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渡风杂货铺 第九十一章 魂归处

时间:2018-03-11作者:寒山城主

    不知什么时候,月亮悄悄爬升到了天空中,于寂静的街道上洒落了一地月光。这件事情不大,但了结之后风一却觉得一身轻松。

    慢悠悠地回到店里,他发现店门开着,没有亮灯,施昙静静地坐在门口,却不见陆重的身影。

    风一走进店里,问道:“陆重睡了?”

    “嗯,”施昙点点头,“他的元气还没有恢复,折腾了这么许久,他有点吃不消了。”

    风一点点头,随后说道:“那我先上去一下,还有点事情需要处理一下。”

    施昙笑了笑:“去吧。”

    顺着楼梯走到楼上,风一推开卧室的门一看,在床上没有发现陆重。再打量一眼别处,发现他正蜷缩在一张从楼下搬上来的椅子上,就这么姿势别扭地已经沉沉睡去了。

    风一没有出声,运转法力直接隔空将他整个人托起,然后轻轻放到了床上。甫一接触柔软的床铺,陆重好像还有不习惯,在睡梦中翻了个身,却也没醒,就这么继续沉沉睡去了。

    悄悄把门关上,风一又随手在床边布置了一个隔音的结界,然后盘膝在画卷面前坐下了。

    这次不等他取出陶坛点上白烛,画卷就自行泛起了光,很快,画卷上酆都大帝的画像就活了过来。

    “事情都处理好了?”酆都大帝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威严。

    风一应了一声:“等风二把那些魂魄渡走就可以了。”

    “这件事情做得不错。”酆都大帝很罕见地夸赞了他一句,只可惜风一不为所动。

    他淡淡地说道:“我有事情问你。”

    对于他这种态度,酆都大帝倒是也不以为意,毕竟这么多年早就已经习惯了。他说道:“你是不是想问,那个叫小兰的魂魄还能不能救?”

    风一点点头,没有吭声,只是静静地看着画卷。

    画卷稍稍安静了一下,似乎是画中人正在思忖。很快,酆都大帝说道:“可以救,只不过要在酆都温养一下魂魄。”

    “多久?”

    “五十年。”

    “还好,”风一点点头,“那我现在把魂魄送到你那边。”

    他取出陶坛,揭开上面的封印,从中小心翼翼地取出了一团暗淡的光团,正是小兰的残魂。随后,他心中默念法诀,将手中的光团小心地凑向画卷。随后,如蜻蜓点水一般,画卷上凭空出现了些许涟漪,小兰的魂魄就这么没入了画卷中。

    送走小兰的魂魄之后,风一又说道:“还有两件事。”

    稍稍停顿了一下,他问道:“第一,胡江的魂魄有没有去冥府?”

    “没有,他的魂魄被神秘人重创,已经灰飞烟灭了。”

    这着实算得上是一个坏消息,说到底,小桑村没有一个幸存者,就连能剩下魂魄的也只有小兰一人。也不知这算得上是灾厄,还是对于那个村子里的人行恶的惩罚。

    随后他又问道:“在我离开的那段时间,小桑村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个神秘人抽了小桑村所有桑树的根。”酆都大帝淡淡地说道。

    “抽了根?”风一眉头一皱,“什么意思?”

    酆都大帝解释道:“小桑村以前算得上是一片风水宝地,又因为村中终止桑树,所以那桑树的根在地下吸收了不少天地的灵气,对于会法术的人来说算是一件很有用处的珍品。那个神秘人将小桑村所有的价值都压榨干净之后,还直接釜底抽薪,将桑树的根取走了。而那些根已经布满了整个村子的地下,他这么一动手,整座村子的地面就都垮塌了。”

    闻言风一默然,他着实想不到,那个神秘人居然会做得这么绝,不光害死了那里的所有村民,甚至连地底下的东西都不放过,实在是可恶至极。

    想到这里,风一抬头注视着画像,平静地问道:“你还是不打算将神秘人的身份告诉我,或者直接去惩治他吗?”

    酆都大帝回应道:“一切自有定数,我身在酆都,不能插手阳世间的事情,否则,阴阳失衡,天下大乱。这个道理,你应该懂的。”

    风一摇摇头,也没有再说什么。其实他知道自己的这个问题问得很没有价值,因为酆都大帝根本就不可能告诉他,所以,心里面也就没有抱什么希望。

    随后他站起身来,说道:“行了,我这边没有事情了,你还有什么旨意吗?没有的话我走了。”

    对于他这种大不敬的语气,酆都大帝却依旧很包容:“暂时没有事情了,如果有事我会派人通知你。”

    风一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直接转身离开了。

    等到他将房门关上之后,画卷上的光芒才慢慢暗淡下来。房间里很平静,只有床上沉睡中的陆重是不是发出几声粗重的呼吸声,除此之外,一切静好。

    一边活动着身体,风一走下楼,看到施昙依旧在门口坐着。于是他走上前,说道:“现在已经很晚了,你可以上楼休息一下。”

    施昙笑了笑,摇摇头道:“算了,现在已经后半夜了,与其上午起得晚,倒不如明天美美地睡上一整天。”

    闻言风一也笑了笑,随后搬过椅子在她旁边坐下,又说道:“这次的事情结束了,你是不是要离开了?”

    “不知道。”施昙撩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虽然不长,但却有一种独有的潇洒。

    她继续说道:“这段时间家族中好像有很重要的事情,我要是回去的话也只能自己呆着,很没劲。”

    风一轻笑:“既然有很重要的事情,你这个继承人不应该回去坐镇吗?”

    “不要,”她摇摇头,“家族中有很多长辈,而且我妹妹也在,不用我回去。而且,我也没心情弄那些。”

    “你这样很不负责任。”风一摇摇头。

    施昙看了他一眼,好像欲言又止。

    “想说什么就说吧。”风一发现了她的异常,轻笑道。

    明显地犹豫了一下,施昙问道:“我想说,我能待在这里吗?”

    “你现在不是在这里吗?”

    “我的意思是,我要留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