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渡风杂货铺 第二十四章 陶坛

时间:2017-12-11作者:寒山城主

    ,!

    就在两只恶鬼要将小伟掳走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了一声怒喝:

    “孽障!”

    陆重还是不能动,他没有办法回头去看来人是谁,但他听到这个声音有些耳熟。

    在他面前不远的地方,两只恶鬼如临大敌,身上的黑芒和黑气不断闪烁翻涌,随即红芒大盛,将它们两个映衬得像是真正的邪魔一样,浑身戾气大盛。

    其中一个恶鬼声音嘶哑地说道:“臭道士,这不是你能管的事,别找死!”

    随后陆重听到了一个清亮但是裹藏着愤怒的声音:“你们两个,不去地府报道轮回,反而在人间造下如此杀孽,别说我不会放过你们,天都不会容你们活下去!”

    “哼,老天也不会管我们的!”另一只恶鬼很狂妄地说道,“我们很快就会成魔,到时候天上地下都没有什么能约束我们,即便是十殿阎罗齐至,也不能奈何我们分毫!”

    陆重的身后传来一声叹息:“多说无益,跟你们两个没有什么好废话的,受死吧!”

    “我们早就已经死了,你能拿我们怎么办!”伴随着两声怪啸,两只恶鬼忽然间消失在了原地,紧接着,陆重就听见身后传来了打斗声。

    说是打斗声,其实并没有什么拳脚和兵刃相击的声音。陆重只是用眼角的余光瞥见了各种颜色的光芒闪烁,就像是一些神话剧里面神仙斗法的场景一样。但此时的他却一点也不好奇,他关心的只有那个叫小伟的小男孩,不知道他能不能逃过这一劫,也不知道他今后的日子会过得怎样。

    没过多久,伴随着一道不起眼的黑色光芒闪过,陆重听见身后一前一后传来了两声惨嚎,他心里知道,那是两只厉鬼被消灭了。他的心里微微感觉有些庆幸,庆幸来的这个人实力足够强大,看来小男孩可以活下来了。

    这时,他觉得自己的意识有些恍惚,同时眼睛也有些不清楚了。他心里明白,这是因为这段记忆已经结束了,自己的意识要返回现实世界了。

    在离开之前,他最后看了一眼那个小男孩,模模糊糊之间能够看见他依旧坐在血泊之中,一动也不动,就像是一个失去了灵魂的傀儡。

    陆重缓缓抬起头来,他先闭上眼睛适应了一下现实世界的光线,然后睁开眼睛,瞳孔里面没有什么神采。

    看了一眼在桌子对面沉默不语的风一,他抿了抿有些干裂的嘴唇,小声问道:“这个陶罐里装的就是那个叫小伟的小男孩的记忆?”

    风一点点头,没有吭声。

    随后陆重又问道:“你就是那个救他的人吧?”

    虽然没有看到来人的样子,但是陆重听出了他的声音,而且最后斩杀两只厉鬼的那道黑色光芒他也觉得很熟悉,他也曾经见风一使用过那一招。

    风一还是点点头,依旧没有说话。

    “我想知道那个小男孩后来怎么样了。”陆重开口道。

    “你可以自己继续看。”风一建议道。

    可陆重摇了摇头:“不了,我暂时没有勇气再看下去了。”

    对此风一倒是也不意外。他将手中的茶杯放下,平淡地说道:“后来那个小男孩活下来了,被他的亲戚收养。后来的几十年里他的生活都很顺利,直到前几天刚刚死亡。”

    停顿了一下,他补充道:“是被厉鬼杀死的。”

    闻言陆重吃了一惊,随后脸上流露出了一丝伤感:“他最终还是没能逃过命运的诅咒吗?”

    风一摇摇头:“他是咎由自取。他长大后跟随道门中人学习道术,立志除尽天下恶鬼邪魂,但却因为执念太深误入歧途,前几日在对付三只厉鬼的时候被反噬,死相极惨。”

    陆重怔了一怔,随即似乎明白了什么。他指着陶坛,满脸的不可思议:“你的意思是说,那个小男孩就是捉鬼大师,这里面就是他的记忆?”

    风一笑了笑:“很不可思议吧?”

    “我……”陆重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对捉鬼大师的印象并不好,因为他用邪恶手段对付兰琼一家的缘故,他一直认为这个人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可是现如今知晓了他年幼时的记忆后,他开始有些同情这个人了。

    虽然这个捉鬼大师对付鬼魂的手段实在是有些残暴,但陆重觉得自己已经能够理解他了。毕竟在他小的时候,他亲眼看到自己的父母十分凄惨地死在了两只厉鬼手里,这对他的心灵一定造成了极大的创伤。也正因为如此,他后来的种种偏激的行为就得到了解释,虽然不能说情有可原,但至少究其根源并不能说全是他的错。

    这是风一也叹息道:“当年我偶然发现了这两只在阳间作乱的厉鬼,就一直追踪它们,想要收服它们不再让它们行凶。可是没想到,那天我还是晚了一步,当我赶到的时候,惨剧已经发生了。”

    虽然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陆重能够听出来他语气中的黯然和自责。

    “人们常说,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其实这句话反过来说也是成立的,可恨的人同样也有可怜之处。”风一淡淡地说道,“那个捉鬼大师虽然做了那么多坏事,但这一切的根源都是因为当年的那场变故。”

    陆重有些犹豫地说道:“我想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我把他的残魂送进了地府,到那里自然会有人审判。”风一手指轻弹坛壁,发出了一声脆响,“对于他我没忍心直接灭杀,所以只能送他走了。”

    陆重将陶坛拿到跟前,用手小心捧着,一边摇头一边无奈道:“是不是我以后要经常看这些东西?”

    “没错,以后这就是你的工作,或者说是职责。”风一点头道。

    有些痛苦地将坛子贴到额头上,陆重郁闷地说道:“我觉得我以后肯定要得抑郁症了。”

    闻言风一微微一笑:“放心吧,不会的,以后等你看习惯了就好了。”

    陆重撇撇嘴,要是等他看习惯了,他感觉自己也就离自杀不远了。

    这时他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于是问风一道:“对了,我有一个疑问。”

    “你说。”

    “那个捉鬼大师我见过,看起来应该有四十多岁了。而我在坛子里看到他的时候他大概也就五六岁的样子,也就是说那是差不多四十年前的事情了。而你,四十年前就救过他?”陆重脸上写满了怀疑。

    “你是想问我为什么看起来没有那么老,或者直接想问我今年有多大,对吧?”风一一下子就猜到了他的心思。

    陆重点点头:“没错,能说吗?”

    风一摇摇头。

    陆重无奈地耸耸肩,他已经猜到了这个结果,不过随后风一说的话让他的好奇心更浓了:

    “不是说我不想告诉你,实在是我也不确定自己有多少岁了。”

    闻言陆重惊奇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人不记得自己多大岁数吗?”

    “当然,前提是要活得够久。”风一理所当然地说道。

    “因为某些原因,我可以一直维持自己年轻时的模样,别人也看不出我的具体年龄。”风一的声音里面充满了追忆,“而我在人世间徘徊了太多岁月,已经不再关心时间的问题了。”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风一这话说得充满了沧桑的意味,但陆重听起来却有些后背发凉。他强笑道:“怎么说得你好像是个千年老妖似的,听起来还挺瘆人的。”

    风一笑了笑:“这个你就不用关心了,这些事情以后再说。”

    把话题岔开之后,他又说道:“你要记住,我的这种渡魂之术最重要的就是这种陶坛。当然了,这其实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坛子,到处都有卖的,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每一个我们要渡的魂都会盛放在这种朴实无华的坛子里面。”

    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陆重,发现对方正在认真听他讲,他才又继续说到:“每一个留恋人世的魂魄都是我们要渡的对象。我们将之引到坛中,了却它的心愿,或者解开它的心结,然后将这些魂魄送往冥府,将它们生前最重要的记忆留下,静待时间将这些故事遗忘。”

    陆重有些不解:“我们要这些记忆有什么用呢?”

    “没有什么用,只是一种对死者的尊重。”风一解释道,“这些记忆也不会在我们这里存放太久,只要记忆的主人去往轮回了,这些陶罐里的记忆就会消失,罐子就会空掉。”

    他指了指这间小小的店铺,轻笑道:“不然的话,你以为我这间杂货铺能放下多少陶罐?”

    闻言陆重点点头,基本明白了渡魂的意义。随后他又说道:“好吧,我知道了,那你现在教我渡魂吧。”

    风一摇摇头:“现在还不行。”

    “为什么?”陆重不解。

    风一指了指门口:“因为有客人来了。”

    陆重愕然望向门口,果然,两个看起来像是双胞胎的小姑娘正推开门进到店里。

    他愣了一下,随即无奈地摇了摇头。已经好几天了,这还是他接待的第一批顾客。

    深呼吸一口气,他脸上露出了笑容,随后迎了上去:

    “欢迎光临,请问想要买点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