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渡风杂货铺 第七十七章 胡江尸变

时间:2018-03-04作者:寒山城主

    ,精彩小说免费!

    好像穹顶的天河决了堤一般,这雨越下越大,好像要将整个世界都淹没。变成了废墟的小桑村中有很多坑洼,此时已经蓄满了水,远远望去如同一面面袖珍的湖泊,在雨幕中不停地荡漾着涟漪。

    这不绝的风雨将这个地方遮掩得严严实实的,不说外人,就算风一等人的感知也不能蔓延出太远的距离。而此时,虽然此处表面看起来还算平静,但在暗处,却已经开始酝酿起了新的风雨雷暴。

    籍着狂乱的雨势,一只手悄无声息地破开土壤,慢慢伸出了地面。很快,雨水将手臂上的泥泞冲刷干净,露出了其本来面目。这虽然是一只人的手臂,但看上去着实有点触目惊心。细长的手臂上皮肤已经腐烂,露出了里面地下淡红色的肉和青紫色的筋络,却不见一丝血迹。虽然看起来这只手的主人应该已经死去,但它在伸出地面之后,却依旧在不停地摆动着,好像在和什么人挥手,又好像是在痛苦地挣扎,手掌翻覆中那狰狞的指甲闪烁着阴森的光。

    这就好像一个信号,周围的地面上同样开始有地方隆起,好像有什么东西即将要钻出来。不多时,在那一声声惊雷中,那隆起的土丘终于爆开,露出了里面骇人的一切。

    全都是一只只苍白的手!

    和之前那一只一样,这些手臂上也都是千疮百孔,看上实在不像是活人的皮肤。它们都在雨中照耀着,就好像幽深海底生长出的白色水草,无声地勾引着迷路的游鱼。

    在这些手臂出现之后,天上的雷霆之威似乎更盛了。一条条银蛇在云端划过,那震得人心头沉闷的惊雷紧随其后,就好像这里正在进行一场盛大的仪式,无数银白色的烟火转瞬即逝,在这方巨大的空间里留下了礼炮的余音。

    这雨越急,那手臂挥舞得越放肆,似乎向上苍发出了无声的挑衅。终于,如同云端某卫视神灵感觉自己的威严被触犯一般,自九霄云上齐刷刷降下了数道雷霆,直直地轰向了地面!

    地底下传出了无数闷响,好像有受伤的野兽躲在土壤下面呻吟哀嚎。再看那地面上的手臂森林,几乎已经被完全摧毁了,仅剩的几只手臂也是一片焦黑,被那强劲的雨水一冲,便化成了一地的碎炭。

    而此时此刻,木屋中的几人都听到了刚才那几声尤为特殊的雷鸣,心头都是一震。陆重是因为被这雷声吓了一跳,而风一和施昙则是察觉到,这雷声中似乎蕴含着一些天地的怒意,似乎在惩罚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施昙向风一使了个眼色,询问他要不要出去看看,而风一稍稍思忖了一下,微微摇摇头,示意先不要有动作,等看看情况再说。

    此时外面一阵寒凉的湿气涌进来,坐在靠近门口位置的陆重不由得打了个哆嗦,下意识地用手臂抱住了自己。他回头瞅了一眼外面,有些担忧地说道:“我们接下来怎么办?是在这里等还是回去,我看这雨一时半会儿好像停不了啊。”

    施昙摇摇头:“我们不能走,等雨停了之后我们还要去村边的墓地去看看。”

    “可是我们就这么在这里等着,我总觉得有点瘆得慌……”陆重使劲捏着自己的胳膊,想要从自己身上得到一些温度,结果却是徒劳无功。

    风一笑了笑:“不用担心,这不是还有我们在这儿么。”

    陆重撇撇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异变会来得如此之快。

    就在三人围坐在一起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的时候,在墙边,胡江那残破的尸体忽然有了异变。

    他先是手指动了动,有好像抽筋一样,轻微得如同只是一个错觉。之后,他缓缓抬起手臂,轻轻扭动了一下,好像在活动错位的关节。这一切都发生得悄无声息,坐在门口的三人因为觉得冷都在低着头,全都没有察觉墙边的情况。

    稍稍活动了一下手臂,胡江的身体忽然猛地坐了起来,然后缓缓扭过腰去,似乎是在看那围坐在一起的三人。因为他的头已经没有了,那血肉模糊的颈部上面空荡荡的,也不知是怎么发现那三个人的。

    悄悄站起身来,胡江站直了身体,姿势却有些别扭。他的脊椎已经被黑屠夫弄得发生了错位,即使拼命站直了身体身子也依旧是扭曲的。而且他的左小腿呈现一个诡异的弧度,看上去应该是断了。

    他此时的样子是多么恐怖就不必说了,通常只能在一些丧尸电影里才能见到这样的场景。但与之不同的是,他虽然失去了头但却依旧能活动,那样子宛如神话传说中将头领丢失在常羊山的刑天。

    之前他这一系列动作都进行得悄无声息,一点也没有引起三人的察觉。而在他试探着一迈步的时候就不行了,断掉的左腿跟不上,在地上拖拉着发出了一些声响。而听到动静的陆重下意识地抬起头,一眼就看到了诡异地站在风一身后的胡江残尸,吓得他一下子大叫出声来。

    “喂喂喂,你……你后面!”陆重慌张地指着风一身后,示意他要小心,但却因为心中畏惧再加上着急,别的什么都说不出来。

    但相比之下,风一显得就淡定多了。他抬起头,冲陆重笑了笑,然后头也不回地说道:“你终于起来了,我还以为你要在这里睡上一整天呢。”

    本来胡江的残躯正在小心翼翼地向他靠近,此时一听他说的话,就好像愣住了一样停住了动作。保持着这个僵硬的动作许久,他的身体里才发出来沉闷的声响:

    “你早就发现我了?”

    他虽然失去了头颅,但却依旧能够说话,仔细听起来好像是从腹腔中传出的声音。这难道就是真正的腹语?

    闻言风一又笑了笑,站起来转过身看向他,嘴角的笑意掩饰不住:“从将胡江的尸体扛进来的时候我就发现你了,说实话,你的演技,挺差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