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第753章 感觉怪怪的

时间:2019-08-11作者:千苒君笑

    商侯道:“再怎么难得,也还是逃不过殷武王的法眼。”

    说着抬手邀请殷珩入座。

    阿烁和崇咸皆一丝不苟地守在门外。

    阿烁对待崇咸的态度和对待崇仪的态度截然不同。

    崇咸稳重利落,阿烁知道他是殷武王身边的第一侍从,功夫好,也难缠。但阿烁也半分没有示弱。

    两人皆是主子身边的贴身侍从,在主子发话之前,都不会轻举妄动。

    室内也没有剑拔弩张的气氛,殷珩与商侯品茶闲聊,话题从朗国的事聊到殷国,不乏有相互试探之意,只不过面上都一派轻松闲适、谈笑风生之态。

    如果不是立场不同,两人应该很聊得来。

    商侯似真似假地感慨道:“每每与殷老弟一起,总令人有种相见恨晚之感啊。”

    殷珩亦似真似假地回应道:“是么,侯爷能这么想,也令殷某十分感动。”

    过了一会儿,殷珩又道:“商侯此次秘密来殷,不知是何打算?”

    商侯饮了一口茶,道:“还能有什么打算。家国太平的时候,不开战,我闲得慌,一年四季有一半的时间都在外晃荡。这次听说殷老弟家里出了大事,殷老弟回京后又以雷霆手段掀风弄雨,这不来看看热闹。”

    殷珩道:“那商侯来得有些迟,热闹已经过了。”

    商侯道:“说真的,殷武王妃与令嫒令子平安无事,是再好不过的。”

    殷珩道:“打我家人的主意,的确是不太明智的做法。”

    这次想害孟娬和孩子的人,最后没有一个得了好下场的。商侯岂会听不出,殷珩这话是说给他听的。

    果真,殷珩顿了顿,接着又道:“自然,我岳母也是其中之一。”

    商侯道:“我虽与殷老弟道不同,行事手段也不同,但我还不至于为了达成目的而对个女人下手。我与夏夫人接触,有我的理由,只不便对殷老弟言说,等到事情水到渠成的时候……”

    “水到渠成的时候?”殷珩抬起眼来,用一种难以言说的眼神重新打量起商侯,片刻后道,“侯爷今年贵庚?”

    商侯:“……”

    突然被一个大老爷们问起自己的年纪,商侯感觉怪怪的。但一时又说不出哪里怪怪的。

    商侯道:“差两年不惑。殷老弟几何?”

    商侯大方向他报了年纪,他当然也不能太吝啬,便道:“二十六。”

    商侯疑惑道:“殷老弟突然问起这个是何意?”

    殷珩淡淡道:“无他意,只是问问。”

    直到殷珩起身离开以后,商侯还兀自坐在茶几前回味。

    阿烁把殷珩和崇咸送到前院后回来,商侯问他道:“你有没有觉得,殷武王看我的眼神有点古怪?”

    阿烁道:“岂止是古怪,简直就是失常。我差点都以为殷武王看上你了。”

    ***

    转眼间,孟楣的肚子已经有五个多月大了。

    她身材娇小,肚子隆了起来,显得有些圆滚滚。

    殷容离京的那几个月里,孟楣在皇子府养得好,几乎没与明雁君见过几次面,双方也都各不干涉。

    殷容刚回来时,说他长途跋涉都快累脱了形,是一点也不夸张。

    在路途中,每夜睡觉的时间很多时候只有一个时辰,他睡得最久的一次撑死了不过两个时辰。

    他动作可比不上殷珩他们那么快,殷珩也根本没空顾及到他是个皇子。时辰到了,殷珩直接就把人丢马背上。

    要是殷容自己不好好骑马,殷珩便往他的马上抽几鞭子,不愁跑不快。

    在马背上一手拿着干粮胡乱囫囵地啃、一手紧紧抓着马缰的情况是常态,风餐露宿更是家常便饭。

    所以说,殷容感觉自己这一趟回来,只剩下半条命了。

    也难怪,徐妃会发火。

    只不过徐妃也不可能对着殷武王当面指责,殷武王和殷容的回程条件是一样的,并且回来以后殷容在家休息,殷武王还要整日在外奔波办案。

    徐妃自己也就不得不把这口气咽下去了。

    她到皇子府来看望殷容,见殷容脸色蜡黄、身子骨瘦削时,是真心疼坏了。

    不过孟楣挺着个肚子,却衣不解带地照顾他。

    徐妃听嬷嬷说,这连日来,孟楣每日都变着花样地熬汤做羹的,然后给殷容送过来。

    徐妃在殷容房里坐了一会儿,就见孟楣又带着补汤过来了。

    徐妃看了看她的肚子,神色不禁柔和,道:“这些事叫下人做就好,你身子不方便,也应多休息休息。”

    孟楣应道:“照顾殿下都是妾分内之事。”

    徐妃伸手道:“交给我来吧。”

    孟楣把食盒递过去,徐妃身边的嬷嬷将里面的羹汤取出来,徐妃舀了一碗递给殷容喝。

    徐妃在这里坐了好一会儿,左右看看,才问道:“明雁君呢?”

    殷容没回答。孟楣也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不答。

    后徐妃看向她派到府里来的嬷嬷,嬷嬷才答道:“皇子妃一早便出门去校场了。”

    徐妃皱着眉头,脸色颇为不善,道:“阿容回来休养的这些日子,她也不得消停,还是每天都去?”

    嬷嬷应道:“是的。”

    徐妃气道:“她这皇子妃究竟是怎么当的!我看趁早别当了!”

    殷容道:“母妃息怒。雁君她……很好的。”说着抬眼看向孟楣,又道,“你也累了,先回去歇着吧。”

    孟楣向徐妃行完礼,便又湘兰搀着出去了。

    她缓缓行在林荫间,阳光时不时在她身上游走,衬得那张脸也时而晴、时而阴。

    湘兰道:“姑娘日日照顾殿下,皇子妃也不见人影儿,殿下还要为皇子妃说话呢。”

    孟楣道:“她是皇子妃,不管怎么样,都是殿下的正妻。”

    徐妃对明雁君的不满,也是渐渐积累起来的。但碍于明雁君的身份,她上次误会了明雁君过后,后面便几乎没再当众责难过,婆媳间的关系一直不冷不热,只维持着表面平和。

    眼下徐妃气明雁君没个当正妃的样子,却没想到殷容竟会为她说话。

    孟楣走后,殷容神色十分宁润,对徐妃道:“母妃不要误会她,她真的很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