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渡风杂货铺 第十二章 豆丁

时间:2018-04-22作者:寒山城主

    “这里一共有三间卧室,我们正好一人一间。”说完之后,风一又下楼去,准备将剩下的行李都搬上来。

    趁这个空档,陆重打量了一下屋里的布置,点点头道:“布置得很有品味,就是客厅有点小。”

    将一块白布掀开,施昙坐到沙发上,笑笑说道:“现在我们可是来避难的,有地方住就不错了。”

    陆重耸耸肩,也没有说什么。这个他当然清楚,他说这话也就只是说说而已,并没有任何不满的意思。

    就在这时,风一搬着行李上来了。他将行李箱往地上一放,说道:“这样,陆重你去布置你的房间,施昙,我来帮你收拾你的。”

    “好,”施昙站起身来,打量了一下行李又觉得有些奇怪,“哎,你这次来没带行李吗?”

    闻言风一笑了笑,翻手取出一尊陶坛,说道:“我的行李都放在这里了。”

    陆重见状顿时眼前一亮:“哎?这个方法好啊,老板你教我!”

    风一白了他一眼:“只要你渡魂之术熟练了,这些旁枝末节的自然就会了。”

    等到中午时分,三人的卧室就都已经收拾好了。风一还顺便将房子里的布置都检查了一遍,最终确定水电之类的都没有什么问题。

    忙了一上午之后,几人不免都有些饿了。风一看了一眼时间,说道:“好了,忙了一上午也累了,我们今天中午出去吃吧。”

    “出去?”闻言陆重有些犹豫,“我们要是抛头露面的话,不会被阳雪发现吗?”

    风一拍拍他的肩膀,说道:“行了,也不用这么小心,如果她真跟来的话,我们就算躲着不出去她也会找上门来的。”

    陆重仔细一想,觉得好像的确是这么一回事,于是也不再忐忑,干脆直接放下心来跟着风一出去了。

    不过在临出门之前,风一还是没忘了在家里布置一下手段。除了安置了一些结界和触发术法之外,他又将那幅酆都大帝的画像挂了起来。

    事实证明,他的这一番行为还是非常有必要的。

    在他们离开后不久,一个身影就突兀地出现在了他们的家门前。看那手里紧握着的干枯心脏,正是阳雪。

    短短时间不见,她身上的气息变弱了一些,但瞳孔中的精光更甚,看上去给人的感觉更加危险了。此时她站在风一等人刚刚搬来的家门口,略一停留,就伸手去想要开门。

    一股灼热的感觉刺激着掌心,逼得她只能缩回去。她心中冷哼一声:还真是小心,刚来就布置了手段。

    不过她心中并不在意,以她的实力,并不认为这几道结界就能阻挡她。稍稍准备了一下,她重新又伸出了手,这一次,她直接将那股灼热的气息击溃,一举将门打开了。

    打开门之后,她先是谨慎地打量了一下里面的情景,在没有发现什么情况之后,这才试探着跨了进去。

    但让她没想到的是,她一进门,周身顿时被一股温暖的气息包围了。这股气息感觉上宏大、威严,给人以一种难以形容的安全感,但对于本质是邪秽之物的阳雪来说,这却宛如一碗美味的砒霜,虽然美妙,对她来说却是致命的威胁。

    与此同时,她隐约感觉到一股难以形容的气势在虚空中凝聚起来,好像有什么难以想象的存在即将降临。阳雪不明白那是什么,她只能确定自己不可能是对手。

    慌乱之间,阳雪只能向后退去,飞速地离开了房子的范围。虽然她的速度已经很快了,但却还是慢了一步。

    “啊!”

    伴随着一声压抑的痛呼,她那原本刀枪不入的躯体居然凭空失去了一块皮肉,所幸只是伤在小腿上,并不影响她的动作。在遭受更大的伤害之前,她还是比较平安地离开了。

    迅速向后退了一步,阳雪看着空荡荡的门里,心里面一阵后怕。

    如此一来,她也不敢再进去,在门口徘徊了许久无果之后,只能恨恨地离开了。

    而在旁边的房子里,在阳雪没有注意到的地方,一双眼睛透过门缝目睹了刚才的一切。不过碍于阳雪的威慑,他没有敢出现。

    过了一会儿,风一他们吃饭回来,一回来就看到了大敞四开的房门,心中顿时一凛。

    风一低声道:“小心点。”

    陆重和施昙点点头,各自屏气凝神,小心谨慎地观察着屋里的情况。

    就在这时,他们旁边房子的门打开了。

    三人齐刷刷向那边一望,发现一个瘦瘦小小的男孩正站在门口,正在面带惊恐地看着他们。

    迅速了感知了一下对方的气息,风一在确定对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男孩之后,赶忙摆摆手:“别紧张,这是正常人。

    闻言陆重和施昙这才松了一口气。风一走上前去,看着眼前这个也就十六七岁的男孩,问道:“小伙子,你之前是不是看到什么了?”

    那男孩犹豫了一下,点点头:“是,刚才我看到一个女鬼来到这里,不过没能进到屋子里去。唔,我看到她手里好像握着什么东西。”

    闻言三人心中了然,这是阳雪又找上门来了。但与此同时,风一对这个男孩开始觉得好奇。他居然能一眼看出阳雪非人的身份而且不害怕,这可不是一般的男孩能做到的。

    于是风一看着他,说道:“好,谢谢你啊。你叫什么?”

    “我叫窦冰。”说起自己的事情,男孩似乎有些害羞怕生。

    “窦冰?豆丁?”陆重冷不防冒出了这么一句。

    闻言窦冰涨红了脸,挤出了一丝笑容,说道:“认识我的人也都这么叫我。”

    风一笑了笑,说道:“窦冰,你住在这儿?”

    “嗯,”窦冰点点头,“我和我师父住在一起。”

    “你师父?”陆重微微有些诧异。

    “就是我。”

    冷不防一个声音从他们背后响起,不光将陆重吓了一跳,也把窦冰吓得一哆嗦。

    风一缓缓转过身,看着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身后的一个中年人,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