夫人去府上坐坐。”

    夏氏认真道:“能培养出侯爷那般人物,老夫人一定是位很好很好的人。”

    阿烁道:“那是当然。”

    过了一会儿,阿烁又道:“夫人有没有想过去黎国?”

    夏氏愣了愣。

    阿烁又道:“夫人若是去黎国玩玩,老夫人一定很高兴。我们侯府除了老夫人,没别的女眷,夫人不用担心住久了会有人不高兴。”

    阿烁还补充道:“我家侯爷还单着,没有侯爷夫人。”

    夏氏袖中的手交握着,言辞间只淡淡笑道:“将来谁若嫁与你们侯爷,定是会很圆满幸福。”

    阿烁听出婉拒之意来了,便不再多说。

    这厢,黎国皇照例衣冠整洁,与商侯一道坐在院中堂上。

    这次他是真的将要见到夏夫人了。有商侯出面安排,根本都不用他操心。

    黎国皇发现自己先前盼了那么久,眼下终于要顺利见上了,居然有点近乡情怯。

    商侯正坐着喝茶,他便按捺不住站起身,在堂上踱着步,于商侯眼皮子底下来回晃。

    晃得商侯着实有点头晕。

    商侯不由道:“主上冷静些。”

    黎国皇回头看着他道:“你不是头一遭见你当然不紧张。我已经三十一年没见过她了。”

    商侯无言。

    往些年,黎国先皇先皇后在时,每年都会派一拨人出去打听,却次次都杳无音信。后来先皇先皇后先后过世,遗愿仍是想把失散的至亲找回来。

    黎国皇也从未停止过寻找。

    只是黎国皇自己明白,可能多半找不回来了。她可能失散在天涯海角,也可能早就不在这个人间。

    就在黎国皇差不多已经不抱希望的时候,突然又有了消息,他怎能平静得下来。

    商侯与他君臣多年,当然明白他的心境。

    黎国皇又问他:“你看我,衣着可还得体?有没有什么失礼的地方?”

    黎国皇向来注重仪表,商侯道:“并无失礼之处。”

    黎国皇在堂上又来回踱了一会儿,回头再问:“这身衣袍颜色是否太暗了,我要不要换一身亮一点的?”

    商侯:“……”

    商侯不禁怀疑,眼前这位君主,与他黎国朝堂上威风凛凛的君主,是不是分裂成了两个人?

    这时,黎国皇的侍从自外面走来,在堂前禀道:“主上,阿烁已经到门口了。”

    黎国皇冷不防倒抽一口凉气。

    商侯和侍从都默默地看着他。

    黎国皇摆摆手道:“我只是,心情有点复杂。”

    商侯的私宅大门边辟了一条平直的旁道,没有台阶,阿烁可以直接把马车驶到大门内的庭院里。

    夏氏下了马车,环顾庭院,才发现她这次来的不是景苑,而是一个陌生的环境。

    有侍从来把马车牵下去,阿烁伸手指引道:“夫人随我这边来。”

    阿烁在前边带路,夏氏便跟后面。

    穿过庭院,前面便有一座院子呈现在视野里。

    阿烁带着夏氏走进院门。

    院中守着侍从,正堂房门开敞着。

    夏氏抬眼看去,一眼便看见商侯正坐在堂上,除了他以外,还有另一个人正站着,微微侧背着身,她看不清他的模样,只见得那身影依稀清朗挺拔。

    阿烁在门前止步,夏氏走上几截台阶,动作有些迟疑,还是抬脚缓缓地跨了进去。

    门边阿烁的声音在道:“主上,侯爷,夫人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