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渡风杂货铺 第六十九章 渡魂失败

时间:2018-04-17作者:寒山城主

    风一缓缓呼出一口气,点点头:“没事了。”

    经过这一番激烈的搏斗之后,风一已经出了一身的汗,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传来难耐的酸痛。稍稍平息了一下激烈的呼吸,他翻手取出一只陶坛,然后默念几句咒语,将阳雪收了进去。

    再一翻手将陶坛收起,他看了一眼因为臂骨断裂而痛得龇牙咧嘴的文佑,淡漠地说道:“这件事情结束了,你好自为之,我走了。”

    “哎,你先别急,”文佑喊住了他,“这次的事情非同小可,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去向大帝汇报一下。”

    “汇报?”风一只是瞥了他一眼,然后继续向山下走去。

    “这件事情你自己去汇报吧,我暂时没有心情去冥府。”说着,他的身影就已经消失在了不知何时起了雾气的夜色中。

    文佑独自一人站在那里有些尴尬,他环顾四周,发现周围的地面因为之前法术轰击的缘故,已经是坑坑洼洼,遍地狼藉,第二天肯定会被前来取水的村民发现。这个地方看来是不能再呆了,他稍稍驻足了一会儿,随即也离开了这里。

    从后山下来之后,风一没有在石泉村多做停留,而是直接离开了这里。路过村口的时候,他与那些老鬼知会了一声,言明已经将这里的情况解决了,让它们去后山处理一下,随即便向h市走去。

    因为生怕阳雪和文佑动手的时候波及到此处的村民,风一来的时候并没有开车,而是消耗了大量法力急速飞驰到这里的。而如今经过一场大战之后,他体内的法力已经近乎于枯竭,再加上肉身的疼痛,他甚至连奔跑的力气都没有。无奈之下,他只能一步一步慢吞吞地走回了杂货铺,当他回到那里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了。

    眼看着距离天亮还有些许时间,他上了楼之后没有去休息,而是直接取出了那个封印着阳雪的陶坛,想要赶快将其渡化。

    点起白烛,揭开坛口的黄纸符,风一深呼吸一口气,盘坐在酆都大帝的画像前,开始化解阳雪的怨念。

    但是很快,他又重新睁开了眼睛,看着那黑乎乎的陶坛口,心中颇有些惊讶。通常来讲,不管是怨气多么深重的鬼怪,只要被封进了这陶坛中之后,自己都能够慢慢将其怨气缓解,从而将之送过鬼门关。但这一次,他却失败了。

    这陶坛就好像是一个无底洞一样,不管他释放出多少感知进去都探知不到里面的情况,若不是那坛子里若隐若现的寒意并没有消失,他甚至都会以为阳雪已经逃走了。

    几次试无果之后,风一最终只能无奈地暂时放弃了。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并不好,不管是法力还是精神都有些不济,若是强行施法的话可能会对自己的身体留下损伤。他重新将坛口用符纸封上,然后将白烛吹熄,起身离开了这里。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之后,外面的天已经大亮了,陆重和施昙也已经来到了这里。看到风一脸色憔悴地从楼上下来之后,陆重惊讶地问他道:“老板,你昨天晚上去过夜生活了?怎么脸色那么难看?”

    因为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太过离奇恐怖,而且现在也没将阳雪渡化,所以风一决定暂时先不告诉他们。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假装意兴阑珊地道:“别提了,昨天晚上出去走了走,这么大的城市竟然没有一个适合我的地方,感觉自己好像被这个世界孤立了一样……啧啧,你说我是不是老了?”

    “呦,您老人家还真是精力旺盛,大晚上的还出去风流快活。”陆重笑了笑,语气中带着调侃,“其实这也不怪你,或者一到晚上吧,大家压抑的心情就都会释放出来,难免会有些疯狂,你这种性格不适应也很正常。”

    另一边施昙虽然也面带微笑,但却好像感知到了一些不对劲。她貌似随意地走上前来,不着痕迹地捏了捏风一的胳膊,笑道:“你看你,就熬了这么一次夜,身体怎么都虚成这样了?”

    另一边风一默然,他刚才清楚地感觉到有一股感知的力量扫过他的身体,他明白,自己身上的伤和法力亏空的情况应该是瞒不住她了。

    果然,在察觉到对方身体中的情况之后,施昙微微皱了皱眉头,紧接着看了他一眼,却没有作声。随即她将手移开,走到门口靠着桌子,环抱着双臂,似笑非笑地说道:“行了,既然昨天累了一晚上,那今天你就上楼去休息休息吧,反正店里的事情也不多,我和陆重能够应付。”

    对此风一只是笑了笑,也没有说什么,摆摆手之后,转身又上楼去了。

    回到楼上之后,风一并没有休息。他先是站在窗边透了口气,继而又盘坐在了画卷面前,再次取出了陶坛。

    只不过这一次,他取出的并不是封印着阳雪的那一尊。

    点燃白烛,揭开符咒,风一的意识沉进坛中,很快就找到了蜷缩在坛底一角的红色光芒。

    “你来了。”那团红色光芒率先开口,声音听上去还算平静。

    感受着对方身上庞大的怨气,风一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头,然后又说道:“说实话,我真没想到,你居然会自己回来。”

    那团光芒忽闪了一下,然后慢慢幻化成一个直立的人影,只是看上去有些模糊:“因为我要做的事情都做完了。”

    一想起之前他之前做的那些残忍的事,风一就忍不住皱了下眉头。他叹息一声,说道:“我能明白你为什么这么做,只是,你的手段实在是太血腥了一些。”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不后悔。”赵明的声音依旧平静。

    如此,风一也没有想要继续和他交谈的想法,于是干脆地说道:“既然这样,我就送你上路吧。”

    “不行。”赵明却忽然开口道。

    风一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还有什么事?”

    “……能不能再给我一个月的时间。”他这句话说得有些犹豫,在其中风一还听出了一丝哀求,这是这么久以来他第一次听到对方摆出这样的态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