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渡风杂货铺 第五十一章 阴暗面

时间:2018-02-19作者:寒山城主

    ,!

    风一眉头一皱,当即想要闪开,但无奈动作着实慢了一些,那东西终究还是刺进了他的后脑。

    就像烧得火热的铁针落到将融的冰雪上一样,那东西仿佛没有遇到任何阻拦一般刺进了他的后脑,继而从前额出冒出来,在空气中传出一声泛着血腥味的呼啸,然后狠狠钉在了墙上。

    脑袋被刺穿了之后,风一身上的生命气息一下子就衰弱了下来。他张大着嘴巴,好像有什么话想要说出口,但那声音却只能在喉咙间回荡,发出没有意义的“嗬嗬”声。猩红的血液和白色的脑浆不断从他额头上的孔洞里流出,将他的面庞染得狰狞可怖,宛如地狱中濒死的厉鬼。

    在生命力流失殆尽之前,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抬起头,看了一眼面前的墙壁上,在那里,有一根纤细的手指插在那里,断口整齐,露着森森白骨和青灰两色的筋络,却没有一丝血迹。或许是力道过大的缘故,断指的指尖已经插进了砖石墙壁中,只剩下两个指节露在外面,上面还沾着些许新鲜的脑液。

    直到最后,风一也没能说出一句话,只能颓然地倾倒在床上,脑袋重重砸在了陆重的胸口。

    待到屋子里恢复平静之后,床上陆重的身体忽然开始萎缩,就如同气球一般慢慢干瘪了下去。慢慢的,他的身体越来越小,直至最后变成了只有寸许长的虫子。

    那虫子在床上扭动了几下后,很快就安静了下来,变成了一具虫尸。而与此同时,真正的陆重从门后冒出来,只是瞳孔里依旧闪烁着邪恶的光。

    “看来还是高看你了,没想到你这么容易就中计了。”他嘴上说着惋惜,但表情看起来却十分兴奋。

    快步走到风一身边,捏着他的后颈将他的身子提起来,他像挑选商品一样查看了一番后,满意地点了点头:“嗯,不过,虽然已经死了,但身上血气十分充沛,足够抵我几年的苦修了。”

    说着,他脸上露出了一丝狞笑。紧接着,他慢慢张开嘴巴,露出了里面如犬齿般交错的黄牙。

    用鼻子嗅了嗅风一后脑处的血腥气息,他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兴奋了。他迫不及待地一口咬在了他的脖子上,那力道之大,几乎能将他的脖子整个咬断。

    没有意料之中的新鲜血液流进喉咙的快感,控制着陆重的邪灵反而感觉到自己好像咬在了木头上一样,不仅没有咬断他的脖子,反而弄得自己嘴里全是坚硬的残渣。

    他松开嘴一看,原本死在自己手里的风一竟然在一瞬间变成了真的木头,自己嘴里感觉到很坚硬的残渣原来是木屑。

    此时陆重见状意识到不妙,立即起身冲到门口想要逃出去。但当他打开门之后,却只能生生停住了脚步。

    门外,真正的风一正面带微笑地看着他:“来都来了,这么急着走干什么?”

    一见到风一完好无损的样子,那邪灵就知道事情可能大条了。它倒是也干脆,当机立断地从陆重的身体里钻了出来,化成一股青烟,霎时间就要消散在空中。

    不过,风一好不容易等到了这么一个好机会,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放过它。当下他伸出手轻飘飘地那么一捞,那原本已经虚淡得几近不可查的烟雾就立刻如时光倒流般恢复了原状,变成了一颗灰色的珠子。

    将这枚珠子捏在指间放到眼前,风一的眼中满是好奇:“原来就是你这么个小东西搞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啊?”

    在恢复了原状之后,那邪灵似乎失去了言语的能力,只能在风一的指间不停挣扎着,但看起来却没有丝毫用处。

    面对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家伙,风一却一点也不敢小觑。毕竟是能够为祸一方的邪物,即使再弱也肯定有独特之处。他小心地将感知探进这枚小圆珠里,想要看看它到底是何方神圣。

    当意识进入这枚珠子内部时,一股黑暗的气息扑面而来。这股气息,浑浊,肮脏,怪异,就如同深藏在水潭地下千百年不见天日的烂泥,只闻到一丝丝气息就令人作呕。

    不过对此风一倒是还能忍受,他继续将意识沉进珠子内部,想要寻出它最本源的秘密。

    如同走进了科幻小说中被无数影像环绕的空间一样,风一的意识置身于一片空旷之地,周围全是模糊不清的光影。在这里,他察觉到了许多错综复杂的气息,就好像自己正站在热闹的人群中一样。

    无数光影在他眼前飞快闪过,快到让他根本看不清画面上的内容。不过经过他尽力的仔细观察,还是能够勉强辨认出,那些画面好像都是一些不好甚至犯罪的事情,看上去仿佛有人在自己眼前以快进的方式播放一部犯罪纪录片一样。

    在此处静默了许久后,风一的感知悄无声息地退出了珠子。

    他看着这枚暗淡没有一丝光华的珠子,眼睛里透露出一丝冷意:“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一个东西。”

    在他特意放松了一些对珠子的控制之后,那邪灵终于恢复了说话的能力:“哼,没想到吧,你以为我是那些不入流的小妖怪?我告诉你,整个小桑村所有村民心灵的阴暗面都聚集在我身上,我就是主宰着他们性命的引线,有本事你就把我灭了,我倒要看看你愿不愿意背负上这份天大的因果。”

    若是事实真如它所言,那么事情还真是有些棘手。毕竟,一个狡猾而又不能硬碰的对手是最难对付的。

    但即便如此,风一还是没有放过它的打算。

    “要是照你这么说,我倒还真是没办法对付你。”说着,风一的脸上露出了冰冷的微笑,“不过我倒是知道一个好去处,那里有人会很愿意招待你。”

    看着他脸上如此笑意,邪灵的心中一突,涌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你要带我去哪儿?”

    将珠子紧紧握在手里,风一又笑了笑。

    “地狱,希望你会喜欢那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