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渡风杂货铺 第十八章 鸿鹄之志

时间:2018-04-25作者:寒山城主

    ,精彩小说免费!

    之后,风一他们并没有继续在那里呆很长时间,毕竟施昙的身上还有伤,需要回去多休息。简单寒暄之后,他们就离开了。

    走在路上,夜风有些寒凉,风一将外套披在施昙身上,一边走一边和陆重闲聊着:“之前我见到常三清的时候,他徒弟窦冰也跟在身边,看起来,好像是带着他出去历练。”

    “历练?”陆重皱了皱眉头,“用这么血腥的手段训练弟子,恐怕不太好吧?”

    “当然了,恐怕那个窦冰长大之后也会和他师父一样,屠杀鬼怪毫不留情。”风一摇头叹息道。

    这时候施昙出声道:“那个窦冰是个很不错的孩子,要是就这么毁在他师父手上,那就太可惜了。”

    风一也点点头道:“是啊,他很有学习术法的天赋。”

    说着,他故意斜着眼睛瞥了陆重一眼:“至少比你强多了。”

    “喂喂喂,不用这么人身攻击我吧?”陆重顿时不满意了,“再说我也没那么差吧,我也一直在努力学啊。”

    风一笑了笑:“那你现在学得怎么样了?”

    “还好啊,我已经学会不少了。”其实陆重这全都是死鸭子嘴硬,他到现在为止还是很难独自释放出任何法术。

    风一抿抿嘴笑道:“如果我的感知没有错的话,现在那个窦冰的实力就已经非常强了,看起来独自对付百年气候的厉鬼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

    “这么厉害?他看起来还不到二十岁啊!”陆重不禁惊讶道。

    对此风一只是笑了笑:“要不然怎么说他是个天才呢?怎么样,还要和人家比一比吗?”

    陆重撇撇嘴,虽然心中依旧有些不服气,但却也没有再说什么。自己毕竟技不如人,还是少说几句的好。

    而此时此刻,在风一他们房子隔壁,常三清和窦冰师徒二人正盘坐在客厅中,面前燃着一支线香,似乎在和什么人交流。

    “今天晚上我发现了一个实力很强的人,不知是不是你们要找的那个人。”常三清淡淡地开口道。

    房子里静悄悄的,一点动静也没有,窦冰在他身边大气也不敢喘,就好像刚才那句话是冲着空气说的一样。

    沉默了一会儿后,常三清又说道:“嗯,说起来在他身上的确没有发现什么煞气,手底下应该没有伤人性命,如此说来,倒也不像是你们的目标。”

    就好像自言自语一样,常三清在说完之后又陷入了沉默,似乎是在倾听无声的回答。

    “我明白,但是你们答应我的也一定要做到。”常三清的语气虽然听上去很平淡,但言语中却充斥着说不出的强硬。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没有再沉默,而是直接站起身来,一脚将还在燃着的香给踢断了。

    窦冰紧接着站起身来,低声说了一句:“师父。”

    常三清叹了口气,转过身来看着自己的徒弟,低声道:“徒儿,你是不是很不理解师父的做法?”

    犹豫了一下,窦冰点点头,说道:“徒儿觉得,这世上自古以来就是人鬼共存的,也算是一种另类的阴阳平衡,您用杀戮鬼魂的方式去肃清人间界……恐怕很难完成。”

    对此常三清点点头,倒是也没有否认:“你说的对,我毕竟只是一个人,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这件事情实在是难以完成。”

    紧接着,他又问道:“那你知道,师父我为什么明知如此还要这么做吗?”

    “不知道。”窦冰老老实实地摇了摇头。

    常三清走到窗边,籍着银色的月光看着外面的一切,眯着眼睛说道:“你看,这世间的一切都多么安静美好,唯一煞风景的地方,就是在那些阴影角落里隐藏着那么多不属于这个世界的鬼魂。它们肮脏、阴冷、恶毒、邪秽,它们是这个世界负面的代表,是一堆必须要被清理的垃圾!”

    他的语气有些激动,但窦冰却大气也不敢喘,只能站在那里默默地听着。

    将拳头紧紧握起,恍惚间,常三清的眼中忽然迸发出了一股异样的光芒:“千百年来,这个世界上不知出现了多少天才和豪雄,但是这些人只是惊艳了一世,却没有多少人被历史记录下来。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听到师父忽然问自己,窦冰下意识地颤抖了一下,然后摇摇头道:“不知道。”

    常三清笑了笑:“那是因为,相对于这个阴阳两界来说,一个人的力量实在是太渺小了,渺小到就像一粒石子一样。有谁会在一片山岭中注意到一块石头呢?”

    “但是,如果这块石头是金子的话,那就不一样了。”

    说着,常三清眼睛中的光芒更加炽热了:“徒儿,你师父我用了十年的时间想明白了这个道理,又用十年的时间想到了将自己点石成金的办法,而接下来的这十年,就是我庞大计划的第一步。”

    不知为什么,看到自己师父如此狂热的样子,窦冰忽然觉得不寒而栗:“师父,你是怎么想的?”

    常三清回过身来,看着自己的徒弟,脸上罕见地浮现出了笑意:“这个,你暂时不用知道,只要你好好修习术法,早晚有一天,为师会将一切都告诉你。”

    闻言窦冰默然,没有再问下去,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微微躬了躬身,随后便离开了。

    看到窦冰离开,常三清的脸色一下子便冷了下去。他紧皱着眉头,扭头看了一眼悬在夜空中的皎月,随即也离开了。

    长久以来,无数文人骚客都在颂扬明月的美好,可又有谁知道,在这皎洁的月光下,有多少比这夜色更黑暗的事情正在发生呢?

    一处黑暗的角落里,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正睁大着眼睛,眼睁睁地看着一只手从自己的胸腔中抽离了出来,同时离开的还有他的心脏和大股的鲜血,以及他的生命。

    “看来又错了啊……”

    伴随着一声幽幽的叹息,一道倩影出现在巷口的月光下,背对着躺在地上的那具尸体,似乎不忍目睹这血腥的一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