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第674章 年少的理想

时间:2019-07-16作者:千苒君笑

    明雁君道:“听说你想去北境?”

    秋珂点头:“嗯。”

    明雁君道:“男儿志在四方,我知道,只是那个地方苦寒,你做好准备了吗?”

    秋珂笑道:“这京里衣食无忧,安享太平,就好过吗?”

    明雁君不禁侧头看他,他又道:“走远了反自在些。”

    明雁君忽而心头一涩。

    无关其他,她只是蓦然想起从前和秋珂在一起,少年和少女两个谈论理想的时候。

    她其实和秋珂一样,向往自由。

    那时候她年少无知,天真地说,“我想当一只穿越沙漠的骆驼,可以看看大漠里的日出与日落,我也想当一只飞过春秋的老鹰,可以看人间的花开与叶落。”

    秋珂笑容明亮,伸手揉揉她的头发,道:“傻丫头,能不能有点出息?我们去沙漠里一起骑骆驼,照样能看见大漠里的日出与日落;我们一起熬鹰,一起游历四方,也照样能看见人间的花开与叶落。”

    明雁君想了想,望着秋珂笑道:“对哦。”

    可惜,她被锁进了牢笼里,套上了镣铐,从此与自由无关。笼子外面,只剩下秋珂一个人。

    明雁君仰头望着天,天上无云,蓝得透彻,轻叹道:“要是我也可以,我也会选择去。”

    她想,假如她没成亲,没当什么皇子妃的话,她无论如何也要跟秋珂一起去,先在外面疯几年再说。

    但是没有假如。

    明雁君拍拍秋珂的肩膀,起身道:“如果你真去的话,记得帮我看看那边的风光好不好,回来讲给我听听。”

    秋珂依然微笑着,应道:“好。”

    明雁君跳下沙丘,走了几步,停了停又回头望着他。她眼里浸着霞光,对秋珂道:“你不想笑的时候能不能不要笑。”

    秋珂看着她的背影走远了,那眼里的明亮之色也随之一点点暗淡了下来。

    只不过后来,秋珂还是没能去得成。

    本来领兵将军还缺一名副将,秋珂若是顶上,绝对没问题。

    只是秋将军受不了秋夫人闹,托明将军帮忙向殷武王周旋,最终派了其他的副将顶上。

    明将军说,这边防三年一换,下次再让秋珂去。

    秋夫人怎么舍得,也发了狠话,红着眼睛道:“你要是实在想去,就今年给我议亲,先娶妻生子,再照你明叔叔说的等下次。你要是让秋家绝后,你就是秋家的罪人!”

    ***

    黎国。

    商侯带着一众使臣回到黎国时,正值三月天里,草长莺飞,柳绿花红。

    商侯先带着使臣进宫复命,向黎国皇禀明此次出使的大致情况。

    述完职,商侯和阿烁回到侯府时,老夫人正在门前等着呢。

    这钦国侯之母,身份地位高崇自不必说,年轻的时候夫婿战死,独自把儿子抚养长大,成为如今坐镇朝堂的钦国侯,便是皇帝也要敬她三分。

    所以黎国皇才没在宫里久留商侯,晓得老夫人还等着,便尽早放了他回家来。

    老夫人头发虽花白,但精神头十分好,身体健康,气色红润。年轻时吃了不少苦头,到老来有了商侯依傍,越发有点返老还童的孩子气。

    商侯这一趟出门几个月,对于战时来讲时间算短的。

    老夫人在门口巴望,总算把人巴望回来了,却又问也不问一句,一双眼睛直盯着后面拉的车,笑嘻嘻道:“阿烁,阿烁,给我带的什么好东西?”

    阿烁眉梢也挂了些喜色,道:“该带的都给老夫人带回来了。”

    “快,快拿进去我一样一样瞧。”

    侯府的人把车里的东西一一卸下来,全部送去老夫人的院子里。

    商侯也跟着去了院子,一边坐在堂上喝茶,一边默默地看着阿烁滔滔不绝地给老夫人介绍各种带回来的特产。

    老夫人听得两眼冒光,全然把他这个儿子晾在了一旁。

    商侯见老夫人和阿烁如此要好,心里忖着怎么阿烁在他这里嘴巴这么不饶人,到了老夫人这里就这么能哄人高兴?

    一旁的嬷嬷见状笑着开口道:“老夫人何不问问侯爷这趟顺不顺利?”

    老夫人把头一抬,盯着商侯道:“他不是好好地在这儿吗,还有什么好问的。”

    嬷嬷道:“侯爷路上差点遇刺呢。”

    老夫人睨了睨他:“刺到你了?”

    商侯:“这倒没有。”

    老夫人:“这不就得了。你别吵,我和阿烁看东西呢。”

    商侯:“……我没吵。”

    嬷嬷过来给商侯添茶时,便笑说道:“老夫人就是嘴上不说罢了,先前听说侯爷半路遇袭,急得几晚上没睡得好觉呢。先前知道侯爷大概今天回,也时时盼着呢。”

    商侯点头,道:“让母亲担心,是我不该。”

    两人是母子,即便没那么多关心的话挂在嘴边,在商侯回府就看见老夫人站在门口巴望时,商侯又岂能感受不到。

    多少年来都是如此。

    老夫人突然叹了一口气,抑扬顿挫道:“商绪,你个不孝子。”

    商侯:“……”

    老夫人摊手道:“我还指望着,你这出去一趟,能给我捎个媳妇儿回来,结果呢,又是空手而回。难道殷国也没姑娘瞧得上你?这样我是不是到入土都抱不上孙子啊!”

    阿烁亦是幽幽地瞧过来,刚一张口,商侯就觉得从这厮嘴里绝对说不出什么好话,于是立马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

    老夫人看了看商侯,见他不吭声,便又看阿烁道:“阿烁,你与我说说,殷国姑娘有没有看得上他的?”

    嬷嬷笑趣道:“老夫人,侯爷怎么也是威风凛凛、一表人才呢,哪有老夫人说的那般差啊。”

    老夫人道:“我看他就是太耍威风了,这京里的姑娘们才都不敢嫁,要么嫌他老,要么嫌他凶。”

    阿烁很赞同地点点头。

    商侯深刻地认为,阿烁的毒嘴巴都是老夫人教出来的。

    他这一回来,不能在老夫人院里久坐,还得回自个院里处理这阵子堆起来的公务事。

    后老夫人接触到了殷国的香膏,打开闻闻,每一种的香味皆有所不同,并且淡雅芬芳,十分好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