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渡风杂货铺 第二十九章 名侦探风二(一)

时间:2018-03-26作者:寒山城主

    ,精彩小说免费!

    在欢喜过后,她心中却又惊讶起来,自己这是怎么了,好像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样。于是她又深呼吸了几口气,终于让自己翻涌的气息平静了下来。之后,她回头看了一眼已经关紧了的门,穿好高跟鞋就一溜小跑着下楼去了。

    一到楼下,她忽然愣住了。

    在她上楼之前,外面还是阳光普照,太阳好得不得了。而只过了这么一会儿,天色就阴沉了下来,看起来好像要下雨一样。

    但紧接着,她又发现事情好像并不是这样,因为她看到天际好像有些许光点,仔细观察了一下她才惊讶地发现,那好像是星星。

    怎么回事,现在不是还不到中午吗,为什么就出现星星了?

    想到这里,她心中不由得有些慌张,于是赶忙取出手机来看了一眼。籍着手机屏幕的亮光,她清楚地看到自己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一行数字:19:30。

    楚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满打满算上楼去不会超过十分钟的时间,现在看起来却好像是过了十个小时一样。她紧紧握着手机,后背不由得升起了一股凉意。

    就在她僵立在原地的时候,一阵冷风吹来,让她不由得打了个哆嗦,下意识抓紧了戴着的围巾。她打量了一下周围,这里已经越来越昏暗了,这黑暗让她的心里觉得很压抑,让她不由得快步离开了这里。

    在她离开之后,整座小区显得愈发寂静。黑暗充斥着这片空间,吞噬了所有的光亮,仿佛这里已经被尘封了许久,连时间都近乎凝固了。

    且不说此处的异常,陆重在离开小区之后回到了杂货铺,一进门没有发现风一的身影,于是问道:“风一呢?”

    店里面施昙和风二两人正一同站在货架面前翻看那些物件,见到他回来后,施昙回答道:“他有急事,大概要离开几天。”

    “离开几天?”陆重诧异道,“他能有什么事,难道是去查那些干尸的事情了?”

    “不是,他是被一个熟人叫走了。”施昙耸耸肩道。

    陆重微微一怔,熟人?不过紧接着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人的脸庞,顿时恍然大悟。

    这时候风二撇撇嘴道:“真是不知道大帝到底怎么想的,先是要我来帮忙处理这里的事情,然后又把大哥叫走了,让我一个人待在这里该怎么办嘛!”

    闻言陆重笑了笑:“那就闲着呗,就相当于是给你放假了,难道你还不乐意?”

    风二又撇撇嘴,本想继续说些什么,但当她的目光在陆重的身上一扫之后,她的脸色忽然变得凝重起来。

    “你刚才出去遇到什么事情了?”她问陆重道。

    她这个问题问得有些莫名其妙,陆重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于是只能搔搔脑袋说道:“没去哪儿啊,就是把白婆婆送回家了。”

    但风二的眉头依旧紧皱着:“你确定只是这样而已?我怎么感觉你身上的死气那么浓郁?”

    “死气?”听她这么一说,施昙的表情也严肃起来,调动起自己的感知观察了一下,脸色一下子也变得难看,“还真是这样,你身上的死气那么浓郁,不会是被僵尸咬了吧?”

    虽然明知道这事不可能,但陆重还是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紧张地咽了下口水:“哪有,我真的只是去送白婆婆回家了,也没有去别的地方。”

    风二紧皱着眉头:“那这事情就奇怪了。看你现在的情况,不要说是去别人家,就算是说你刚从坟墓里爬出来都不为过。”

    “有这么夸张吗?”陆重觉得她这句话是有点小题大做了,不过他还是下意识地闻了闻自己身上,还好,没有什么气味。

    这时候施昙又说道:“对了,之前你不是说白婆婆身患重病,可能已经命不久矣了吗,会不是就是这样才让她身上有了死气,然后陆重和她接触不小心蹭到了一点?”

    但风二摇了摇头:“哪有那么简单?且不说活人不管生再重的病,只要没死身上就不可能出现死气,就光说他现在身上的死气浓郁程度,就是说他现在死了也不为过啊。”

    眼看她说得越来越邪乎,陆重的心里更加不淡定了:“可是我的确没有遇到什么事啊,会不会是你们弄错了?”

    “就算是我们有可能弄错,但是你看看我们两个人同时在这件事情上犯错的可能性有多大?”风二冲他翻了翻白眼,“好了,不管怎么说,现在先帮你把这死气祛除掉,不然的话你非得生一场大病不可。”

    说着,她在货架上扫视了一眼,取下了一个小木盒,打开之后,里面是一块叠得十分整齐的丝布,看上去像是一条手绢。

    取出那条手绢,风二走到桌子旁边拿起了杯子,将杯底剩下的些许茶水倒在了手绢上。接下来的一幕让陆重不禁目瞪口呆,因为她居然直接将手绢蒙在了他的脸上。

    他本以为这是对方在和自己开玩笑,刚想伸手取下来的时候却被风二阻止了:“哎,别动啊,我施法呢,你要是动了的话就没有效果了。”

    陆重觉得莫名其妙,但还是乖乖按照她说的一动也不敢动,只能坐在那里静静地等着。

    也不知道这手帕是用什么丝线织成的,闻起来有一股淡淡的植物清香,这股香气和茶叶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居然意外地令人觉得清神醒脑。而在他旁边,风二则站在那里,口中念念有词,但陆重一句也听不懂,听上去不光像是在施法,更像是在说梦话。

    良久之后,她嘴里的咒语终于念完了。然后,她忽然无意义地大叫了一声,然后狠狠一巴掌扇在了他脸上。

    这一巴掌的力道不可谓不重,直接将风一给打懵了。他怔怔地坐在那里,任凭脸上的手绢滑落,整个人直接僵住了。

    而风二却好像完全没有要解释的意思,而是很满意地点点头:“好了,现在没事了,施法很顺利,不用谢我了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