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渡风杂货铺 第五十五章 月蚀

时间:2018-01-14作者:寒山城主

    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陆重听到后激动得几乎要落泪了。

    “我去!我就知道你没死!”

    站在他(身shen)前的穷奇闻言缓缓转过(身shen)去,看上去并不觉得意外,只是轻轻叹了口气。

    “我就知道,你这个家伙不会这么容易死。”她的语气中有些失落,仔细听来似乎还有一些怅然。

    在浓密的黑暗中,风一的(身shen)影慢慢显现出来,缓步来到了它面前。

    “看来让你失望了,”风一的脸上看不到愤怒,语气也并不激烈,仿佛站在自己面前的并不是想要杀死自己的仇敌,而是一位许久不见的老友,“不得不说,你布置的计划还算可以,就是下手的家伙实力弱了一点。”

    穷奇歪了歪脑袋,咧嘴笑了笑:“其实我一开始就知道,这种手段对付寻常人还可以,对付风将军你还是差了点。”

    “毕竟是连酆都大帝也不放在眼里的人呐,即使现在不如往昔,也丝毫不能被小觑。”

    闻言风一笑了笑:“行了,既然都是老相识了,这些话就不用再多说了。”

    随后他伸出左手,问道:“时候差不多了,准备好上路了吗?”

    穷奇晃了晃脑袋:“你渡不了我。”

    “总要试一下,我等这一天已经好久了。”风一笑了笑。

    随后穷奇没有再说什么,直接凭空消失在了原地。那原本围在周围的凶兽们也开始慢慢变得虚淡,最后同样消失不见了。

    对此,风一只是站在那里默默看着,并没有上前阻止,也没有试着去追击。等到周围变得空((荡dang)dang)((荡dang)dang)的时候,他才走上前去,将陆重(身shen)上的(禁jin)制解开了。

    (身shen)上的(禁jin)制一解开,陆重腿一软差点摔倒在地上。被控制了这么长时间,他的(身shen)心都受到了极大的折磨,此时能够勉强站着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行了,这里没事了,你先回店里去吧。”风一摆摆手,转(身shen)就要离开。

    “哎……”陆重张了张嘴。

    但是风一头也没回地就离开了,只给他留下了一句话:“后面的事(情qing)已经超出你的能力范围了,你就不要管了,回去看好涵涵。”

    陆重呆呆地在原地站了许久,直到一阵冷风吹过,让他打了个寒颤,这才清醒过来。他下意识地张望四周,发现自己正站在警局门口,正对着玻璃门怔怔地出神。

    这里的一切都已经恢复了原样,那些警察应该也都恢复正常了吧?一边这么想着,他一边快步离开了警局,不然一会儿要是有警察清醒过来询问他的话,他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虽然在他的意识中已经过了一昼夜的时间,但现实世界中,现在才刚过中午。陆重走在街道上,看着(身shen)边的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心头如铅坠一般觉得很是疲惫。

    终于回到了杂货铺。陆重打开门,叫了两声涵涵却没有得到回应。他上楼去看了看,发现涵涵不在店里。

    那她去哪儿了?

    陆重想了半天没想到她可能会去的地方,心中隐隐有些担忧,虽然已经非常疲惫,但也只能坐在那里等她回来。

    而他这么一坐,就到了晚上。

    隔窗看着外面洒落的月光,陆重的上下眼皮不断在打架,就快要支撑不住了。忽然,他觉得眼前一暗,好像周围的光亮一下子暗淡了下来。

    难道是停电了?他下意识地睁大眼睛看了看,发现不是店里灯光的问题,而是外面的月光消失了。

    怎么回事?他站起(身shen)来,走到门口看了看,才发现天上的月亮不见了。

    原来是月蚀啊。他看着天上那一轮暗淡的光圈恍然大悟。

    对于平常人来说,月蚀只是一种罕见的天文现象,大概最多也就看个(热re)闹,最多拍照留念发个朋友圈。但对于某些人,或者某些东西来说,所代表的意义就非常重大了。

    “看来天都不帮你们啊。”

    仰头看了一样漆黑的夜空,文佑摇摇头叹息一声,语气中却不见有多少同(情qing)。

    在他旁边,风一和施昙正默不作声地站在那里,望着不远处的穷奇和混沌,不约而同地皱起了眉头。

    此时他们正(身shen)处于一扇铁大门的门前,双方三人两兽遥遥对峙着。这个地方本来是一处监狱,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暂时废弃了,还没来得及改建,所以里面暂时空空((荡dang)dang)((荡dang)dang)的。而这两只凶兽头领就选择了这里做为它们在人间的老巢,或者说是最后顽抗的地方。

    而就在刚才,这两只凶兽在没有合适祭品的(情qing)况下,强行将其余所有凶兽残魂献祭,想要完成那个千年之前没有完成的仪式,可惜最后还是失败了。等到风一他们找到这边的时候,就只剩这两个家伙还在苟延残喘了。

    虽然只剩了最后一口气,混沌看起来依旧暴戾。它脸上当做眼睛的红光此时已经熄灭了,只能张着大嘴无声地咆哮着,那獠牙间飞溅的血沫看起来触目惊心。

    相比之下,穷奇就显得淡定多了。

    它伏在地上,看上去就像一尊漆黑的石雕,闭着眼睛缓慢而费力地喘息着。听到文佑的嘲讽之后,它头也没抬,淡淡地说道:“可惜啊,我们差一点就成功了,没想到偏偏遇上着天狗食月。呵……看来这真的是命数。”

    文佑微笑着说道:“既然这样,你也就不用再挣扎反抗了,乖乖束手就擒吧,让我们带你回冥府。”

    穷奇笑了笑:“算了,你还是杀了我们吧。”

    闻言文佑微微一愣:“你求死?”

    “冥府深渊那个鬼地方我再也不愿意回去了,相比之下,我宁可魂飞魄散。”说着,它睁开了满是绿色血丝的眼睛,咧嘴露出了一个无声的微笑。

    施昙张了张嘴,好像想要说些什么,但当她看了一眼依旧沉默不语的风一之后,最终还是没有出声。

    而另一边,文佑倒是很痛快:“也好,既然你愿意,那我就成全你。”

    他缓步向那两只匍匐在地上的凶兽走去,同时一把漆黑的匕首出现在了他手里,在暗淡的星光下闪烁着冰冷的寒光,那寒意,似乎能将灵魂都冻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