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渡风杂货铺 第十八章 鬼敲门(一)

时间:2017-11-10作者:寒山城主

    陆重对此表示怀疑:“你确定这个东西真的有用?”

    “这可是地府之主的画像,本身就是震慑妖邪的神圣之物,再加上我在墨里施加了一些术法,足够保你平安了。”风一安慰道。

    尽管对风一的实力很有信心,但毕竟事关自己的人身安全,陆重还有些不太放心。他犹豫着说道:“要不,我留在店里和你一起住吧?”

    风一摇摇头:“不行。”

    “为什么啊?”陆重实在是不想自己回到房子里独自面对梦魇随时可能发动的偷袭。

    “首先,杂货铺太没有能让你住下的空间。”风一解释得很耐心,但陆重的脸上的郁闷之意却越来越浓,“其次,我说过,店里晚上还会有客人,但那些客人不喜欢见到生人,你在这里会吓到它们。

    最关键的是,如果我在你附近的话,梦魇可能就不敢出来了。你要知道,这个妖怪是很狡猾的,在我手下吃过一次亏后肯定就不敢再轻易露面了。”

    听完他说的话后,陆重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原来自己成了诱饵了啊!他看着风一面带微笑的脸庞,忽然觉得这张脸上写着两个金光闪闪的大字:无良。

    之后他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将那副画小心收好,并且祈祷这副画像真的会有那么神奇的力量。

    临近冬天,昼渐短,夜渐长,很快太阳就落山了,踏着落日的余辉,陆重离开了杂货铺。

    风一将店关门后就上楼去了。和往常一样,他取出一尊陶坛,将之放在了酆都大帝的画像前。但不同的是,他没有点燃蜡烛。

    房间里面越来越暗,安静得像一座坟墓。风一的身影看起来有些模糊,浑身上下了无生气,好像坐在那里的不是一个人,而只是一个虚幻的投影。

    就这样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黑暗中亮起了一点火光,原来是风一终于点燃了蜡烛。

    那尊陶坛依旧放在他面前,但里面空空如也,好像从一开始就什么都没有。风一闭上眼睛,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好像睡着了一样。楼下不时传来一些细微的声响,可他无动于衷,好像对此毫无察觉。

    而相较于风一的淡定,此时陆重就显得太过慌张了。

    因为心里一直想着梦魇的事,他抱着卷轴一路往回狂奔,连饭都没有吃。回去之后,他立马跑到楼上,将画像挂在了自己卧室里。

    “拜托拜托,希望你真的有用。”陆重双手合十不断祈祷着。画像就挂在床头上,陆重躺在床上一抬头就能看见酆都大帝的样子,虽然这样怪怪的,但也总比遭了梦魇的毒手要好。陆重一边安慰自己不会有事,一边心情忐忑地躺到了床上。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夜渐渐深了。在城市中的人们过着丰富多彩的夜生活的时候,陆重正躲在被子里辗转反侧。

    虽然被梦魇的事情折磨得夜不能寐,但陆重也知道这是自己必须要面对的事情。他并不埋怨风一不让他留在杂货铺,他只是为自己手无缚鸡之力的现状感到无奈。他明白,因为眼睛的缘故,他大概命中注定要遇见和参与这些事情。

    对于正常人而言,鬼怪之类的东西无疑代表着诡异和危险,而他的xing yun就在于遇见了风一。虽然现在对他还不算太了解,但他相信风一一定能帮助到他,让他融入进这种生活并生存下去。

    一边胡思乱想着,陆重渐渐觉得困了。虽然因为梦魇能侵入人梦境的缘故让他有些不敢入睡,但他的身体已经吃不消了。最后望了一眼悬挂在自己头顶的酆都大帝画像,陆重慢慢闭上了眼睛,就这么沉沉睡去了。

    房间里的灯还亮着,整个房间里充斥着柔和的光,让这个夜晚显得更加静谧。但是,虽然这里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外面却已经有巨大的危险袭来了。

    夜风微凉,树影婆娑,些许枯叶从树枝上脱落,飘摇着奔向土壤。这片住宅区虽然灯火通明但却异常安静,和不远处熙熙攘攘的夜市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一个灰的人影正站在一栋房子面前,没有五官的脸庞面朝着楼上那个有灯光亮起的窗口,好像在观察什么。它正是昨天无功而返的梦魇,今晚不死心地又卷土重来了。

    大片的灰雾在它身后凝聚,如雨天的乌云一般给人以极大的压迫感。梦魇小心翼翼地观察了许久,在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以后,开始控制灰雾进入房子里。

    它故技重施,让那些灰雾气从门缝中慢慢渗透进去,将里面的情况打探清楚。不过这一次它学聪明了,没有让自己的本体先进去,免得再遇到昨天晚上的那种情况。

    事实上它的谨慎是很有必要的。就在那些灰雾进去后不久,房子里忽然绽放出了一道金光,就像正午的阳光一样炽热,那些潜进屋子里的灰雾转瞬间便化为乌有了。

    很明显,梦魇被震慑住了。它在门口一动不动地站了很久都没有动作,似乎是在考虑新的计策。

    就在梦魇还在那里徘徊的时候,风一又一次和酆都大帝联系上了。

    “我觉得这件事还是要重视。到现在为止都是梦魇在露面,而我对那个神秘人根本一无所知。”风一皱着眉头对画像说道,“虽然现在还没有发生什么变故,但我一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画像中的酆都大帝微微颔首:“你的预感没有错,我已经推算出了,不久阴阳两界当有一劫。”

    随即他又补充道:“不过,那不是什么大的劫难,很快就会过去。”

    “有些事情对你这种存在来说的确是小事一桩,但对于阴阳两界来说可能就是一场浩劫了。”风一摇摇头,即使是面对酆都大帝这种传说中的存在他的语气里也没有多少尊敬。

    画卷中传出一声轻笑:“与其说你在乎阴阳两界,倒不如说是你在乎那个叫陆重的人吧?”

    迟疑了一下,风一还是点了点头。

    “我冥冥之中有感,陆重可能是改变我和青鲤命数的一个关键。”说起青鲤这个名字,风一表面上虽然不动声,内心却已经是激荡不已。

    又是一声轻笑,酆都大帝说道:“既然如此,你应该好好保护他才是,为什么还要他去做引梦魇上钩的诱饵?”

    风一轻叹:“这是他的命数,他命中注定要过这一关,这你肯定知道,就不必再调侃我了。”

    画卷中的人像摇了摇头,叹息道:“人间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你还是这么执拗,真是一点都没变,我真不知道让你到那边去是对还是错。”

    “堂堂地府之主也会后悔么?”风一淡淡一笑,“若真的如此,当年你又为何将我二人逐出幽冥,在阳间经历这种种呢?”

    不过明显他不想听对方的解释,不等酆都大帝再次出声就又说道:“好了,不说这个了,我没有太多的时间和你唠家常,现在我要准备对付梦魇了。”

    长夜漫漫,有多少人进入了梦乡,又有多少人不得安稳呢?

    半夜里,陆重忽然没由来地从梦中被惊醒,他一下子睁开眼睛,下意识地坐了起来。

    直到这时他才发现灯没有关,但这并不重要,他擦了擦额头上沁出的汗,感觉心跳得很快。

    刚才在睡梦中,他感觉有一股寒意向自己逼近,就好像一个对自己充满杀意的人手持锋利的刀刃走向自己,吓得他一下子醒了过来。此时他环顾四周,房间里没有什么异样,吊灯将一切都照得很清楚。他松了一口气,自嘲自己在疑神疑鬼。

    “笃笃。”

    一阵敲门声突然传来,吓得陆重差点从床上跳起来。

    “我去,这么晚了,谁啊!”他使劲拍着胸口,想要让剧烈跳动的心脏安静下来。就在这一瞬间,他出了一身的冷汗,差一点就发出尖叫了。

    “笃笃。”

    没有人说话,依旧只是细微的敲门声。说来也奇怪,陆重睡在二楼,楼下的敲门声他却听得一清二楚,就像近在跟前一样。

    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了,这个时候难道还会有人来?陆重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觉得事情有些不对。

    楼下依旧不紧不慢地传来敲门声,听得他心里越来越慌。他很想将头蒙在被子里就这么躲到天亮,但这个敲门声虽然听起来但却有着极强的穿透力,即使躲在被子里陆重依旧听得一清二楚。

    深呼吸一口气,陆重最终还是决定下去看看。

    他起身穿好衣服,将当时在石泉村的时候风一留给他的纸符捏在手里,紧张得手心里全是汗。他回头看了一眼挂在床头的画像,发现画像上依旧流转着金的光辉,好像有一种神圣温暖的力量在里面,让他心里终于有了一点安全感。

    楼下的敲门声还在不断继续,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听得有些瘆人,让陆重想要下去探查的决定再次动摇了。他犹豫了一下,转身将酆都大帝的画像取了下来,将它当做盾牌一样护在了身前。

    “笃笃,笃笃。”

    在断断续续的敲门声中,陆重举着画卷捏着符,哆哆嗦嗦地就下楼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