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渡风杂货铺 第二十章 送葬疑点

时间:2018-02-03作者:寒山城主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那条巷子的另一头,还有那周围的院子里,都有人在偷偷观察我们,而且是从我们遇到村长的时候就已经在偷看了。”风一一边说着一边深呼吸了一口气,身处于这种环境中,他也觉得很不舒服。

    闻言施昙先是吃了一惊,随后沉默了。

    大概是因为对这里的情况很好奇,她太想要赶快找出真相的缘故,她不自觉地忽略了周围的情况。在她心里,这里的人虽然很古怪,但说到底都是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对自己没有什么威胁性。不过经过风一提醒之后,她很快意识到了自己这种想法的错误。

    越是在这种没有什么头绪心里着急的时候,就越不能慌乱,说不定真相就藏在周围不起眼的人或事情上。

    不过此时回到这里之后算是暂时没有了那些顾虑,施昙赶忙询问道:“对了,我刚才就想说,那个出殡有点问题。”

    “有点问题?问题大了。”风一摇摇头道,“你先说说你发现的。”

    施昙随即开口道:“先是这次出殡非常匆忙,这我就不说了,其中肯定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原因。我好奇的是,那口棺材是怎么回事?就算是那个叫老徐的他家里人知道他命不久矣提前给他准备好了,但也不用准备那么大的吧?别说装个人装头牛都够了。”

    风一点点头:“这的确是个疑点,你继续说。”

    “还是那口棺材的问题。相信你也看到了,那口棺材好像非常重,六个精壮的年轻人抬得都十分吃力,这未免有些不正常。要知道老徐常年生病,而且还是肺病这种损耗心血元气的病,体重一定不会太重,就算是那口棺材本身够沉,也不至于让那六个人累成那样吧?”

    风一沉吟了一番后又点了点头,示意她继续。

    清了清嗓子,施昙又说道:“还有就是那个村长了,他看上去好像十分淡定。要知道,在这么小的村子里,人没了应该是一件大事,做为村长他肯定至少要上门去看一看,可他还有心情在村子里闲逛。而且看上去……”

    “看上去就好像专门在等我们一样?”风一替她说完了后面的话。

    施昙点点头,问道:“这些你能分析出什么吗?”

    “其实很简答,他就是在等我们。”风一耸耸肩。

    紧接着他开始分析道:“你看,老徐的家是在村子的北边,看刚才出殡队伍前进的方向,小桑村的坟地应该是在南边偏西的位置。而我们的院子则是在村子的中间偏北的位置,你想想看,能想到什么吗?”

    施昙皱着眉头冥思苦想了一番后,眼睛忽然一亮:“好像……刚才我们遇见村长的位置,是送殡队伍和我们回这里道路的交汇点?”

    风一点点头:“没错。不仅如此,如果我们要直接回小院的话其实是可以不走那里的,可是因为发现了村长,我们要过去打招呼,所以才走到那边的。”

    “可是这样有什么意义呢?”施昙不解。

    “我也不是太清楚,不过可以大致推断一下。”风一捏着下巴沉吟道,“我猜,他们肯定是害怕我们直接回到这里的话很有可能会发现出殡的队伍,所以才把我引到那里去。”

    “可是我们还是见到了呀,”施昙皱起了眉头,“这个解释好像说不通吧?”

    风一摇摇头:“我的意思是说,我们自己遇见那些人很可能会发现一些他们不想让我们看见的东西。而村长让我们见到出殡的队伍是因为我们必须要看到那个场景。”

    施昙被他的这种说法绕得有些糊涂:“你说的这么绕口,我有点听不懂。”

    风一叹了一口气:“简而言之,我们刚才看到的出殡队伍经过的场景很有可能就是他们给我们安排的一出戏,真正的情况是怎样我们不得而知。”

    这下施昙基本明白了,但还是不能理解:“可我还是想问这样做的意义何在呢?”

    沉默了一会儿,风一说道:“我觉得,很有可能是因为我们来到了这里。”

    他紧接着解释道:“要知道,这个村子很封闭,甚至说是与世隔绝都不算太过分,所以这里发生的事情无论有多奇怪外面的人都不会知道。而现在我们来到了这里,就相当于是让这里和外界有了沟通的可能。”

    施昙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你是说,这里的人们有什么事情想要告诉我们,或者说是告诉外界的人?”

    “我推测可能是这个原因。”风一说道。

    看到施昙皱着眉头陷入思索,他又说道:“刚才我们看到的事情其实蕴含着大量的信息,我不得不怀疑,这可能真的是村子里的人给我们的暗示,甚至可以说是明示。”

    施昙的眉头依旧皱着:“说说看。”

    “第一,你记不记得村长之前说过,老徐的儿子都在外面,所有的事情都是他那个老伴安排。可是刚才我们看到的可是不少人,男女老少的足有二三十人。”风一缓缓说出了第一点。

    “这个没什么吧,说不定是老徐的邻居呢,看他老伴可怜就去帮忙。”施昙觉得他这个疑点说不通。

    风一摇摇头:“可是你要知道,按照这片地域的风俗,人在死后,只有直系亲属才能送葬,才能穿孝服和戴黑色的‘孝’字。”

    闻言施昙一愣,稍稍回想了一下之前的情景,眉头皱得更深了。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刚才那些送葬的队伍里,所有人都穿着丧服,肩头都有黑色的“孝”字。也就是说……那些人都是老徐的直系亲属?

    风一看了她一眼,继续说道:“还有,我昨天在村子里看了一圈,村中一个年轻人都没有,最年轻的也有四十多岁了,按照村长的说法,那些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那么,那六个年轻人是哪里来的?”

    听他这么说,施昙的心中愈发紧张,后背忽地出了一身冷汗,让她觉得有些慌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