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渡风杂货铺 第三十七章 偷笑

时间:2017-12-30作者:寒山城主

    细长潮湿的藤蔓就像(阴yin)冷的毒蛇一样,细细索索地爬到她头顶,剧毒的信子迅捷有力地触碰着她的头发,好像在试探该从哪里下口。施昙的脸上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冷汗,修长的颈部上青筋凸起,眼角也因为用力过度而快要迸裂。

    感受到头顶那根藤蔓还在蠕动,她心中大急,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她的(身shen)体不知道为什么像是被定住了一样,一动也不能动,即使用尽全力挣扎也挣脱不开那道无形的束缚。

    一阵寒意从她的头顶开始蔓延全(身shen),让她(身shen)体里的血液都凝固住了。她明白,这是对方要下手了。

    藤蔓顶端的尖刺就像湿冷口器中腥臭的毒牙,已经对准了她的头顶,下一刻就要狠狠刺下去。而此时施昙有些无助,只能不甘地等到死亡的降临。

    尖刺无声刺下,坚硬的外壳刺进颅骨的动作却莫名显得很温柔,让她一点都感觉不到痛。很快,她感觉意识开始模糊,眼前的一切开始显现出重影,也不知是因为失血过多,还是那藤蔓真的有毒。

    在意识即将完全消失的那一刻,施昙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她猛地坐起(身shen)来,全(身shen)大汗淋漓。

    她粗重地喘息着,脑袋还因为刚才的噩梦而觉得有些昏沉。惊魂未定之余,她捂住了脸,开始慢慢将心里面的恐慌平复下去。

    大概是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qing)有些刺激到了她,让她坠入了这样的梦境中。她一边大口呼吸着,一边摸着自己的(胸xiong)口,感受着(胸xiong)腔中剧烈而有力的心跳,自己(身shen)体里这种鲜活的生命力让她的心一点一点安定了下来。

    穿好衣服之后,施昙有些疲惫地走到了窗口,将窗帘拉开,灼(热re)而刺眼的光线让她忍不住闭上了眼睛。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渐渐适应了亮度,慢慢睁开了眼睛。

    此时已是午后,初夏的阳光已经初现暴虐的端倪,开始无(情qing)地炙烤着这座钢铁水泥铸成的巨大囚笼。施昙站在那里,一边让阳光照在自己(身shen)上让自己变得温暖,一边从口袋里取出了手机。

    她现在很想打个电话,可手机拿在手里的时候她才想起,自己好像没有那个人的号码。

    想到这里,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胸xiong)口,空((荡dang)dang)((荡dang)dang)的感觉让她很不舒服。犹豫了一下,她换了(身shen)衣服,随后便出门去了。

    施昙没想到,下午两点钟的阳光会这么炽(热re),晒得她原本就有些昏沉的脑袋更加难受。于是她下意识地加快了脚步,想要尽快走到前方有(阴yin)凉的地方去。

    不经意地歪了一下头,她发现在自己侧面好像有人在偷窥自己。

    她扭头一看,发现旁边的街道上人来人往,行人和车辆井然有序地在道路上穿行,好像没有什么不对劲。她迟疑着转过头去,心想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然后她一边神色如常地继续往前走,一边用眼睛的余光偷偷观察着自己侧面的(情qing)况。果然,很快她就发现了一些端倪。

    一个大概也就十五六岁的小女孩正置(身shen)于道路的那一边,貌似不经意地和自己遥遥并肩而行,但眼睛却一直向自己这边偷瞄。而且,她一边偷偷观察自己,好像还在一边偷笑。

    施昙秀眉微蹙,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面却开始搜索这个小女孩的相貌。

    她确定自己没有见过这个小女孩,而且打量一下自己也没有什么不对劲,那么她为什么看到自己会露出这样的表(情qing)呢?

    小女孩小心翼翼地打量着自己,用手捂着自己的嘴,看起来好像生怕别人看见她在笑一样。施昙装作不经意地打量了一下道路对面,她就立即将手放下来,装作什么事(情qing)都没有一样,继续淡定地向前走。

    施昙心中越来越狐疑,心想难道这是一个被凶兽残魂附(身shen)的人?但她为什么要偷偷跟着自己,而且还会偷笑呢?

    心里面飞速思索着这些东西,她脚步未停,继续淡定地向前走去。不过很快,她就察觉到有些不对劲。

    此时她早已经走过了之前的(阴yin)凉,现在正行走在没有任何遮挡的路边。阳光依旧洒在她细嫩的皮肤上,看起来毫不留(情qing),却没有了之前(热re)烈的温度。

    施昙默默感知了一下阳光,感觉短短时间里它已经从炽(热re)变成了温(热re),而且温度好像还在一点一点地下降。

    皱着眉头,施昙瞥了一眼悬挂在天上的烈(日ri),行走的速度又加快了几分。

    不仅如此,她还发现,路边怪异的人越来越多了。有的是迎面走来的行人,有的是在站牌处等车的人,还有的是驾驶着汽车从道路上疾驰而过的司机,数不清的人都用怪异的目光偷偷打量着自己,同时嘴角俱都浮现出若隐若现的笑容。

    这是怎么了?施昙的心里觉得有些发毛。

    光天化(日ri),朗朗乾坤,本来是天地间阳气最足的时刻。但她的心里面却没有什么安全感,置(身shen)于偌大的天地间,她觉得周围好像满是窥视自己的目光,让她恍惚间不由得在烈(日ri)下打了个寒颤,几乎觉得自己好像得了什么精神疾病。

    就在这种忐忑不安的心(情qing)中,她一步一步走过了两个路口,来到了渡风杂货铺。

    直到推开门走进店里的那一刻,她(身shen)上的寒意才慢慢褪去,那透过玻璃的阳光也在一瞬间恢复了温度,照得她皮肤有些刺痛。她深呼吸了一口气,这才放下心来。

    一见施昙有些慌张地推门进来,正坐在桌子后面的陆重立即站起(身shen)来,说道:“施昙姐,你来啦。”

    施昙点点头,样子看起来平静了一些。她问道:“风一在吗?”

    “哦,他不在,说是出去办事去了,要到明天才回来。”陆重回答道,“不过,你要是找他有事我可以给他打个电话。”

    施昙犹豫了一下,摇摇头说道:“算了,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qing),我还是明天再来找他吧。”说完,她转(身shen)就要离开。

    陆重连忙出声道:“哎,施昙姐,别急。我老板要我给你带话。”

    闻言施昙回过头来,微微有些惊讶:“他让你给我带话?”

    “没错,他说要是在他还没回来的时候你来找他的话,就让我把这一段话带给你。”说着,陆重清了清嗓子,同时脑子里开始回忆风一交代给他的话,“我想想,他是说……今天会有人来找你,叫你不要理会,一切等他回来之后再说。”

    施昙一愣,这是什么意思?什么人会来找她,为什么又让她不要理会?

    正当她心中不解之际,陆重紧接着又说道:“哦,对了,他还说,如果没事的话,你今天最好留在店里,明天他会尽快回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