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渡风杂货铺 第三十三章 血之诅咒

时间:2018-03-28作者:寒山城主

    ,精彩小说免费!

    在开车回店里的路上,陆重将车窗全部打开,任凭清凉的风吹在脸上,慢慢将他因为激动而有些涨红的脸庞冷却。他大口地呼吸着,肆意地享受着生命的美好。

    “那你们的意思是说,白婆婆被那只厉鬼缠住了?”他问道。

    施昙点点头:“我在白婆婆的房间里发现了那个家伙的气息,应该没错。”

    “可是它为什么会找上白婆婆?难道他们之间还有什么关系?”陆重不解。

    这时候风二说道:“应该是有关系。在那个房间里,我发现了一只手表,在那上面有很浓郁的血腥味,那应该就是问题的根源了。”

    “手表?”陆重怔了怔,“是那块修不好的手表吗?”

    “没错,”施昙点点头,“看起来那块表修不好是有原因的,那上面被下了诅咒,而那只厉鬼应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就盘踞在那块表上。”

    闻言陆重皱起了眉头,心中既觉得惊讶又觉得疑惑:“可要是那块表里面藏着厉鬼的话,风一会不知道吗?他这一年来可是经常见到那块表。”

    稍稍思忖了一下,风二说道:“也不是没有可能。因为我发现那个诅咒的力量很小,甚至可以说是微不可查,而那只厉鬼既然能寄身其中,就说明它之前的力量也很弱小。这样一来,在那股血腥味的掩饰下,大哥没有发现也不是没有可能。”

    这时候施昙又提出了问题:“我现在关心的是,那只厉鬼为什么会缠着白婆婆,难道说他们曾经认识?”

    “应该是认识,说不定关系还不浅,”风二猜测道,“只不过,照现在的情况来看,他们之间的关系可能是仇恨居多吧。”

    陆重担忧地问道:“既然白婆婆那么危险,我们是不是应该替她解决这个问题?”

    “哪有那么简单?”风二白了他一眼,“且不说这次我们没有发现那个厉鬼的踪迹,就算是发现了,我们也不可能轻易解决对方,甚至有可能把对方逼得狗急跳墙,到时候要是伤害到那个姓白的老太太就不好了。”

    正当他们说话的时候,车子已经行驶到了杂货铺的位置。三人下了车,陆重将车子停好,然后一起回到了店里。

    虽然因为昨天晚上那诡异的情况,他们出去了没多长时间,但是眼看这从黑夜到白天的变化,心里面还是免不了升起了一丝疲惫。

    风二看起来精神是最好的,她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说道:“要我说啊,这件事你们就不要插手了。这里面很可能牵扯到很久远的恩怨和诅咒,说实话,即使你们插手可能也没有用处,也许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但陆重心里面还是觉得有些纠结:“但是现在我们都知道了,白婆婆现在被厉鬼缠上了,不管怎么样,我们是不是都应该去帮帮她?”

    “帮什么帮,怎么帮?”风二摇摇头道,“我告诉你,那块手表上的诅咒是用那只厉鬼生前的血液凝结成的,相当于是它用自己的整个魂魄下了这个诅咒,轻易不能消解。而且,那老太太这么多年一直戴着那块手表,自身的气息和那个诅咒应该早就已经联系在一起了,要是贸然斩断这个联系的话,说不定反而是害了她。”

    陆重听了心中更加压抑,但却还是不想放弃:“那……说不定风一会有什么办法呢?”

    闻言风二皱着眉头想了想,说道:“不知道,也许他可能真的会有办法吧,不过我并不乐观。”

    看到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压抑,于是施昙开口道:“那既然这样的话,我们就先整理一下现在已知的信息,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突破口。”

    陆重点点头:“其实现在的情况很简单,就是一只以血为生的厉鬼在这座城市中不断杀人吸血,究其根源的话可能是和白婆婆有关,只是这种联系我们都不知道。”

    “没错,”风二点点头,“而且这件事还有两个疑点。第一,那只厉鬼到底为什么要那么频繁地去杀人吸血,而且还要把尸体扔在大庭广众之下,我相信这绝对不只是渴望鲜血那么简单;第二,白婆婆现在身患重疾,可以说已经时日无多了,那为什么那只厉鬼还是一直缠着她不放,难道只是为了报复吗?”

    施昙考虑了一下,点点头道:“这两点现在暂时的确是难以解释。不过我们可以先等一等,等到风一回来再询问他的意见。”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陆重问道。

    “他走的时候说是要一两天,应该很快就会回来吧?”其实施昙也不太确定。

    这时候风二又说道:“说起那个诅咒,我倒是很好奇。虽然我发现了它的痕迹,但是却完全不知道是怎么附着到那手表上的。从我的感觉来看,就好像那块手表就是诅咒本身一样。”

    “应该不是,”施昙摇摇头,“之前风一和我们说起过一件事情,他说那手表中有一个零件有些问题,好像是一个齿轮什么的,或许那就是诅咒的根源。”

    但这时候新的问题又来了,风二又说道:“可是我看了那块手表,发现那是一款很老但是做工异常复杂的手表,按照你们的角度来说,那应该是一件很名贵的老东西,按道理来说拥有它的人都会很珍惜,为什么还会沾染上这种脏东西呢?”

    “这个谁知道呢?”陆重耸耸肩,“那些厉鬼之类的东西到底怎么想的我们怎么知道,说不定它觉得手表中容易隐蔽呢?”

    “以血为媒介下诅咒,还真是挺有趣的……”风二捏着下巴若有所思,脸上的表情却看上去有些兴奋,“没想到这次来阳世居然有这么大的发现,看起来这次还真是没白来。”

    陆重奇怪地看了她一眼:“这对我们来说不是一件很大的麻烦吗,为什么你看起来反而很高兴的样子?”

    “那当然了,就是因为麻烦所以才有挑战啊!”风二脸上的笑意愈发灿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