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渡风杂货铺 第三十六章 酆都有令

时间:2017-12-30作者:寒山城主

    天蒙蒙亮时,陆重被轻微的开门声惊醒。他猛地抬头一看,原来是风一和施昙回来了。

    昨天晚上他陪涵涵坐在这里呆了很久,迷迷糊糊地到最后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就以这种极不舒服的姿势在桌子上趴了一晚上。

    陆重放下心来,摇摇晃晃地起(身shen),一边打着哈欠一边问道:“你们两个怎么才回来,事(情qing)都解决了?”

    风一点点头,看上去精神抖擞,完全不像一夜没睡的样子:“暂时没什么事(情qing)了。怎么在这里睡了,涵涵呢?”

    随手指了指楼上,陆重无精打采地说道:“应该在楼上睡觉吧,我也不知道,昨天晚上迷迷糊糊就在这里睡着了。”

    “那我上去看看。”说完,风一就自顾自上楼去了。

    此时的陆重还不是十分清醒,他揉揉眼睛,使劲晃了晃脑袋,眼角余光一瞥发现了站在门口的人影,这才想起和风一一起回来的施昙还站在门口,一直没有出声。

    反应过来的陆重赶忙上前将一旁的椅子搬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哎,不好意思啊,我这刚醒过来有点迷糊。”

    施昙面无表(情qing)地点了点头,示意他没关系,然后安静地坐下了。

    这时候陆重发现,施昙的样子有些怪怪的。她的脸色看起来十分苍白,没有一丝血色,而且看不出任何表(情qing),好像有一种莫名的僵硬。陆重看她这副样子,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施昙摇摇头,语气倒还算平静,“这里有(热re)水吗,我有点口渴。”

    “哦哦,有有有!”陆重赶忙应道。随后他取过一只杯子,转(身shen)就去给她倒(热re)水。

    “给她放一点我的茶叶,她现在需要补充一点元气。”

    一边说着,风一从楼上下来了。随后他径直走向货架,从那上面取下了一个小巧的熏球。

    走过去将熏球小心放到桌子上,风一又折回去在货架上继续寻找,一边找还一边说道:“你在这里喝杯茶之后就去吃点东西,然后回去好好休息一下。”

    施昙接过陆重给她泡好的茶水,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说道:“那今天晚上还继续吗?”

    闻言风一望了她一眼,随后将头转回去,继续寻找东西:“你就不要再来了,要是没什么事(情qing)还是赶快回家吧。”

    施昙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将衣领下的(胸xiong)针取了下来,放到了桌子上。

    站在一旁的陆重下意识地瞄了一眼,发现那好像正是之前风一送给他保命的(胸xiong)针,不知道为什么会在她这里。而且他还一眼发现这枚(胸xiong)针上那尾鲤鱼已经消失了,只留下了一个淡淡的印子。

    风一从货架上取了一点东西,将之放进了那枚熏球中,然后递给施昙,说道:“这里面有一点静心养神的熏香,你拿回去点燃后放在房间里,可以很快恢复元气。”

    施昙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也没有拒绝。

    不知道为什么,陆重总觉得这两个人之间有点怪怪的,让他觉得浑(身shen)不自在。于是他出声道:“那个……你们肯定都饿了吧?我去给你们买早餐。”

    说完,他就向门外走去,却没想到迎头撞见了一个熟悉的(身shen)影。

    看到陆重出门的样子有些匆忙,来人笑道:“怎么走得这么急,出什么事了?”

    陆重微微一愣,看清楚来人的样子之后有些惊讶:“哎?你是叫……文佑?”

    来人正是关系和风一亦敌亦友的文佑。他笑着点点头,问道:“风一在吗?”

    “在,就在里面。”陆重点点头,随后向一旁闪开,给他让来了路。

    文佑冲他很友善地笑了笑,随后推门进去了。剩下陆重站在那里,心想着他不会和风一一会儿打起来吧?

    心里这么想着,他不由得打了个哆嗦,随后快速离开了这个地方,以免过会儿要是打起来的话会误伤到他。

    而此时,在文佑进门之后,店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微妙。

    本来风一和施昙之间正保持着一种诡异的沉默。而在文佑进来之后,两人的心(情qing)和状态同时起了变化。风一不用说,(身shen)上一如既往地冒出一股戾气,看样子恨不得马上上前一刀结果了他;而施昙则是脸上露出了疑惑,也不知道是好奇他的(身shen)份还是好奇风一对他的态度。

    “你怎么来了?”这句话虽然是个问句,但风一的语气不善,听起来倒像是在警告他闲着没事不要来打搅他。

    闻言文佑倒是也不以为意,微笑着说道:“没事我就不能来了?”

    不过他倒是也不愿和风一唱反调招惹他,而是直接说明了他的来意:“我这次来是有重要的事(情qing)。”说着,他的眼睛不经意地瞥了坐在那里的施昙一眼。

    风一嘴唇紧抿着,沉默着没有说话。而施昙则好像是感知到了他的目光,放下茶杯后默默地站起(身shen)来,一言不发地就离开了,临走时顺手取走了桌子上的熏球。

    等到施昙离开之后,文佑的表(情qing)若有所思:“你说,她今世会不会想起你是谁?”

    “这个不用你((操cao)cao)心,和你没什么关系。”风一的语气很冷,对他还是没有什么好语气,“呵,也不对,你还是要关心一下的,要是她恢复了前几世的记忆的话,说不定会第一个找你报仇。”

    闻言文佑耸耸肩,好像对此毫不在意。他对风一说道:“我这次来是带着任务的,大帝有令,召你觐见。”

    “不去。”风一连看他一眼的兴致都没有,取过杯子就去给自己泡茶去了。

    文佑微微一怔:“这是大帝的命令。”

    “我知道,不去。”风一似乎毫不在乎。

    “你不怕大帝怪罪?”文佑难以置信地问道。

    风一将茶泡好之后,舒舒服服地坐到了椅子上。他捧着杯子,眼睛紧盯着如云雾般缭绕的蒸汽,说道:“这么短的时间召见我这么多次,而且每次找我什么正事都没有,我没那么多时间搭理他。”

    随后他瞥了文佑一眼,淡淡地说道:“你回去给他带个话,如果有事我会自行去找他的,没事不要打搅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