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渡风杂货铺 第三十五章 迟到的献祭(五)

时间:2017-12-30作者:寒山城主

    风一淡笑:“在这种地方待久了,已经无心再参与那些打打杀杀的事(情qing)了。”

    凶兽头领脸上露出了一丝媚笑,眸子在微弱的夜光中显得有些迷离:“怕不是因为遇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人,所以手脚都软掉了吧?”

    闻言风一微笑,摇摇头说道:“可是,你好像要和我对着干。”

    “这也是没办法,”凶兽头领欠了欠(身shen),故作(娇jiao)羞状,“毕竟您也应该知道,十世轮回魂魄无损之人实在是太难找了,若是错过眼前,恐怕我们还要再等上几千年呢。”

    施昙站在一旁默默地听着他们之间的交谈,眼瞅着对方看向自己的眼神中透露着贪婪,心中不由得一紧。

    风一也注意到了她眼中的不善,脚步向旁边稍稍挪动,挡在了施昙的(身shen)前,同时淡淡地说道:“其实你们何必如此呢,反正你们现在已经逃离了冥府深渊,只要你们老老实实不生事,相信没有人会再为难你们的。”

    凶兽头领摇摇头,脸上的笑意不减:“风将军说笑了,我们很清楚自己是什么(身shen)份,所以也同样清楚自己的处境。”

    “我们现在毕竟是残魂之躯,就算不受什么伤害也不能在阳世间停留太长时间。”她的声音听起来婉转动人,却又夹杂着一丝无奈的痛苦,“况且,冥府中,酆都城中的那位恐怕也不会放过我们,很快就会下令捕杀我们。与其如此坐以待毙,倒不如赌一把。”

    说着,她将目光转向风一,紧紧盯着他的眼睛:“倒是风将军您,您确定要护着这个小姑娘吗?”

    风一没有什么动作,只是左手上的光芒又开始慢慢强盛了起来:“你也应该知道她是谁,所以我想怎样,也就不必多说了吧?”

    对于他的回答凶兽头领丝毫不意外,点点头道:“那倒也是。只不过,以您现如今的状态,确定能护得住她吗?”

    “想动手?来啊!”在一旁的施昙越听越不对劲,在他们双方之间,自己好像变成了手无缚鸡之力的弱者,这让她十分不满。

    凶兽头领见状捂嘴轻笑,温声细语地开口道:“哎呀,小妹妹,不用紧张,姐姐我下手一定会温柔一点的,绝对不会让你觉得痛的。”

    施昙丝毫不示弱:“那就快来吧,难道我还怕你不成?”

    不等对方继续开口,风一摆摆手,示意她先安静下来。

    默默感知了一下周围的(情qing)况,风一笑道:“看来,仪式已经进行过半了。”

    闻言施昙一愣,看向他的眼神有些不解。那些失败祭品的残骸不是已经被她消灭了吗,为什么仪式还能继续进行?

    这时候对面的凶兽头领咯咯一笑,脸上媚态横生。

    “哎呀,看来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风将军你啊!”她故意感叹道,语气听起来十分浮夸,“没错,仪式已经进行到最重要的地方,马上就要开始献祭了。唉,如此看来,我要是想取祭品,恐怕要费一番手脚了。”

    正当她在那里假惺惺地哀叹的时候,风一却又向一旁跨了一步,从施昙面前闪开了。

    如此一来,施昙愕然,凶兽头领不解,不明白他这样是什么意思。

    风一耸耸肩,摊开双手说道:“你们也知道,在我们三个人中,我的实力现在是最弱的,说的话也没有什么分量,所以干脆置(身shen)事外好了。”

    闻言施昙只是望了他一眼,抿了抿嘴唇没有说什么。对于风一的这种态度她倒也说不上伤心难过什么的,反而觉得这很正常。毕竟他们刚认识了没多久,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更不要说要他为自己在这种(情qing)况下拼命了。

    不过在凶兽头领看来,风一的这种反应却实在很出乎她的意料。她很了解风一的(性xing)格,也知晓施昙和他之间的瓜葛联系,所以在她看来,风一是绝对不可能放任施昙不管的。

    于是她试探地问道:“难道风将军已经想到办法来破解眼前的局了?”

    风一摇摇头:“那倒没有,只是觉得自己没有能力插手这件事而已,总不能让我救不了人还要赔上自己的(性xing)命吧?”

    他的话很合(情qing)合理,听上去语气也很真实,但越是这样凶兽头领心中就越是不信。她很想再多问几句尽量打探出他的意图,只可惜眼下时间不等人了。

    忽然,虚空中传来了几声幽幽的兽吼,听起来好像是从极遥远的地方传来的。紧接着,站在风一和施昙对面的凶兽头领也发出了一声吼叫,那声音不仅刺耳而且怪异,听上去让人心头发颤。

    熟悉的红光再次落下,将施昙和风一笼罩在里面,远远望去就好像这两人真的置(身shen)于燃烧的火焰中一样。随后,凶兽头领开始跳起了舞,或者说,是在用古老的祭祀礼节开启这次仪式的献祭环节。

    她肆意扭动着自己美丽的躯体,虽然(身shen)上罩着一层黑暗编制成的纱衣,也依旧将那股源自骨子里的魅惑释放了出来。

    藕臂轻摆,曼妙回旋,夜半忽现丽人影,独影缭绕若惊鸿。

    一时间,施昙(身shen)为一个女孩都看得有些痴了。她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世上竟有人能将舞蹈演绎得如此迷人,每一个动作都牢牢吸引着人的眼睛,一颦一笑都应该被印在画卷中。若她是个男人,恐怕早就已经神魂颠倒了。

    心中充斥着乱七八糟的杂念,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前方绝美的(身shen)姿不舍得离开,施昙一时间整个人都有些恍惚,甚至忘了自己(身shen)处何地,也忘了自己正面临着危险。

    趁着她心神不宁的空档,一根细细的藤蔓状的东西悄然接近了她的(身shen)后,看上去好像是要偷袭她。站在她(身shen)旁的风一目睹了这一切,却没有出声提醒,也没有帮她阻挡。他就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好像眼前发生的一切都事不关己。

    看到他没有要出手的意思,那根藤蔓也不再犹豫,蜿蜒着爬升到半空中,来到施昙头顶之后,这才露出了藤蔓梢头隐藏的凶器,那是一根黄白颜色的尖刺,大概是兽牙或者利爪之类的东西。

    随即这根藤蔓顿了一顿,对准了施昙的天灵盖,然后狠狠地刺了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