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渡风杂货铺 第十一章 初露锋芒

时间:2017-11-10作者:寒山城主

    虚空中忽然出现了一个黑洞,从黑洞中传来一股巨大的吸力,让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向里面飞去。陆重大骇,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只能拼命拉着父母的手。但随着那股拉扯的力道越来越强,他最终还是无法抵抗,整个人被黑洞吞没了。

    在离开的瞬间,他看到面容恐怖的父母依旧向他挥舞着手臂,似乎是想要努力抓住他的手,与此同时,从门口的位置传来了一声蕴含着愤怒意味的怪吼,听起来好像是那张怪脸发出的。但陆重已经来不及回头看了,他眼前的最后一丝光亮被吞没,好像一瞬间置身于深沉的长夜。

    “喂,醒了没有?醒了的话就起来,别真趴在这儿睡着了。”

    陆重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依旧是浓郁的黑暗。他先试着huo dong了一下脖子,微微有些酸痛,身上也没有什么力气。然后他用双手支撑起上身,迷茫地环顾了一下四周,还是什么都看不到。

    “快起来躲到一边去,小心误伤到你。”风一的声音再次从旁边传来,陆重定睛一看,终于发现了一个隐隐约约的黑色人体轮廓。

    “轰!”

    一声如闷雷般的声音响起,同时还伴随着一道细微的火花,听上去好像有金铁交击一般。陆重吓了一跳,连忙站起身来躲到了一边,然后继续观察情况。

    村子里的雾气好像变得稀薄了许多,现在陆重即使不用手电筒也能勉强看清楚周围的大致景象。这个小小的院子里铺满了银辉,那悬在苍穹之上的银蟾终于不再吝啬,慷慨地将月光洒下。陆重的眼睛开始逐渐适应黑暗,籍着淡淡的月光,看清了此时的场景。

    缭绕的雾气中,一张张惨白的脸若隐若现,就像有大群鬼魂已经将他们层层包围。地上不时冒出一簇簇惨绿的鬼火,俱都伴随着一声声尖细的哀嚎冲出地面,却又很快消失在大雾中。最恐怖的是,一阵由远及近的“咔嚓,咔嚓”的声音响起,听起来就像是一些行尸走肉在行走时骨骼关节摩擦时的声音。所有的异像和怪声都在冲击着陆重的心理防线,让他紧张到嘴唇发干。

    不过当他望了一眼不远处的风一之后,心中的不安却又渐渐平息。

    似乎在无视来自周遭的恐吓,风一的身体站得笔直,就像是一把即将出窍的绝世神兵,还未出手浑身就散发着逼人的锋芒。他的目光无比深邃,看上去比之黑夜更加神秘,浑身散发出一种看破世间沧桑的气势,让原本无处不在的雾气都不得不暂避锋芒。

    异变突起。

    伴随着一声微不可查的尖啸,一根由雾气凝聚成的细针在苍茫大雾的掩护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接近了风一,从它的去向和气势来看,像是想要刺进他的眼睛里,然后再将他的脑后钻出一个洞来。

    它的速度不可谓不快,但可惜风一比它更快。

    在它刚行动的时候风一就察觉到了,随后左手整个手掌泛起了一层莹莹的白光。他抬起手,伸出食指和中指,看似轻描淡写实则迅疾如雷地就将那根刺过来的细针夹住了。

    虽然偷袭失败了,但看起来那个家伙并不想罢休。那根细针好像在一瞬间活了过来一样,如虫子一般不断挣扎,想要逃离风一的钳制。但风一当然不会放过它,他手指微微用力,手上的白光闪烁了一下,这个怪异的偷袭者就重新还原成了雾气,很快消散不见了。

    还没等陆重松一口气,只听黑暗中又不断响起了那种怪异的尖啸。紧接着,在陆重骇然的目光中,围绕在风一周围的雾气一阵动荡,无数由雾气凝成的细针转瞬间激射到了风一面前!

    即使风一的动作再快也不可能在不到一个呼吸间接住所有的细针,看起来他好像是避无可避,免不了落一个被扎成筛子的下场了。

    但风一的手段怎么可能只有这些。只见他的左手在黑暗中光芒大盛,好像有一轮太阳从他的掌中升起,耀眼的光芒让陆重也不得不闭上了眼睛。很快,光芒消散,陆重小心地睁开眼,发现风一依旧平安无事地站在那里,只不过他的周围已经空了。

    不只是那些偷袭的细针全部化为乌有了,就连一直凝聚不散的雾气也凭空消失了许多,好像刚才被风一左手中炽热的光芒照得融化了。此时身处暗中的梦魇也不敢再轻举妄动,控制着雾气尽量远离风一,让他的身体完全沐浴在了清冷的月光里。

    风一依旧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丝毫看不出他有能轻易击退梦魇的惊人实力。他回头问陆重:“现在几点了。”

    陆重赶忙看了一眼手表,回答道:“已经十一点了。”

    风一点点头,然后回过头来,对着空无一物的前方朗声道:“现在时辰不早了,我不想和你过多纠缠。你从所有村民的梦境中离开,然后撤去此地的结界就此离去,我可以手下留情。”

    听完他说的,在目光触及不到的黑暗角落里,一个尖细诡异的声音有些突兀地响了起来:“我好不容易找来了这么多玩具,你竟然要我扔掉?那我岂不是太没面子了。”

    闻言陆重心里升起一股恶寒,同时又有一股巨大的愤怒在他的胸膛中燃起。整整一个村子的人,其中还有他的父母亲人,全都被这个梦魇摄住了心神,变成了行尸走肉一般的存在,可对它而言,这只是一场游戏,活生生的人在它眼里只是一些玩物而已。

    如果有可能,他真的很想冲到梦魇面前一刀结果了它,这种邪恶的东西就不应该存活在世界上。可是他不能,他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当着自己的面叫嚣。

    不过,虽然他没有什么办法,但不代表风一对此也束手无策。他伸出右手,将食指竖起:“我心情没那么好,给你一分钟。”

    “嘿嘿,你也不用威胁我,我不吃你这一套。”梦魇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但听起来却没有孩子应有的天真活泼,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说不出的阴毒,“你既然这么想扮演救世主的角色,那我就成全你。不过,前提是你要从这些你要救的人手中活下来。”

    它一边说着,陆重敏锐地察觉到周围的雾气开始迅速变得稀薄,而且变化的速度还很快,当它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这个院子里已经没有了一丝一缕的雾气,从而露出了一直藏在里面的东西。

    院子的墙边密密麻麻地站满了人,里外两圈将风一和陆重两人围在了正中央。这些人身上穿着各式各样的衣服,身材高矮胖瘦各不相同,容貌也有老有少,正是那些这两天一直在村子里游荡的村民。

    “爸,妈!”也许是冥冥之中的心灵感应,陆重扫视了一圈人群,一眼就看见了身处人群中的父母。

    只可惜,他的父母和身旁的人一样,站在那里闭着眼睛一动不动,脸上依旧是那副木然的表情,对于陆重的呼喊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不过让陆重觉得安慰的是,父亲母亲虽然面容僵硬,但却没有任何伤痕,母亲的嘴角没有裂开,父亲的眼睛也完好无损。

    陆重很想到父母身边去,可这时风一又出声了:“站到我身后,接下来不要乱动。”

    陆重无奈,他也知道这不是他能解决的事情,事到如今只有选择相信风一。他走到风一身后站定,默默猜测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好像是接到了什么命令一样,陆重看到周围的村民忽然一下子全都睁开了眼睛,眸子里面亮起了绿油油的光。

    不仅如此,这些人的身体在睁开眼睛的同时也有了动作,所有人都笨拙僵硬地迈开了步子,手臂向前平伸,一步一步向院子里的两人逼近过来,看上去就像一群渴血的丧尸。陆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紧张得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

    “怕不怕?”风一忽然侧过头,问了他这么一句。

    “啊?哦……有点……”犹豫了一下,陆重还是决定果断地承认自己的懦弱。

    风一嘴角一样,露出了一丝微笑:“其实没什么好怕的,在这个世界上,人无非只有两种情况,要么生,要么死。”

    轻描淡写地对陆重讲出了这一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后,风一动了。

    他挥舞自己的双臂,脚下辗转腾挪,好像在施展一套神秘的拳法,又好像在跳一支古怪的舞蹈。恍惚间,陆重只觉得他举手投足间有黑白二气缭绕,脚踩月光泛起层层涟漪,一时间竟看得出了神。

    柔和的月光洒在风一的发梢和肩头,将他身上原本的刚毅浸染得淡了一些,却又增添了一份潇洒。陆重站在那里看着他,感觉自己像是穿越回了上古时代,自己是部落中一个卑微的凡人,正面向一个古老神圣的祭坛,心里生出一股冲动,想要跪倒在地上,朝拜现身在祭坛中央的神明。

    “哼!”

    伴随着一声冷哼,风一身上的气势忽然一变,之前那种神圣庄严的气场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无匹的凌厉。他突然向前跨出一步,右手向前方的虚空一抓,紧接着从他手臂挥过的地方传来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啊!”

    梦魇现出了自己的本体,那是一团看起来极其虚幻的灰色雾气,正在飞快地向远处遁去。而在风一的右手中,一团较小的灰雾正在不断翻涌,好像是在挣扎。

    风一想要追赶,但梦魇逃跑的速度却超乎了他的想象,几乎在一瞬间就离开了很远的距离,再加上它本身如雾一般的特性,很快就融入到夜色中,再也寻不见了。

    风一摇摇头:“本事一般,逃得倒挺快。”说着他看了一眼自己手中还在不断挣扎的灰雾,右手一用力,一阵乌光闪过,就将其净化成了真正的雾气,随风消失不见了。

    陆重惊惧地目睹完了这一幕,然后望了一眼不知什么时候全部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村民们,小心翼翼地出声问道:“那个,梦魇跑了?”

    风一点点头,将身上的气势收敛起来,整个人又变成了人畜无害的样子。他环视了一下四周,说道:“好了,梦魇已经离开了,村子里的人应该没事了,天亮就会醒过来。”
小说推荐