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渡风杂货铺 第五十三章 记忆碎片

时间:2018-01-14作者:寒山城主

    不知什么时候,那两道影子僵立在原地,好像已经失去了活动的能力,而那原本遍布全(身shen)的光点已经消失不见了。

    那些凶兽呢?施昙努力压抑住心中的悲伤,将护(身shen)的气场运转到极致,开始四处搜寻那些凶兽的踪迹。

    很快,她找到了。

    “这么轻松就解决了风一,真是没想到。”施昙听到耳边有一个(阴yin)恻恻的声音响起,听上去正是之前那个叫猾褢的家伙。

    但是,虽然它的声音听起来好像近在咫尺,可施昙环顾四周都没有发现它的踪影,这让她心中愈发不安。

    “嘿嘿……”

    又是一阵冷笑声,又有另外一个粗犷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施昙小姐,你是不是在找我们呀?”

    施昙紧抿着嘴唇,没有作声,但微微有些颤抖的手指却已经暴露了她心中的恐慌。从小到大,她第一次感觉到这么无助。

    与此同时,一股寒意从她心脏的位置蔓延开来,好像有一块冰在她的(胸xiong)膛里融化开来,冰冷的液体正顺着她的血光流向(身shen)体的各个地方。慢慢的,她的(身shen)体失去了知觉,紧接着是四肢,最后连意识也开始模糊了。

    “可怜哦,怎么说曾经也是一个响当当的大人物,只可惜如今被限制在这具脆弱的躯壳里,真是不堪一击啊……”

    耳边好像传来了一声叹息,又如同是梦呓一般无意识的呢喃。紧接着如潮水般的怪笑向她的大脑涌来,让她最后一丝清醒的意识也淹没在了黑暗里。

    猛然间,她觉得自己的头里穿来了一阵刺痛,那种痛苦简直就像是要把她的头给生生分成两半。她猛地睁开双眼,却发现自己正(身shen)处也一片黑暗中。

    她(身shen)处的空间好像一点光亮都没有,她举起双手放在眼前都一点也看不见。她站起(身shen)来,试探着向前方迈步,还好,地面好像还算平整,没有什么磕磕绊绊。

    眼前的黑暗给她的心里造成了巨大的压力,与之前目睹风一(身shen)死时的悲伤交织在一起,令她(身shen)上没有什么力气,只走了几步脚下级有些踉跄,差一点摔倒在地上。

    “唉……”黑暗中,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了一声叹息。

    施昙顿时惊觉地抬起头,却依旧什么都看不见。她不敢出声,生怕引来黑暗中可能存在的可怕怪物。

    “不用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一个冰冷的女声在黑暗中响起,把她吓了一跳,下意识地睁大了眼睛,徒劳地观察着周围的一切。

    “你向前走五步,来我这里,我有话要对你说。”

    闻言施昙有些犹豫,她不知道该不该听从黑暗中这个声音的指引。但是(身shen)处这个地方,她好像也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

    缓缓地向前方跨出五步,她的眼前忽然一亮,陡然间就来到了有光亮的所在。那光芒出现得十分突然,不过所幸很微弱,不然一定会刺伤她的眼睛。

    她使劲眨了眨眼,让自己尽快适应了这里的光亮,然后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小小的池塘边上,池塘周围光秃秃的,一点草木都没有,只有一些散落在地上的石头正散发着白色的荧光。

    施昙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一汪浅浅的池塘。虽说这是池塘,但其实就是一个小水洼,那里面的水倒是很清澈,即使周围光线昏暗也能勉强看清楚里面有什么东西。

    池塘的底部都是黑色的石子,密密麻麻地铺满了,除此之外连一根水草都没有。而在这汪水中,唯一的活物就是一条鲤鱼,正悄无声息地向她这边游来。

    等来到池塘边上后,那尾鲤鱼在水里面打了个转,随后那个冰冷的女声再次响起:“终于见面了。”

    说话的竟然是这条鲤鱼,难道这是一只得了大机缘修为有成的妖怪?但是施昙探查了一番后,从它(身shen)上却没有发现什么妖气,或者说什么气息都没有,这条鱼就好像不存在一样,只有空((荡dang)dang)((荡dang)dang)的池塘出现在她感知里。

    施昙深呼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平和一些:“你是谁?”

    “正如你感知到的一样,我不是什么鲤鱼,也不是什么妖怪,我只是一段虚幻的影像。”说着,那尾鲤鱼又打了个转,在水里面吐了个泡泡,好像见到施昙之后非常开心。

    闻言施昙觉得难以置信:“影像?影像怎么能和我交谈?”

    “因为我是你留下的影响,是过去的你在看到了现在的你之后留下的。”那尾鲤鱼解释道。

    它这么一说,施昙就更糊涂了:“什么过去的我和现在的我,我不记得自己曾经来过这里,更不记得自己留下过这段影像。”

    “我说过,这是过去的你留下的。”那尾鲤鱼看起来非常有耐心。

    施昙捏了捏有些发胀的眉心,无奈地说道:“能给我解释一下吗?”

    “不能。”那鲤鱼很干脆地拒绝了她。

    “为什么?”

    “因为有些东西需要你自己去找回来。”那鲤鱼慢慢地在水中静止了,看上去好像是在郑重其事地说一件很重要的事(情qing)。

    随后它又说道:“不过,今天你既然出现了,那就能够得到一些曾经的你留给你的礼物。”

    “礼物?什么礼物?”虽然此时施昙心里面正被沉甸甸的心事拖累着,但听它这么说依旧有些期待。

    鲤鱼没有答话,转(身shen)离开了,不多时推着一颗发着暗淡光芒的光球回来了。

    “这是曾经的你给现在的你留下的一段记忆,是你漫长的一生中最重要的几部分记忆之一。”一边说着,那尾鲤鱼游开了,“你看完之后就走吧,希望我们的下次相见能够早一点到来。”

    施昙不明所以,俯下(身shen)去将水里的光球拾了起来。那光球躺在她掌心里滑溜溜的,感觉竟然有些温(热re)。不知道为什么,施昙恍惚间觉得自己好像并不是捧着一颗光球,而是在捧着自己还在微微跳跃的心脏。

    她缓缓将眼睛凑了上去,只见强烈的白光充斥着她的视野,让她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而下一刻,她的意识就被抽离了出去,去浏览曾经的自己给现在的自己留下的记忆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