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第669章 我就不信玩不死你

时间:2019-07-14作者:千苒君笑

    崇仪也不客气,一把扯了她的裙角,只听得撕拉一声,布料撕裂开来。

    崇仪把撕下来的布料拧成一条绳,把孟楣的手臂连着上半身反绑起来,双脚也捆得结实,手里揉着一团布团,就塞进了孟楣的嘴巴里。

    孟楣使劲扭着身子,试图想摆脱这束缚。

    崇仪道:“扭吧,多扭扭,捆得更紧些。”

    孟楣发现布绳并没有因她的扭动而松动哪怕一两分,反而勒得越来越紧。

    等她意识到的时候,她连扭动的幅度都已经被勒死了。

    孟楣发丝散乱,楚楚可怜而又希冀地坚持看着孟娬。她眼里没有恨意,而是满眼真诚,希望孟娬能拿开布团听她说两句。

    只是孟娬连看都懒得再看,跳下了床,吩咐崇仪道:“把人弄出来。”

    崇仪不费力气地把孟楣扛了出去。

    孟楣出了门口,才看见院里守着的人都已经靠着墙睡做了一堆。

    烟儿正在院子外面放风,见两人成功地把人弄了出来,三人赶紧离开了此地。

    孟楣心想,她们总不能绑了她堂而皇之地走出皇子府大门!

    确实不能。

    不过她们也不是要带着她走正大门。

    孟娬在傍晚来时便已经留意过了,眼下去到一处与外界相隔的墙边,道:“把她扔出去。”

    话音一落,崇仪十分配合地把孟楣直接从那高墙扔掷了出去。

    孟楣娇小轻盈,这对于崇仪来说,丝毫不是难事。

    听得外面闷实一声,孟楣就被扔到了外面的后巷里。半边身子都摔得麻木,继而是剧烈的疼痛。

    可惜她被堵住了嘴,想叫叫不出声,只能发出急促痛苦的呼吸声。

    孟娬三人这才不慌不忙地转头往正大门方向去。

    皇子府的管家亲自把她送出大门,上了马车。

    马车一驶离皇子府大门,孟娬便让崇孝把车往后巷里驾。

    当他们绕去方才高墙外的地方时,可见孟楣背靠着墙,正试图站起身来。

    她上半身动不了,双脚也被绑,这对于她来说着实困难。不过她看见孟娬从马车里下来,便拼尽了全力终于站起身,然后转头就往前跳着逃跑。

    孟娬几步悠悠地跟了上去,一把拎住她后领,就轻描淡写地把她丢上了马车。

    马车在后巷里穿梭行驶起来。

    后穿出巷子上了一条街道,街上还挂着零星灯火。火光透过帘子,一晃一晃地从孟楣脸上掠过。

    孟娬抬手拭了拭她脸上的污渍,语气凉薄道:“你若不来招惹我,我便也不会回敬你,你说是不是?”

    她的手指在孟楣脸上轻轻拂过,孟楣感觉恍如被条毒蛇给爬过一般,浑身激起颤栗。

    “本来你我各取所需,可以井水不犯河水的。但是现在不行了,你送我这么大礼,我险些没能接住,我自然也要回你个大的。”

    孟娬捏着孟楣的下巴,轻声又道:“我的花样也很多,你若不怕的,尽管来试试,我就不信玩不死你。”

    一晃而过的灯火映着孟楣煞白的脸。

    孟娬放开她,摩挲了两下手指,笑了笑:“今晚七皇子在使馆给朗国使臣设饯别宴,估计这会儿,酒宴正酣。”

    说着,孟娬便随手抽下了塞着孟楣嘴的布团,在孟楣刚一张口想出声的空当,冷不防一粒药丸丢进她嘴里。

    孟楣手捂着喉咙,想拼命地咳出来,可是那粒药丸入口即化,当即顺着她喉咙流了下去。

    孟楣神情?然,问道:“你给我吃的什么?”

    话音儿一落,孟娬另一手捻着两枚银针便往她颈上一去。

    孟楣瞠了瞠眼眶,晕了过去。

    孟娬接住她时,幽声细语道:“好东西。”

    使馆对于孟娬和崇仪来说,已经是一回生二回熟了。

    孟娬让崇孝把马车停在一个保险的地方,烟儿留在车上。她和崇仪两个弄了孟楣进去。

    孟娬先爬上墙,蹲在墙头观察,待巡逻侍卫离开了,对崇仪做了个手势。崇仪轻松把人丢过墙,掉在墙内的草丛里。

    随之崇仪也轻松翻跃围墙,与孟娬一起轻车熟路地摸去。

    今晚使馆委实热闹,设宴的地方灯火通明。

    两国解决了争端,殷国自然是极尽地主之谊,那宴上丝竹歌舞、觥筹交错不绝。

    大部分的守卫都移到了那边。

    七皇子与礼部官员正在宴上陪客。

    只不过这宴请的使臣基本都是后一批到达殷国专门来交涉的使臣,朗皇子还在思过之中,而他手下的几个使臣都是些没用的,也没资格入宴。

    朗皇子待在自己冷冷清清的院落里,心早已飘到了那边的宴会上。

    他仍是处于被软禁的状态,除了送饭的人,身边依然没个伺候的人。

    不过好在这种苦日子很快就要到头了。

    等今晚一过,明天他就能随使臣一起回国。到时候他就安全了。

    回了朗国,他就可以继续过自己逍遥快活的日子。

    朗皇子在屋子里来回踱步,一边这样想着,心头的烦闷才消了些。

    正这时,院里响起了一道脚步声,很是利落。

    紧接着朗皇子的房门就被闯开,朗皇子十足地被惊吓住了,然而,还没等他叫喊出声,只见率先坠进他房里来的便是一名女子。

    朗皇子现在对莫名送到他这里来的女人是又爱又怕,生怕这又是什么圈套,于是一时不敢轻举妄动。

    朗皇子冲外面问:“你是什么人!”

    外面一道声音回答:“七皇子在宴会那边担心朗皇子寂寞,故送了一名侍女来服侍。朗皇子看着办吧,想要的话就留下,不想要就给七皇子送回去。”

    等外面没动静了,朗皇子看着地上的女人,一时心绪不定。

    若说不想要那肯定是假的。

    等朗皇子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赶紧跑到门边,把门关上,稳妥地上了闩。

    再回头来观摩这地上的女人时,只见她黑发遮掩了脸,发丝铺散在地上,身上衣裙很是不整。

    朗皇子探手去,拨开她脸上的头发,终于露出她那张娇小又灵俏的脸来。此刻是蛾眉轻蹙,双颊嫣然,小嘴朱红,就连闭着的眼梢也暗暗含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