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渡风杂货铺 第四十二章 白眼(一)

时间:2017-12-30作者:寒山城主

    第二天一大清早,陆重忽然从梦中惊醒。

    昨天晚上,从他上楼进到房间里开始,就一直听到楼下有嘈杂的声音,不过由于心中畏惧,所以就没有下去观看。过了好长一段时间之后,楼下的声音渐渐平息,他从楼梯口又看到了亮起的灯光,心知施昙没事,这才放下心来,回到房间沉沉睡去。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里一直想着这件事的原因,他从一躺下开始,就陷入了连续不断又混乱不堪的梦境中。一整晚,他的脑海中都有光怪陆离的画面在闪烁,让他潜意识里觉得自己好像又被困在了梦魇制造的幻境中。

    也不知道他在梦里被什么画面给自己到了,忽然间,他的(身shen)体猛地一哆嗦,整个人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

    他忽地一下坐起(身shen),有些茫然地看了看窗外,脑海中依旧还是一片混乱。他用了足足一分钟的时间让自己恢复了思考的能力,然后又用一分钟的时间让自己彻底清醒过来。

    看了看时间,早上六点整,不过外面已经十分明亮了。有些匆忙地穿好衣服,他先站在涵涵的房间门口看了看,发现她还在熟睡以后,悄悄来到了楼下。

    此时施昙正坐在门口的椅子上,安静地望着路边已经熄灭的路灯,样子有些出神。她听到楼上传来声音之后扭头一看,发现陆重正从上面下来。

    “早。”她点点头,打了声招呼。

    “早。”陆重也点点头,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大概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的缘故,他觉得眼睛有些酸涩,精神也不太好。

    相比之下,一夜未眠的施昙的气色看起来倒是要比他好得多,除了她偶尔眨眼时会显现出一丝丝疲惫,脸上看不出一点憔悴。说着,她举举手中的杯子,问道:“要来一杯吗?”

    陆重抿着嘴笑了笑,摇摇头说道:“算了,早上我不怎么习惯喝茶。”

    随后他问道:“昨天晚上你没事吧,到底怎么了?感觉好像发生了很多事(情qing)的样子弄出了很多声音,不过我没敢下来看。”说着,他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闻言施昙笑了笑,倒是没有在意:“没什么,就是那些东西又来找麻烦了,被我打发了。”

    “没事就好,”陆重松了一口气,“过一会儿应该风一就会回来了。”

    一听风一很快就会回来,施昙的瞳孔闪烁了一下,(欲yu)言又止。

    不过陆重并没有发现她的这些变化,而是继续自顾自地说道:“这段时间他也不知道怎么了,动不动就出去,都不怎么待在店里,他这个老板可太不称职了。”

    这时候施昙开口道:“其实店里的声音也不用怎么打理吧,顾客也不多,你应该能应付得来才对。”

    “不是能不能应付的事(情qing),”陆重摇了摇头,“如果是平常经营我当然没问题。可是你也知道,风一不是个普通人,他卖的东西也都不寻常,所以这里也就会经常发生一些不正常的事(情qing)。”

    一边说着,他脸上的表(情qing)看起啦有些郁闷:“而且最关键的是,我根本就没有能力应付那种事(情qing),即使遇到一个最普通的鬼都有可能要了我的命。”

    听他这么说,施昙也只能哑然一笑。如此说来,风一这个人还真是有些不地道,将一个不懂法术的人扔在这个地方,可真是有点难为他了。

    正当两个人相谈正欢的时候,有人推门进来了。

    看清楚来人的样貌之后,陆重和施昙都是微微一怔。

    来人是两个警察,一高一矮,看起来样貌没有什么特殊。不过施昙却敏锐地觉得这两人有些不对劲,(身shen)上有一丝丝(阴yin)冷的气息。而陆重之所以惊讶,则是因为自己曾经在警局见过他们两个。

    这两人推门进来之后,直接将目光投向陆重,矮个子警察问道:“你是陆重?”

    看到两人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陆重心中有些不安,但还是点了点头:“没错,我是。”

    “那好,请跟我们走一趟。”那名警察说道。

    对此陆重打心眼里面是拒绝的:“为什么,我好像没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qing)吧?”

    这时候那个个子较高的警察开口了:“你不用紧张,我们只是在整理材料的时候,发现之前你在我们那里录的关于蓄意伤人事件的口供有些不明了的地方,所以想要找你重新核实一下。”

    虽然这个理由没有什么问题,但陆重心里面依旧在打鼓:“如果有问题的话我们可以在这里谈,没有必要让我再和你们走一趟了吧?”

    “我想你最好还是跟我们回去一趟吧,因为这次要核实的地方有点多,过程会比较繁琐,所以我们才没有将资料带来而是专程来接你。”高个子警察解释道。

    看到陆重还在犹豫,他又开口道:“放心吧,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的。”

    没办法,虽然他们没有咄咄((逼))人但态度却很强硬,陆重只能答应。

    他望了一眼在一旁默默听着没有出声的施昙,说道:“麻烦你留在这里照顾一下涵涵,我很快就回来。”

    施昙点点头,示意他放心。

    之后,她目送着陆重跟着那两个人出了门,然后坐到警车上离开,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她总觉得这两个人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是哪里。刚才她本来想阻拦来着,可是又碍于家族中不能与世俗界有冲突和过多牵扯的规矩,最后只能作罢。

    而这边,陆重在坐上车的一瞬间,就觉得事(情qing)开始不对劲了。

    如今已经是夏天,即使现在是早晨,空气中也会弥漫着一股温(热re)。而当他坐在车后座的时候,却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车里面太冷了,他好像一瞬间来到了一座冰库,(身shen)上薄薄的衬衫根本阻挡不了寒意的侵袭。他下意识地抱紧了自己,忍不住开口道:“怎么会这么冷啊?”

    “哦,车里空调坏掉了,不好意思,忍一下吧。”高个子警察坐在副驾驶上头也不回地说道。

    既然他这么说,陆重也就不好再计较什么。不过当他眼睛不经意扫过内后视镜的时候,整个人一下子僵住了。

    在那面小小的镜片里,他看到了正在开车的矮个子警察的脸。那张脸并没有什么不正常,除了他的眼睛。

    那双眼睛里看不到一点黑色,好像他在使劲翻着白眼一样。但是陆重并不觉得他是在和自己开玩笑。那双眸子苍白,看起来没有一点生气,宛如两枚白色的玉石,被镶嵌在眼眶里,正向外冒着森森寒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