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渡风杂货铺 第十八章 修不好的手表

时间:2018-03-20作者:寒山城主

    ,精彩小说免费!

    此时,医院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警察将太平间暂时封闭了起来,面对那里发生的情况却束手无策。

    死者的躯体显示不翼而飞,后来又在一夜之间莫名其妙地回来了,这让所有人在惊讶之余也觉得后背发凉。这里可是一直处于严密监察之中,不仅到处都有摄像头,而且医院中还二十四小时有警务人员巡逻,但此处两次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却没有任何人察觉。

    但是,不管怎样,这件事情大概最后终究只能不了了之,因为,做这件事情的人,根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

    渡风杂货铺中,陆重在楼上酣睡,风一和施昙两人搬过椅子并排坐在门口,一边晒着太阳,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除了外面的蝉鸣声有些聒噪,其余没什么不好。

    不过这份平静很快就被打破了。忽然间,施昙听见了一阵细微的脚步声,费力地睁开眼睛一看,她发现一个苍老的身影正有些吃力地推门进来。

    此时风一已经飞快地站起身来将椅子挪开,同时帮忙将门打开,脸上露出了温和的笑容:“白婆婆,您来了。”

    来人正是白婆婆,仅一天时间不见,她的模样看上去竟愈发苍老,眉宇间十分憔悴,好像生了一场大病一样。不过即使这样,她的脸上还是挂着慈祥的笑意,看起来十分和蔼可亲。

    施昙见状赶忙也站起身来,将椅子挪到一边,上前搀住老人,笑着说道:“白婆婆您好。”

    “好好好。”白婆婆轻拍了一下她的手,脸上喜笑颜开,似乎那脸庞上的褶皱都舒展了许多。

    走到桌子后面站定,风一微笑着说道:“白婆婆,您这次来,还是修表?”

    白婆婆点点头,从口袋里将那块手表小心翼翼地取了出来放到桌子上,脸上的笑意依旧温和:“麻烦你了。”

    风一微笑没有说话,将手表拿起,开始仔细检查起来。

    看起来外表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白婆婆一直将它保存得很好。风一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将其拆开来看一下。

    此时施昙已经扶着白婆婆坐下了,顺便还给她倒了一杯茶水。又搬过另一张椅子坐在一旁,她说道:“白婆婆,看起来您气色不太好啊,病了吗?”

    白婆婆笑了笑,摆摆手说道:“没什么,年纪大了就是一身病,休息两天就好了。”

    “您可要好好休息啊,一定注意身体。”施昙握着她的手说道,“还有啊,每次您来这里都要走那么远的路,我怕您身体吃不消啊。这样吧,下次您要是还想修表的话,就打电话给我,我去上门取来,等修好了再给您送去。”

    闻言白婆婆笑着摇了摇头:“闺女啊,你这好意婆婆心领了,只是这样太麻烦你了,真的不行。你也不用太担心婆婆,我现在还没到不能动的地步,来这里就算是活动一下身体了。”

    虽然脸上没有什么血色,但她的脸上却一直挂着笑容,言语更是十分温和。施昙坐在一旁握着她的手,感受着她粗糙手掌的温度,心里面有一种对于年迈长辈的疼惜。

    另一边,风一已经将手表拆开了。这块表他已经拆了几十次了,可以说非常熟练了。但是这一次,他倒还真是发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

    在拆开手表之后,虽然那里面的零件复杂异常,但他还是一眼就发现了异常。这倒不是说他眼力好,关键是那枚红色的齿轮太扎眼。

    几乎所有的零件都是金银二色的,只有那一枚齿轮通体呈红色,看起来非常妖异。风一用镊子小心地将其取出来,在阳光下观察了一下,发现正是之前他发觉有血腥味的那枚齿轮。

    仅仅才一天的时间而已,这枚齿轮居然就发生了这样的变化。风一当然不会认为是白婆婆弄的,唯一的可能就是,它是自己变成这样的。

    看着手中的齿轮,风一不由得想起了昨晚的事情。那只鬼整日与血为伴,以血为生,这两者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联系呢?

    但是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当务之急是把手表修好。其实说是修,风一从来也没有找到什么毛病。将所有的零件都小心地放回去之后,他将手表装好,翻过来一看,却愣了一下。

    以前经过他这一系列程序之后,这手表应该会暂时恢复正常,走上一天才对。可是现在,这手表上的指针没有丝毫动静。

    风一皱起了眉头,却想不到是哪里出了问题,难道是那枚齿轮的缘故?

    看到他这幅表情,白婆婆小心翼翼地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将手中的手表放到桌子上,风一的脸上挂着歉意:“白婆婆,真是不好意思,我这次不光没有修好,而且……”

    虽然他没有说下去,但白婆婆已经看到了手表的情况。她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叹了一口气,脸上又露出了微笑。

    “没关系,”白婆婆笑着说道,“我早就想到,总有一天这块表会彻底安静下来,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她颤巍巍地站起身来,居然冲风一鞠了一躬:“小风啊,谢谢你。”

    不知为什么,一向谦虚有礼的风一却没有做出表示,默默地接受了这次行礼。之后,他轻声道:“不用客气,白婆婆,也谢谢您信任我。”

    又叹了一口气,白婆婆将手伸进了口袋。

    但风一却摆了摆手,说道:“白婆婆,我和您说过,这手表修不好的话,我是不收您钱的。”

    白婆婆叹息了一声,又道了声谢,然后拿起手表,转身向门口走去。

    走上前去将门打开,施昙扶着她出了门:“婆婆您慢点,路上小心啊。”

    目送着她慢慢走远,风一重新坐回到椅子上,长长舒了一口气。

    将门关好之后,施昙走过来问道:“修不好了?”

    风一点点头:“看起来,那块表的确很古怪,应该有点故事。”

    施昙也点点头:“那……和昨天晚上那只鬼有关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