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渡风杂货铺 第七十二章 迟到的悔过

时间:2018-04-17作者:寒山城主

    第二天天还没亮的时候,一辆救护车呼啸着驶进了这座小区。护士们上了楼,将身体冰冷的白婆婆抬上了车,随后便离开了。

    而在旁边一座居民楼里,风一隔着窗户,静静地看着白婆婆的躯体被带走,去接受已经毫无意义的检查。

    一直等到所有的人都散去之后,他才从楼上下来。最后看了一眼白婆婆生前住所的窗口,他走出了小区,来到了路边,坐上了停放在这里的汽车。之前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他特意将车子停在了这里,现在事情结束了,他也该离开了。

    和来的时候不同,风一回去的时候车开得很慢。眼看着一辆又一辆的车超过他,他的心里却毫无波动,只是眼神有些迷茫。

    头一次,他也遇到了搞不懂的事情。

    白婆婆的死虽然看起来很突然,但并不是意外,而是她自己选择了结束生命。她的身上没有一点伤痕,甚至直到死的时候都非常健康,但是,她就这么突兀地心跳消失,呼吸停止,魂魄消散了。

    是的,她甚至连魂魄都没有留下,是彻彻底底,干干净净地死去的。

    没有遗书,没有遗产,当风一带着赵明的残魂冲进那间房子的时候,看到的只有那具冰凉的躯壳。而现在,只剩下他独自离开。

    开着车回到店里的时候,陆重和施昙已经到了。他们看到风一从外面回来都有些惊讶,陆重更是调侃道:“怎么,老板,昨天晚上又去过夜生活了?”

    另一边,施昙却没有调侃,从风一的眉宇间,她看到了一丝悲意,还有一丝心力交瘁。

    风一抿了抿嘴,看着他们两个,平静地说道:“白婆婆去世了。”

    听完这句话,施昙一下子愣住了,陆重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消失。他看着风一平静的面庞,怔怔地问道:“你开玩笑的吧?”

    闻言风一很想咧嘴笑一笑,但却怎么也笑不出来:“我刚从她家里回来,现在,她的遗体已经被送去医院了。”

    一时间,几人的情绪都迅速变得低落,气氛也变得很沉闷。

    “是赵明做的吗?”施昙忽然开口道。

    风一摇摇头:“不是,我是带着赵明的魂魄一起去的,到那里的时候,白婆婆已经走了。”

    顿了一顿,他补充道:“她是自杀。”

    对此两人都觉得不能理解。陆重使劲揪着自己的头发,咬着牙说道:“怎么会这样呢?”

    对此,风一只是叹了口气,却没有解释。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他也不知道这件事该从何谈起。

    这时候施昙问道:“赵明呢?”

    风一淡淡地说道:“灰飞烟灭。”

    “你动的手?”

    “不,也是自杀。”

    一夜之间,这一对纠缠了一生的恋人双双彻底消失,不得不说,这的确令人难以置信。但是仔细想想,施昙和陆重却似乎又想明白了什么,一下子变得平静起来,默默思忖着这其中的缘由。

    看着两人在一旁默默不语,风一也没有再说什么,直接上楼去了。

    房间里的白烛还没有燃尽,但是已经没有用处了。风一将那一尊已经空掉的陶坛放在画卷面前,然后盘膝坐在了那里。

    看到这尊陶坛,风一不禁又回想起了昨晚在白婆婆家时的情景。虽然魂魄已经分散开来,但赵明在看到白婆婆的遗体时,依旧激动得无以复加,那些原本暗淡的魂魄重新焕发出了红色的光芒,一如濒死之人的回光返照。

    他在白婆婆身边徘徊了许久,虽然无法发出声音,但风一能够理解他,甚至可以感受到他颤抖的魂魄中发出的悲鸣和嘶吼。但是,一切都已经晚了。

    在那块小小的手表中藏身了几十年,虽然心底里积攒着无尽的怨恨和愤怒,但在出世之后,第一反应却是想要救好身患绝症的白英。但只可惜,他不懂的是,这种用人血换来的寿命,她不想要。

    “我错了。”

    当赵明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残魂瞬间全部炸开,如一簇并不华丽的烟花般,化成一阵洋洋洒洒的灰色光雨,落地无声。

    在看到他的消逝之后,风一默默闭上了眼睛。他没能化解对方的怨气,但却也等到了他的悔意,只是,好像还是迟了一点,因为有的人已经听不到了。

    此时此刻,风一看着眼前的陶罐,心里面依旧五味杂陈。将白烛点燃,这次他没有再将其吹熄,而是静静地等着它自己燃尽。

    忽地,一阵倦意涌来,他感到自己有些累了。

    几天之后,墓园中,一块不起眼的墓碑前,风一带着施昙和陆重,默默献上了花束。

    将一个方盒放在墓碑前,风一鞠了一躬,随即转身离开了。

    那里面是一件红色的衣服,它原来是白色的,只是多年前上面沾满了鲜血,这颜色便再也洗不掉了。

    如今,与其有关的两个人都已经离世了。风一收下了手表,便将这件东西放在了这里,伴随着白婆婆长眠。

    衣衫上的血迹始终冲洗不掉,但心里的血迹却已然消失不见。这段故事到此为止,也再也不会有其他人知道。

    紧跟在风一身后,陆重和施昙也离开了这里。今天天气晴好,但那阳光晒在身上却没有一丝暖意。

    驱车回去的路上,风一看着两人,感到他们的心情都很低落,于是开口道:“好了,这件事情既然结束了,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不管怎样,对他们两个人来说都算是解脱了。”

    顿了顿,他又说道:“行了,都别难过了。反正最近店里也没什么生意,今天就休息一天吧。”

    若是在平时,这难得的假期肯定会让两人非常兴奋。但此时此刻,他们却连眼睛都没有抬一下,更不要说欢呼雀跃了。

    风一抿抿嘴,正要继续说什么,但还没张嘴,眉头忽然一皱。

    短暂地沉默了一会儿之后,风一说道:“不好意思,看来你们的休息要泡汤了,我们有麻烦了。”

    闻言施昙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发现了他脸上的严肃:“怎么了?”

    “有个罐子裂开了。”风一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