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第754章 真的动了心了

时间:2019-08-11作者:千苒君笑

    徐妃道:“她都不在你跟前,你还说她好?”

    殷容道:“白日是她不想跟楣儿抢,所以不露面。『→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 .k.a.n.s.h.u.g.e.co但她日日有早归,夜间,也都是她在照应。”

    徐妃愣了愣,道:“真的?”

    自是真的。

    明雁君对他虽没什么夫妻感情,可对搭伙过日子的人还是有应尽的责任心。

    白日天孟楣在照顾,晚上便是她在照顾。

    她给他布晚膳、备夜宵,他看书时她给他掌灯,他夜里起夜时她在外间准能醒。

    只是明雁君做这些,从不刻意要让谁知道罢了。

    殷容说着明雁君的事时,徐妃便注意着他的神情。那股宁润里,浸着一丝丝温柔。

    徐妃便知道,他怕是真的动了心了。

    夫妻锦瑟和鸣本是好事,徐妃也不再多言,只道:“你若真是为她好,就让她收收心,与你好好过日子。”

    这会儿,明雁君正在校场打马回。

    烈日下她长发高挽,英姿飒爽。

    校场的将领们见了,便笑哈哈道:“好像这些日大小姐都走得挺早哈。”

    明雁君道:“七皇子身体不适,我得回去看着。”

    说罢,她一挥马鞭,策马就奔出大营,马蹄掠起一道黄沙。

    她没急着回府,而是骑着马在街上转悠。特意到了那卖芙蓉鸭的铺子前,掏钱买了一只。

    上次她听人说这里的老字号芙蓉鸭好吃,回家前便来买了一只,殷容似乎喜欢这样的咸甜口味,吃得不少。

    所以今天她才又来。

    后回府路上,遇到柳荫下有采莲女卖莲蓬的,她又顺手买了一束莲蓬回去。

    一进府门,明雁君把芙蓉鸭交给管家拿去厨房,自己先回了东院,准备洗漱更衣,然随后才要去殷容的院子里。

    洗漱之前,明雁君先把莲蓬拿进房间里。丫鬟见状,便熟稔地把长颈瓶装了水来,摆放在窗边的几面上。

    明雁君站在桌几前,游刃有余地将莲蓬错落有致地插在瓶中。

    别的才艺她兴许不精,但就这一瓶莲蓬,她能插得非常漂亮。

    嬷嬷在身后道:“今日徐妃娘娘来过了,没见到小姐。”

    明雁君将手里的莲蓬一支支插上,然后拨弄位置,嘴上道:“她生气了?”

    嬷嬷叹道:“总归是有点的。徐妃娘娘还是希望小姐多看顾殿下的。”

    明雁君将莲蓬摆弄到令她满意的位置,然后欣赏了一下,道:“七皇子殿下总共就这么一个,眼下府里除了我,还只有一房妾室,我和妾室分了时间段来看顾,她连这都不满意,等将来再添了别的侧妃、侍妾,又应该怎么分?是要将殿下硬生生分成几块么。”

    嬷嬷道:“话也不能这么说,徐妃娘娘总归是希望小姐与殿下好的。”

    明雁君转着眼前的长颈瓶,一束莲蓬便也跟着转。

    她没说话。

    她只是想,原来她也曾有过想法,试着要与他好的。

    ***

    傍晚,柳荫下的采莲女的背篓里还剩下最后一束莲蓬。

    秋珂打马经过时,勒马在柳荫下停了下来。

    他一边掏钱,一边笑问,那束莲蓬怎么卖。

    采莲女说,只要三文钱。

    而后,他将那最后一束莲蓬也买了去。

    ***

    用晚饭的时候,下人进来,把膳食一一呈上桌几。

    殷容与明雁君对坐而食。殷容一看,见他面前又摆上一道香酥芙蓉鸭。

    他尝了尝味道,一尝便知,不是家里的厨子做的,又是她在外面买回来的。

    以往都是他晚间回来陪她用晚饭,现在倒过来了。她会到他院里来,常备的也都是合他口味的饭食。

    殷容抬头看着明雁君,目光柔和,道:“下次可以多准备一些你爱吃的。”

    明雁君道:“我不挑,这些都能吃。”

    饭后,下人上了茶。

    明雁君问:“今晚想看什么书,我去给你拿。”

    殷容靠着墙,微微仰头,笑意温然道:“我想看你练武。”

    明雁君愣了愣,回头看着他。

    殷容道:“好像很久都没见你在家里练武了,一时很怀念。”

    不等明雁君回答,他想了想又道:“不过现在你都去校场练了,回到家里若是还练,有点强人所难。”

    明雁君朝门外走去,经过侍从身边时顺手拔了侍从的佩剑,道:“在校场多是练长枪,倒甚少练剑。”

    随后,殷容看着窗外,灯火下,矫捷的身影在院子里挥剑。

    她的眼里,始终只有手里的剑。

    可他看着,也挺好的。

    出门三个月多月在外,殷容发现,他想得最多的,便是这窗外的女子。

    西院这边,到了饭点,下人亦呈上精致可口的饭菜。

    不过从始至终,只有孟楣一个人独坐桌前。

    她其实知道,每晚殷容都与明雁君在一起。即便白日她时时在他面前转,好像也没分走他太多的心思。

    湘兰劝道:“眼下姑娘只是身子不便,再等几个月诞下了皇孙,便又会恢复到体态轻盈的模样,皇子殿下的心自然也就回来了。”

    孟楣低头抚着自己这肚子,神色不定。

    她既没流露出母性的爱意,也没半分期待孩子的到来。

    湘兰不止一次见到孟楣这样的反应,终于出声道:“姑娘对这孩子……”

    孟楣抬起头,面带天真地问:“你说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湘兰一时答不上来。

    孟楣又道:“我只是在想,肚子都这么大了,我却丝毫感受不到这里面的生命呢。”

    殷容在家休养半个月后,总算是恢复了元气。

    他进宫时,孟楣与他一同去了。

    殷容去面圣,孟楣便去给徐妃请安。

    徐妃见了她的肚子,难免一番嘘寒问暖,孟楣在她宫里待了一上午,又逗得徐妃心情开朗。

    ***

    黎国皇在私宅里又等了两日,每天问商侯问得最多的便是:“你安排的事呢?”

    商侯道:“再等两日吧。”

    黎国皇灌了一大杯降火茶:“再等两日?”

    商侯感觉黎国皇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了,道:“那晚夏夫人扭伤脚了,我想多休息两日应该能痊愈。”

    黎国皇闻言问道:“严重吗?”

    商侯道:“还好没伤着骨。”

    黎国皇摩挲了一会儿手上的玉扳指,又灌下一杯降火茶,道:“那就再等两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