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渡风杂货铺 第四十九章 当时月明

时间:2018-01-08作者:寒山城主

    闻言施昙笑了笑,随即看向风一。她察觉到他的情绪很不正常,似乎对于眼前这个人抱有强烈的戒心和恨意。待在这两人中间,她隐隐觉得有些不舒服。

    看到面前的两人都沉默着不愿开口,文佑也不觉得尴尬,继续笑着说道:“我这次来不只是帮忙这么简单,还给你们带来了消息。”

    “你能有什么消息?左不过是一些废话。”

    在压抑住最开始的愤怒之后,风一的情绪已经基本控制住了,不过却依旧不愿意给他好脸色看。

    文佑笑着摇摇头,说道:“话可不能这么说,我还是有好消息带来的。”

    随后他清了清嗓子,说道:“我已经知道那些凶兽头领的情况了。”

    听他这么说,风一的表情倒是没什么变化,但施昙却忍不住开口了:“你是说,你已经查探清楚那两个首领是什么来头了?”

    文佑点点头,然后反问道:“是的。不过话说回来,做为施家的长女,你难道没有从你们家族的记载中得到什么消息吗?”

    闻言施昙一愣:“家族记载?”

    看她这么一副一头雾水的样子,文佑拍拍自己的额头,笑了。

    “我倒是忘了,”他笑道,“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动荡,你们施家恐怕有什么珍贵的异宝和记载都已经遗失了吧,还真是可惜。”

    “废话少说。”风一不耐地皱起了眉头。

    闻言文佑没有继续吭声,右手一摆,两幅画卷出现在了他手里。

    随后他将这两幅画分别递给两人,说道:“喏,就是它们两个。”

    施昙将画卷打开一看,发现那上面是一只浑身黑毛的怪兽,头上还长着一对牛一样的犄角,但却不认得到底是什么东西。

    随后她凑过去看了看风一手里的那副,发现那是一个大肉球一样的东西,只不过身上有手有脚,背上还有翅膀,看上去更加怪异。

    “这是什么?”端详了半天之后,施昙确定自己不认识这两个东西。

    风一看了她一眼,没有回答她,而是看向文佑:“另外两个呢?”

    “都死了。”文佑干脆地回答道。

    闻言风一的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死了?”

    “伤得最重的那个其实在堕入幽冥的时候就已经灰飞烟灭了,我们以前见到的只是它异常坚固的躯壳。而另一个,好像是在被召唤的时候出了什么差错,卷入阴阳界之间的缝隙中尸骨无存了。”文佑解释道。

    不知道为什么,风一脸上的表情有些阴郁:“没想到居然死了两个,那看来事情更棘手了。”

    随后他将目光转向施昙,说道:“走,跟我去办点事。”

    看到风一将钞票拍下后直接起身向外面走去,丝毫没有想要理会文佑的意思,施昙站起身来,歉意地笑了笑,随后紧跟着他离开了。

    文佑倒是也不介意,目送着两人离开咖啡厅之后,坐到了风一之前的座位上。他看了一眼面前杯子里已经冷掉的咖啡,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

    而在此时,身处于凶兽包围中的陆重正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

    虽然自己现在正身处于一个神圣的地方,身边都是一些平时最值得信赖的人,但他此时心里面却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风一和施昙出去之后没有再回来,不知道是出事了还是暂时离开了。陆重一边偷偷打量着周围这些面孔狰狞的警察,心里面一边暗暗祈祷,祈祷风一不要抛下自己,一定要赶快来救他。

    看到他坐在那里紧张地偷瞄着,嘴里面还一副念念有词的样子,在他身边的一个凶兽嘿嘿笑道:“行了,不用嘀咕了,你的那个朋友就算是来也不是现在,至少要等到晚上。”

    闻言陆重一下子睁大了眼睛,看着他可怖的脸庞,壮着胆子问道:“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说着,那只凶兽的语气里透露出一丝得意,“我们现在可不仅仅是在这间小小的警察局里,在这外面还有一个结界,是独立于这个世界之外的,就算你那个朋友是风将军也进不来。”

    风将军?陆重细细咀嚼着这个称呼,心想自己好像在哪里听说过,好像是那些凶兽称呼风一的。

    不等他开口说什么,那个凶兽又说道:“现在你就在这里好好呆着吧,等到晚上,风将军来救你的时候,你就可以亲眼看到,他的眼睛里会有失望,愧疚,愤怒,悲伤,等等等等的一切负面情绪。因为,等到他来的时候,就是你被当做祭品活祭的时候。”

    “活祭?”虽然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陆重一听这个词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那只凶兽嘿嘿一笑,随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突然,它忽地站起身来,把陆重吓了一跳。

    不光是它,整个会议室里所有被凶兽附体的警察都站起来了。

    不约而同地,它们都高高举起了手,好像在迎接什么,又好像在朝拜什么。

    “千年之前的月光,我们很快又能见面了。”随着一声幽幽的叹息,忽然一股疲乏的感觉传来,陆重只觉得眼皮越来越重,很快就支持不住,直接昏睡过去了。

    在睡梦里,他好像看到了一大群人,置身于黑夜中,站在广阔的平原上,围着一堆巨大的篝火,在一旁歇斯底里地一边叫喊一边手舞足蹈,好像正在举行仪式。不过这都不是重点,最吸引他的还是天上的那轮满月。

    就好像置身于童话世界一样,那轮月亮大得有些离谱,那光亮甚至能比得上太阳,将原本黑暗的大地照得一片明亮,甚至盖住了篝火。但陆重却觉得这场面有些惊悚,因为那洒下的月光是血一样的红色。

    是的,那是一轮血月。

    好像浸染着无数人的鲜血,那轮月亮一点也没有平时的神圣皎洁,反而通体透露着一丝妖异。或者说,那就像是一个不知名存在的眼睛,正透过一个巨大的孔洞,窥视着这个世界的一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